第547章赵仓自炸/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想知道无极门的事,顺便也了解了其他两门的信息,这无疑也是锦上添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于是,他便又举手称谢:“再次多谢前辈!”

孙二说完抬腿走向洞口,地听精芒道:“你们两个,前去助他一臂之力,切记不要暴露身份,事成之后,立即返回修练,争取早日终成正果,另有,通知你那两师弟,必要时,让他们也要帮助这个小子!”

孙二微微一愣,精芒已经回到尸身之中,东紫翁说道:“暂且让师尊化身放在此处,等事成之后,咱们再来请回去!”

长息子自然同意,二人便走到孙二面前,齐声道:“恩主!”

孙二得了这么两个得力干将,他的内心不可谓不兴奋。

嘎嘎!

东紫翁和长息子,二人是何等的存在?

哈哈……

孙二已经笑出花来了,走在前面,路都不会走了……

叮!

比武台上,二郎拳掌门,打出一记暗器,将红门门主打中了胳膊。

黑城子站在高台上,远远地望见这一幕,脸色一凝,气愤道:“二郎门真的是该死,竟然使用暗器!”

无尘师太不在乎,道:“以前,不也有人使用过?再说暗器也是武功之一,规则里也没明确说不让使用!”

黑城子自知没这条规矩,武林大会比武,却极少有人使用暗器。

无尘师太幽幽地说道:“最近几届大会,使用暗器增多,只能说明,当今的人,势利熏心,为了自身利益可以昧着良心干任何事,谁还在乎规矩!”

黑城子道:“也是,现在的人,谁还把规矩看在眼里,现在的武林早也不是以前的武林,等咱们这代人死后,武林估计也要消亡了!”

“非也!武林仍在,只是性质变了而已!”

“一个意思,我说的也是这个!”

说完,两个人会意地笑笑。

孙二看到比武台上,又有两个人上去了,打眼细看,见是北漂派的张青和武山派的赵仓。

冤家路窄!

孙二都不由地为二人惊叹,这么多人的比试,他们二人竟然会相遇。

这一仗,还不得成为生死战?

果然,二人不经宣判,已经开始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孙二发现不妙,赵仓这老小子,腰间似乎挂着炸药。

哎!

我这个暴脾气!

孙二生气了,心想这在别的场合,你使用一下炸药,也不为过,那是实践利用。

比武场合,本来是切磋,是点到为止,这可到好,你把炸药拿上来了。

幸亏炸药不多,否则别人还以为你要把大会现场夷为平地呢!、

孙二见赵他伸手摸向腰间,虽然知道炸药药量极小,估计也只是能将张青一个人炸伤,或者吸引他的注意力防守而已,却也不愿意让赵仓得逞,便抬手一掌,将一股灵息凝结成型,似一把利刃一样袭击向赵仓的手腕。

阴阳诀修练到第二大重后,灵息可以在其运化下,凝结成任何一种形状。

哽!

赵仓伸出的手被划了一下,他当场便哽咽在那里,嗓子眼里冒出一股火来。

孙二打得快,赵仓毫无防备,所以他精神意识上,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

看到赵仓怔在那里,张青以为刚才的一手得逞,瞬间便又拍出一掌,这一掌直接击打到赵仓的胸口。

噗!

赵仓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到摆台之下。

落地后,他张口狂喷一口鲜血。

“你?”赵仓狠狠地指向摆台上的张青。

张青白眼一翻,道“你什么你?被打败了就承认技不如人,难道你还有疑问?”

“我?”赵仓正想说话,鲜血再次涌出,看来张青这一掌没有手下留情。

孙二眉头一收,看向东紫翁和长息子,道:“走,咱们到高台上去观看!”

三人刚上了高台,来到孙二的座位旁边,却听到身后的比武台上传来一声爆炸巨响。

轰!

张青幸亏有所防范,目光紧紧盯着台下受伤的赵他,否则他定是来不及躲闪。

即便如此,张青灵巧地飞走,后背还是被炸到,受了点轻伤。

卑鄙!

武当大弟子董方焉,自开赛以来,一直没有表态,连话都很少说。

他的地位,在武林中很高,武当掌门已经一百二十岁,早有将掌门之位传于他之意,这也是武林共知之事。

少林达摩主持双手合十,轻念佛号,道:“董施主,莫要生气!”

董方焉目光清冷,看了一眼主持,冷哼道:“不生气,难道眼睁睁看着他搞乱会场气氛?”

二人正说着话,周围的山林中人声别喧场,林中的飞乌满天飞舞。

孙二早已经查看了过周围,传信于三玉门派的弟子,让他们随后伺机而动。

史星斗!看来你是耐不住了,不是说要等到最后时刻才出手吗?

孙二思量着眼前的情形,猜测着史星斗为何把行动提前,估计是与赵仓引爆炸药有关。

难道他们约好了,引爆炸药便是发动攻击的暗号?

嗖……嗖……

无数支短箭划破长空,从密林中飞出,射向会场中的武林英杰。

孙二和其他四大门派掌门,同时从座位上飞起,来到了比武台上方。

三大绝决门派的掌门,大会开幕后,无极门和无道门主便已经离开,现场只剩下无上门主。

玉峰掌门司徒红,手持一把弯刀,飞上一棵高树双目凝视着远方。

赵仓从地上爬起来,火红的眼神盯着树上的司徒红,伸手从腰间又取出一只炸药管。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自制的炸药,类似于手雷和手榴弹,说其是手雷更合适。

他拉着引线,目测好距离,瞄准了司徒红将手雷式炸药扔了过去。

嘭!

炸药没有炸向司徒红,却飞了回来将赵仓炸得血肉模糊。

赵仓的眼神满满地惊恐和疑惑,他感觉到天空似乎倒转过来。

这什么情况?难道说我刚才把炸药扔反了方向?

不会啊!

噗!

他狂吐一口血,捂着被炸了一个大洞的肚子,侧着身子看向前方。

一个身影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轻轻地落到他的身前。

一把长剑抵在他的下巴上,一双冰冷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