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无尘沦陷/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仲月雪想飞,还说要孙二抱着她,这可吓坏了孙二,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慌。

哦!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这么开放,而且还这么主动。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孙二好像思考了很久的人生,才想起问这个问题。

仲月雪甜蜜地笑笑,能再见到孙二,她的心里真的非常高兴。

“我师姐来找无尘师太,所以我便跟着来了。”

孙二听后心里落下了那块石头,自从将仲月雪救了之后,他还真怕她再遇上什么坏人。

其实,他也是多虑了,以仲月雪的真实实力,即使实力较强的武者也不能将奈何。

仲月霜看了一眼孙二,对无尘说了些什么,无尘便走过来,说峨嵋派中许多弟子身受重伤,想要请孙二给治疗一下。

说到这个话题,孙二无尘避免,知道推卸不了,他是一个医生,也是他一直坚持的本心。

就这样,孙二被诳进了峨嵋派,一住就是一个月。

孙二进了峨嵋派,玉泉派和无道门的全部弟子便在峨嵋派山中住了下来。

峨嵋山是一个旅游圣地,当世之世不像古代,峨嵋山已经对世人开放。

两大门派的弟子总人数三千多人,住到峨嵋派周围,多少影响了旅游者。

好在,峨嵋派地处峨嵋深山之中,周围是一片原始森林,周边的山岭都是人迹罕至之处,游人所达甚少。

某日。

孙二感觉峨嵋弟子基本上已经痊愈,东紫翁也收到了庆成子的消息,说邵力子已经进入了乌支山,那里确实存在着一个地下皇宫,他便想离开峨嵋前往乌支山。

俗话说,日久生情。

接触一月以来,无尘师太和仲月雪已经与孙二熟络,孙二也不再心有抵触,虽然没有心生情愫,却也已经把她们当作好朋友。

朋友这个概念,一般情况下,是不适应于男女之间的。

除非,男女朋友之间,发生的都是有关于业务来往或者是整个家庭关系交集,否则单独的男女两个人,如果称为朋友,多少都带有一些暧昧关系。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孙二把她们当作朋友,她们却把孙二当作情人。

仲月雪还好,无尘作为一个出家之人,还是一派掌门,滋生这种情愫,多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孙二对无尘的抵触最大,原因正在于此。

当孙二说要走,无尘再也强忍不住内心的渴望,她独自一人闯进了孙二的卧室。

孙二正在还衣服,满身的肌肉健硕,而且体型修长。

修练一年余来,在灵息的滋养下,在阴阳诀的调理下,他的体质大有改变,容貌也变得俊郎了许多。

种种因素交集于一起,不得不令一个压制多年的老尼姑动了心思。

不过,猛地一见男人雄壮的体格,她还是多少有些头晕。

说她头晕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她动了凡心,也生了花痴之心,见到自己心爱的情郎的体格,脑子上血能不抽抽吗?

孙二在她进房的那一刻,没来得及穿衣服,虽然他早已经察觉到无尘悄悄地溜了进来。

可惜,他只穿了小内,就那么背对着无尘。

反转了!

一般情况下,都是男人误闯误打误入某某女人的地盘,然后……

瞎想吧!

这里,孙二也乱了,他不敢回身,他怕她看到他的帐篷里有只小鸟正在乱飞。

不得不说,孙二其实对无尘非常有好感。

五十来岁的女人,全身上下保养得像十八。

肌肤滋润,体态苗条,目光水灵。

怎么看,也看不出她有五十多,更看不出她是一个武林门派的掌门。

呼!

就在无尘的玉手环绕上孙二的腰间,孙二后悔的要死,怎么就不能早点穿上衣服,或者是将门关上。

后悔也晚了,遇上了无尘这样沉寂多年,而又在某个时刻拉开了情感大闸的女人,还是一个压制多年的老女人,他又怎么能抵挡得了。

孙二本就不是正人君子,这里说的君子当然无关于男女关系。

他一个急翻身,就将无法反制下来,然后压倒在床上。

呜……

无尘本来主动进攻,现在却被反压,她张开樱桃小口,一阵地急促的呼吸,却被两只大唇封闭,胸口猛烈的起伏。

孙二感受到了身下的急促,更加刺激了荷尔蒙的分泌,他压制了好久的雄性基因,在这一刻,也是瞬间暴发出来。

事情来得突然,无尘太冲动,不经大脑,只凭着体内火热的欲望,孙二也是被其情绪感染。

顷刻间,二人便似泄了闸的洪水……

峨嵋山,峨嵋派的贵宾客房里,一片**……

好久,好久!

孙二只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他在将体内的全部汹涌澎湃释放出来,以他雄厚的体力和灵息,也累得像牛一样,软绵绵地……

又过了好久,好久!

院子里传来仲月雪寻找孙二的声音,紧接着是汤雷的声音。

“咦?小雷子,你在这里干嘛?”

“咳,咳,哈哈……打鸟……”

“打鸟?你家掌门门口有鸟?”

“我……”

“哈哈……说,做什么坏事了?”

“我……”汤雷像做错了坏事的孩子,脸涨得通红,一扭头赶紧跑了。

奇怪!

仲月雪看着汤雷急匆匆跑掉的样子,内心里感觉到一种异样。

莫非?

她的一双青眸看向孙二的房间,捏手悄脚地接近房门。

她感觉到房内必有什么异样的事吸引了汤协,她可是看到了汤雷在干什么。

窃听!

呸,说的严重了,顶多就是偷听!

嗯!死孙二,坏孙二,你这小子屋里到底有什么猫腻?

吱呀!

门开了,仲月雪被门碰了一下鼻子,鼻头一片红肿。

孙二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被碰坏了的仲月雪,他自然是知道她在干什么,他是故意整她的。

哼!

小家伙,再让你偷听!

唉,也是奇了怪了,难道女人都有偷听和偷窥的恶习……

“汤雷!”

孙二开了门大声地喊着,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仲月雪。

仲月雪捏着鼻子从门后走出来,一脸巴巴地望着孙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