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无尘遇劫/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见他们识趣,便笑道:“那好,你们就回去吧,并转告你们的老掌门,就说火焰宫东紫翁和长息子约他相见!”

东紫翁喝了一口洒,白眼一翻,喊道:“别忘了,让归鬼子把我的宝葫芦带来!”

须长老不敢再言语低头应允后,便带上其他门徒离开大会现场。

无道门的人走后,现场终于安静下来,孙二也便开始给姚让救治。

姚让的伤并未伤及根本,东紫翁和长息子只是玩弄一下他而已,所以他看起来非常虚弱,只是被二老封闭了大量穴道,再就是失血过多而已。

凭借孙二的医术,再加上姚让的体质自身强大,没过一个时辰,他便能下地走路了。

看看自身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身体仍然虚弱之外,姚让也觉得神奇,如果这是别的医者,他相信没有个六七日,他是别想随意走路的。

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孙二,问道:“孙宗主,孙掌门!老可有件事不解不知可问不可问?”

姚让的称呼前面加上了宗主二字,便体现出他对孙二的认可,承认了玉泉派在整个武林中的地位。

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象征。

孙二虽然自身对这些看不重,可既然是玉泉掌门,自然要为门派考虑,所以也是重重地点点头。

“我是想问,我还可以回到武林联盟之内吗?”

别看黑城子是掌门,他却只是世面上存在的武林门派的盟主,武林之中的重大事务,如果三玉派或者三大绝决门派想要干涉,黑城子还是压不住的。

何况,姚让本身就是三大绝决的门派,而孙二又是玉泉掌门,黑城子压根就不敢管他们的闲事。

武林大会,三玉和三大绝决门派出面,本身就是给大会撑腰,以防止有些图谋不轨的门派兴风作浪。

他们的出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便是维护整个武林的统一和稳定,并帮助联盟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务。

黑城子等人已经到了眼前,听闻姚让此话,他们也不敢应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孙二做决定。

孙二看向司徒红和施连科,二人却只是笑笑,那个意思我们已经尊你为老大,整个武林的事,由你来说了算。

“答应我三件事,我就让你们无道门回归联盟!否则你们只能与无极门和玉林派一样,成为武林败类的标杆!”

“嗯,我答应,我可不想混得跟邵力子一样身首异处!”

“第一,你必须停止修练倭国武技功法!等你家师尊见了东紫翁,也要劝说他停止修练!”

孙二为什么没有直接说让归鬼子停止修练,一来是姚让的话,归鬼子不一定听,二来是归鬼子是上任掌门,已经不理门中之事,可以说只是一个门派的象征,他即便修练任何武技功法,也不会影响到门派中的弟子。

姚让则不同,他是现任掌门,整个门派的大权在握,可以决定门派中的任何事情,而归鬼子虽然是他师尊,却再也无权处理门派之事。

姚让岂能不应,孙二便说:“第二,就是你要向天下武林发出血誓,发誓从此无道门不再做任何愧对天下武林和苍生的事情!”

姚让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孙二又说出第在件事,道:“还有……”

第三件事还未说出,耿生却飞了过来,他满焦急的样子,急切地喊道:“掌门,大事不好!”

黑城子等人听闻,又都紧张起来,他们并不清楚又发生了什么。

孙二让耿生不急慢慢说,耿生休息片刻,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道:“掌门,死的邵力子是假的,他会易容术,现在已经光走!”

“什么?”还没等孙二说话,黑城子和司徒红等人已经急了。

孙二的目光却在人群中扫过,隐隐感觉到了某种不妙的感觉,因为他发现峨嵋派已经全部撤走。

不好!

耿生所说之事,莫非与无尘师太相关!

“峨嵋?”孙二轻声地念叨了一声。

耿生听孙二念出这两字,便道:“掌门,你果然厉害无比,连这你都猜测到了,正是峨嵋派遇劫!”

轰!

遇劫?

在场的武林豪杰都懵逼了,武林叛徒已经被击溃,残余势力已经落荒而逃,强大的峨嵋派如何又会遭遇黑手。

“果然是!是邵力子干的?”

“嗯!”耿生点头答应。

孙二煞有意味地笑笑,跟施连科等人说道:“若是我在场,必定不会让他逃了!”

转过头来,他问耿生:“邵力子现在人在何处?”

耿生急道:“东川蜀道第三关!”

“无尘师太生命无忧?”

“邵力子没有将她打伤,只是将整个峨嵋派控制起来!”

轰!

黑城子眼前一花,走到孙二面前,抱拳道:“孙宗主,四大门派这一的峨嵋派全派失控,这可是武林的大事啊!”

司徒红也是急了,问道:“当下,咱们应该如何营救?”

孙二也知道峨嵋派的重要性,如果说一个掌门出事,虽然也是相当重要,但总是大不过整个门派的重要性。

尤其是像峨嵋派这要的大派,如果全部被杀,那真将是武林一大浩劫。

“第三件事,以后无道门全天候监控玉林派,即使以后他们改邪归正!”

这话是孙二走到姚让身边悄悄说的,姚让听得也是心惊肉跳。

他想不通明,孙二为什么会这么放心他,会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

孙二却在想,姚让和邵力子相比,其为人本性不错,只是受其师尊影响,而迷恋于倭国功法,从而造成了心性失调。

邵力子则完全不同,他也多有耳闻,知道他是一个表面上随和,又心系武林之人,其实背地里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勾当,而且此人的真实心底十分阴狠毒辣。

辣手摧花,玩弄了那么多武林美女,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与舒芙佳的关系,便是最好的证明。

采花?

孙二最恨的事,除了痛恨曾经欺凌华夏的异域它邦,便是采花者!

他不反对男人风流,即使风流成性,游荡不堪也不是什么必杀之错,他反对的是,男人以灭绝人性的方式来欺唇女性,从而以压迫的手段获得女性的肉,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