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低调/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仲月雪将郭秀雅救走,黑,帮小混们急眼了,全部尾追枪击郭秀雅。

他们的目标自然是郭秀雅,而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否则也不会动用武器。

孙二不想使用正宗武功,看着子弹密集地射向郭秀雅和仲月雪,却有些担心,便从怀里掏出五十枚飞镖。

手一场,五十枚飞镖全部击中了五十个小混,其中包括两个头目。

人没有死,孙二不想在警察面前再杀人,他们就交给警察去审判吧!

五十个小混倒在血泊中,每一个都是击中了要害却不致命,显示出孙二的暗器之术又进了一步。

布兰妮见有华夏警方,她不好再出面,便返回来将吴欣一捞也飞出了交战圈。

吴欣和郭秀雅一走,孙二身上的压力顿小。

他看了一眼匡霞,道:“你找个掩体,有必要就回击!”

他担心匡霞,子弹可不长眼,也不是刀枪剑棒的,可是防不胜防。

他自己却并不担心,子弹遇上他,一般情况下,都是拐着弯走的,两般情况下,子弹根本找不透他。

也就是说,子弹对他来说与冷兵器没什么区别。

他大踏步走向那个大头目,他是看出来了,这个人正是带头的。

匡霞用手机跟外围的警官沟通了一下,便看到有数个阻击手出面在学校的房屋项上。

瞬间,便再有数个小混倒下。

警察出面,孙二便不去与理会其他小混,所以他的目标便是擒贼先擒王,将这个大头目拿下。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你!”大头目显然已经发现孙二十分了得,竟然不怕枪林弹雨径直朝他而来。

“开枪啊!不开你就是王八!”

“别,别逼……”

孙二可不给他废话的时间,距离他还有三米多,便是一个纵越将大头目踢翻在地,落地后又是一记砍掌,直逼他的脑门。

大头目显然也是练过,手脚功夫也是了得,他就地翻滚,便是将一条长鞭从腰是解下。

“呼”

长鞭一抖,鞭子抖个花式便向着孙二的脖子卷过来。

“哦?鬼门鞭?”孙二看出对方使用的鞭法。

他本不想再使用武技,所以只是将灵息运满全身,利用黄金甲士保护周身,然后使用的都是普通的搏击之术。

然而,他却没想到,黑帮的头目里,竟然有人是大门派的弟子。

“哼,晓得就好,不过你知道的晚了!”

对方的鞭梢还没有卷到孙二,便已经又撤回,他知道这一击不可能击中孙二,便已经决定改变套路。

哗哗!

他将鞭子击打地上,身子踏着一种神秘的步伐,如蛇似魁般地窜向孙二。

“好俊的功夫!”孙二都不禁要竖起大拇指。

可惜!孙二不会饶了头目,他的身子一纵,离开了地面三尺有余,然后抬手收回了打在小混们身上的飞镖,顺势又是一送,五十枚飞镖全部打向头目。

他知道鬼门鞭法十分凶悍,对方的那条鞭子用的是特殊材料制成,即便灵息打上也不可能折断鞭子。

所以,孙二毫不手软,直接将五十枚飞镖如数打出,而且全部奔对方的胸口而去。

鞭子横扫起地上的尘土,迷乱了眼神,头目以为会遮挡孙二的视野,他正想一击将孙二击中。

不好!

还没等他收回鞭子,做了半个动作的手,便停在半空。

五十枚飞镖全部从一个窟窿里打了过去。

如注的鲜血从窟窿里冒出来,像泉水般地涌出来。

其他正在与警察交战的头目一见不妙,赶紧招呼其他人边战边撤。

“逃啊?”一队警察不知从那里出现,拦截到小混们逃跑的路线上。

只见一群手持精密武器的警察,高高地站在一道土墙上,每一枝枪口对准了一个小混……

当个老百姓真难!

孙二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慨,原因竟是没有使用正式的武功便便将黑,帮的人剿灭。

当然,飞镖也是一门功夫,这里说的,自然是那些门派的功法武技。

也是,如果让孙二施展出任何一门功法武技,以他强大的实力,估计不需要警察出面,都能将这些小混们清扫干净。

低调!

必须低调!

既然如此低调,敌人都能嗅到味道,找到了郭秀雅的藏身之地,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孙二。

……

剩下的事就交给警方处理,相差事宜,自有马科背后处理,孙二也懒得再去关心“闯爷”的事。

他走到郭秀雅身前,查看了她一下,发现她完好无损。

“不用办手续了,我找人去跟校长说一声就行了!”

孙二说完便带头返回郭秀雅的家。

他最担心的还是那里,幸好耿生已经带人及时赶过去。

十里多的山路不远也不近,当他看到耿生时,他心头的石头这才落地。

“明天,你立即亲自带队,让实力强劲的女弟子背着她们飞去海市!”

“飞去?”耿生不解地问。

“你想让他们死?”

“不想!”

“那就飞!”

飞与飞不同,飞机也会飞,可是飞机上,飞机场和飞机场外,免不了又是危机四伏。

耿生带领的玉泉派弟子却不同,如果全是实力高强的弟子,不用多,只要派出个三五十个,他们飞到天上,绝对百分百的安全。

关键问题,还是保密问题。

再说,玉泉派还是有不少实力高强的女弟子的,甚至有些女弟子达到了武魂级巅峰,再向前一步便是武尊。

好了!

孙二以为故事到了这里,武林这一段落真的该暂停了,接下来便是平平淡淡的小资生活,他会在这方热土过上悠然自在的日子,因为他再也无牵挂。

当然不,他有的是牵挂,只是目前来看,他无能为力,他任何想做的事还不能去做。

其实,他想要这里静静,然后再去一趟京城。

张复的节目该录制了,父亲去梅家也就是一周后的事情,这两件事相隔不出数日。

叮——

孙二的神思正在思虑着数日后飞京城的事,汤雷却打电话过来。

“什么事?”

【作者题外话】:想象,是美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