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想篇之塞外风情/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其其格被流放到塞外,受尽了苦寒,饱受了折磨。

某日。

她追着一只火红色狐狸,一直将其追击到一处地沟。

地沟是由山洪冲击而成,沿着山脉在草原和戈壁滩上,不停地向前冲刷而成。

狐狸狡猾,一个劲地在沟底的“骆驼刺”丛中狂窜。

“该死!”其其格停了下来,她不敢再深入地沟,里面的骆驼刺太多。

这种刺扎到皮肤上,会被划出一片片血痕,而且还奇痒无比。

“其其格!”

戈壁滩边缘飞来一匹高大的俊马,上面坐着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女孩。

不对,这词又整错了。

一双弯眉似残月,两只红唇似红霞,秀发高挽,头披一条雪白丝巾,随风起舞。

仙女啊!

其其格也是一个绝色的女孩,看到马上的女孩都不仅哈拉子流出来了。(表情自我体会)

“嗨,你让我好找!”

“姬妃!”其其格终于认出了刘淑灵。

“呶!”刘淑灵将按在马上的一只火红色的狡猾抛到其其格面前。

狐狸没有死,只是被一条绳索套着。

“好手段!”其其格不禁紧起大拇指。

刘淑灵则把嘴一撇,道:“行了,别酸了,大王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悔过,现在便随我回去!”

“大王?让我悔过?然后回去?”其其格的情绪一下便失控了。

“不,我不回去,让我悔过比杀了我都难!”

“你?”刘淑灵眉头紧促,劝道:“别置气了,大王会不高兴的,说不定便将你流放到更远的地方!”

“你回去告诉大王,就说胡妃没有错,他既然认为我有错,那他想如何惩罚我都随他吧!”

“嗨,你这孩子!”刘淑灵跳下马,心痛地将其其格搂在怀里安慰,道:“低下头,认个错就那么难吗?”

“大王认为我顶撞了王后,认为我与其他男人有染,那我有什么办法,想我一个清白的女子,终生没有与任何一个除了大王之外的男人有过肌肤之染,却被这样诬陷,我心有不甘啊!”

其其格倔强的脸上露出怨恨,也流下了热泪。

她恨大王听信他人之言,而不相信对她死心塌地的女人。

“大王派你来的?”

“不!是我自己来的!”

其其格知道这一路上路程凶险,刘淑灵虽然追随武威大王出征作战过,估计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

她便心痛地握着她的手,看着地上的火红色狐狸。

“其实,我本是狐族,我们的祖先曾经与鱼人族交合过,然后后裔的血缘便不再纯正,再后来又与华族融合,便逐渐地脱离了狐族!”

火红色狐狸好似听懂了她的话,招起头来伸出前爪向她做了个手势。

其其格走上前去,替它解开绳索,看了一眼刘淑灵,道:“我本不想捉它,但我想知道最纯正的狐族现在在那里!”

刘淑灵自然是理解她的,火红色的狐狸从她的怀里跳到地上,回头看了她一眼,便缓慢地向前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她。

其其格能从狐狸的眼神里读懂,它是在为她带路。

“回去吧!告诉大王,如果此生我不能再陪伴她左右,如果来世我还做女人,我必定还会追随于他,我的忠心和爱心永远不变!”

刘淑灵哭了,她看着远去的其其格,看着火红色的狐狸消失在山边。

……

“什么?她是狐族?”

武威大王刚从皇宫回来,他也是刚得知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北面乌支山,西边昆灵山,天道有变,皇上下令,我远征西凉,然后拯救西方天道!”

刘淑灵轻语道:“大王,那就让臣妾再追随你出征吧?”

“不行!这一次凶险异常,我不能让你去!”

次日凌晨,天蒙蒙亮。

武威大王,亲率三十万精兵,踏上西征之路。

临行。

刘淑灵敬了他一杯酒,她有种隐隐地预感,武威大王从此一去不复返。

“大王,胡妃的狐族血缘非常不纯正了,必定不会与狐族有瓜葛。”

“你懂什么!”他喝下杯中酒,深情地看了刘淑灵一眼,走到仙女王后的面前。

仙女的眼神清澈无比,不露丝毫感情色彩。

“大王,记得我们的约定!”

“好!你们两个都回去吧!”

