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毕见的母亲/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跟毕见说:“利息不利息的,我都不在乎,我只是想说,你的身体可不能再折腾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神仙也救不了你!”

别人这样对毕见说话,他早就恼怒了,可说话的人是孙二,毕见就不得不三思了。

原因不只是因为孙二借了钱给他,重要的原因,毕见也是知道孙二是一个大神医。

现在,孙二的名声在外,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即便是世面上的社会,北方的诸省也是人人皆知。

“不才,小可,还请问孙神医,可否指点一二?”

他现在也不敢称呼孙二的名字了,表情转变间,脸上带有了一丝谄媚。

孙二有些恶心,作为一个医者,却是本着良心,道:“你的神经系统错乱,前列腺毛病较大,肾功不全,心头阴火积乱,无处发泄,久而久之,必将令你**全失,全身炙热而亡。”

“那,神医你说,这是一个什么毛病?”毕见听得云山雾罩的,他那懂得医术用语。

他就是一个白痴,只知道花天酒地之流。

据说,他连学都没上过一天。

孙二嘿嘿一笑,道:“说白了点,就是你不久将没有了生育功能,而且房事不举,并且会火气上冲将你的身体烧毁,这叫欲火焚身!”

“啊?这么严重?”

毕见本来还幻想着,能够抱得美人归,然后与其水乳交融,最好能让她再生他个三四个娃。

孙二如此一说,说的他心头大震,暗暗叫苦,他便问:“那如何是好?”

“这样吧!我给你治一治!”

毕见知道孙二的医术,如果他肯出手,估计至少也能将病情控制住了。

然而,他兴奋没过三秒,便立马冷却下来,因为他不傻,孙二主动出手给他治病,必定有什么条件。

“那,你有什么要求?”

毕见强撑着难看的脸色问道,并思虑着自己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出来。

孙二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的人!”

“我的人?”毕见一脸懵逼,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治好了病人,医生让病人跟着医生走的。

有,但是那是武侠小说里的,小说的病人一般都是主角,被某神医治好后,然后带走收为关门弟子……

这些局情都是老套路了,毕见想想自己也没那么好运,孙二收了自己必定不是收为徒弟。

他也有自知之明,他是个什么货色,他自个能不知道?

苍了个天哪!

毕见坐在那里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出,孙二要他这个人干什么。

啊呀!

莫非,他,他……

毕见眼角一转,盯在孙二的脸上,但他怎么也看不出,孙二是像干那种事的男人。

他可不想断袖,他不想搞基,他是一个正常的有野性的男人。

嗯,毕见就是这么想的,他的脑细胞不够用了,都去胡乱瞎想了。

孙二的目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毕见以后为他效力,他能跟京城的大佬世家们搬搬手腕,以后必定也会跟全国各地的世家搬手腕,如果他动了西北某世家,或者直接对上了毕家,毕见便会派上用场。

当然,孙二现在不想把这个目的让毕见知道,他又想要牵制住毕见,那么可用的手段有两种。

一种便是利用治病的机会,像对付杜源一样,在他的身体里设下伏灶,静待日后毕见反悔不听话,便可以引动伏灶,令他痛不欲生,从而达到控制他的目的。

另一种,便是跟毕见要一件能牵制他的东西。

如果是这种情况,孙二还真想不出毕见有什么东西可以看得跟命一样重要。

不过,就在刚才,刘淑灵说了一句话。

“他有一根定海神针,听说是出自东海,是他们毕家流传了数十代的宝物!”

刘淑灵还听说过,说这根神针本来是老大毕仁的,毕仁比毕见还能折腾,年轻时曾经得罪过某些实力更强的大佬,为了保命,曾经求助过毕见,让毕见顶替他去坐了三年大牢。

交易的物件,便是这一枚神针。

毕见之所以如此看重神针,完全是于他母亲有关。

毕见的母亲不是西北人,更不是中原人氏,正是哈里萨族人。

他母亲的祖上,曾经是混血,来源于华夏族和回骨族。

一千多年前,他的母亲的家族从地中海区域东迁来到了中亚地区,后来再东迁才来到了西北省。

他们的家族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美人鱼的故事。

故事的背景,却是西大洋。

传说,数万年前,西大洋有一个古大陆,上面居住着的生灵不是人类,而是美人鱼。

大陆后来沉没了,美人鱼也不知去向。

再后来,数万年后,有一个部落出现在地中海岸边,便是毕见母亲所在的家族部落。

再经历数千年的发展,部落与各大民族融合,尤其是到了华夏后,曾经数次与华夏人融合。

三百年前,他们的先祖,不知出自何种原因,曾经帮助过华夏人对抗鱼人族入侵大陆。

当时,武林一片狼籍,损失惨重,正是其先祖凭借定海神针打击了美人鱼种群,令其不得不重返东海。

当时,神针差点攻破了东海神宫。

刘淑灵讲笑话一般,也是在讲故事,她讲的有滋味,毕见听得不太清楚,只看到她在孙二耳边窃窃私语。

不过,他还是听了一些,知道她说的是神针和美人鱼。

“这位姑娘,真是美若天仙,不知道如何称呼?”

毕见只听到了一点,心里便暗暗吃惊,不知她是如何知道关于自己家族和母亲家族的无数秘密的。

难道说,她也与母亲的家族相关?

刘淑灵当然不是毕见母亲家族的人,也跟他母亲家族无关,她知道这些,完全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场合。

只是,这个场合说来特别巧合。

她年少时,曾经遇到过毕见的母亲。

那时,他母亲已经六十多了。

刘淑灵喜欢去沙滩一场玩耍,有一次她独自一人下了一个沙坑,里面没有多少水。

水深可能只有一米多深,水质却是极为清澈干净。

她伸着小脚坐在沙坑边洗着,却触碰到一个东西。

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冒了出来,吓得她像丢了魂似的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