“大王!你确实误会胡妃了,等你远征回来就让她回宫吧!”

仙女终于开了玉口,令刘淑灵热泪狂奔。

“是啊!大王,王后都如此说了,难道你还不相信胡妃吗?”

“……”武威大王临走都没有点头,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惩罚胡妃,根本就与男人无关,更与顶撞王后有关。

她是狐族,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知道的比刘淑灵多的多。

非我族类,绝非善类!

当时,他就是如此所想,所以才害了胡妃。

他不愿意华族之内,尤其是皇族和各大王族留下异类后裔。

幸好,胡妃未染身孕!

武威大王重叹一声,快马加鞭,一路飞驰赶往西凉。

……

狐族营地。

某处深山地下三百米处,一座巨大的石洞内。

其其格仰望着高座上的狐王,轻启朱唇,问道:“是你,向武威大王透露了我的身份吧?”

“是有怎么样?你终究还是狐族,血缘的纯正与否改变不了他想要收拾你的决心!”

“哼!别忘了,我们这一支虽然血缘虽然不再纯正,我们的祖先可是整个狐族的大救星,没有我们祖先,便没有现在的狐族!”

“好,好,好!”狐王走下石阶,目光不动地盯着她。

“那你说说看,你还有机会返回他的身边?”

“我让你撤回帮助西凉的狐兵!”

“哈哈!竟然跟我讲条件,你知不知道,自从你跟着火红仙子回来,你便不会走出狐宫半步!”

“你困不住我,只要我愿意,随时都会走出狐宫,也必定会有人来救我!”

“人?”狐王猜测着她说的人,应该就是武威大王。

“他还可能救你?”

“不,我说的是其他的人!”

“啊?你说什么?狐族内部竟然还有你们一支的死党存在?”

“哼,你害怕了?”

“哈哈!我怕?”狐王一摔大袖,重新走上王座。

“来人呀!请十三狐将!”

片刻后。

十三狐将集齐殿前,纷纷看向站在殿下的其其格。

“大王,这不是圣洁之女吗?”

十三狐将之一说话了,其他人也都认出她来,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他们都知道,狐族的政权更替,狐王和这些王公将相的地位,全部都来得不正,他们杀害了无数的狐族同胞。

“狐王不撤兵,我就问你们,你们想不想撤?”

其其格当然知道狐族的兵权分属,不是由狐王全部说了算的。

“这?”大部分狐将犹豫不已,只有三个狐将走到她的面前。

“圣洁之女,如果你能说服武威大王,让其割让祁云山西边三百里地,那我们必定不会前云相助西凉。”

“三百里?”其其格知道祁云山以西三百里全部都是沙漠戈壁,思索了一会便痛快地答应下来。

当听到其其格答应了,这三个狐将纷纷拿出兵符冲狐王闪了一下,然后走出了狐宫。

“我们也愿意!”又有王个狐将做出了承诺。

狐王气急败坏,将手中的兵符狂摔在地,指着走出狐宫的八个狐将,恨道:“今日,你们敢跟孤王做对,明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其其格扬起下巴,跟在狐将身后走出王宫,她知道只有这一次机会可以随意走出王宫。

狐王在众多狐将的面前,还是不敢把她这位圣洁之女杀掉。

……

三个月后。

西凉战场。

武威大王,冲锋在前,身先士卒。

全部的将士都激情高昂,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冲向了西凉国都的高墙。

战局立马改变,西凉国王站在城楼上,心惊胆颤起来,他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招惹央央华夏皇庭。

杀!

无数声呐喊,将西凉国的将士杀得如洪水般泄退。

武威大王冲上城楼,看着已经远遁的西凉王,张弓搭箭。

眼看,西凉国王就要命丧黄泉。

却有一支军兵从西凉国都的一侧冲杀出来,为首的正是狐王,还有他邀请来的一些鱼人族。

一支金箭射掉武威大王的羽箭,又一支金箭正中的射中了他的心窝。

半响。

他跌落马下,然后被返回来的西凉王一剑刺穿眉心。

武威大王陨落,华夏将士败退。

……

“这一世,我定不负你!”

孙二从无尽的回忆中走了出来,他深有歉意地看着胡妃,也就是其其格。

“这一世,我定不负你!”

“这一世,我定不负你……”

……

孙二说完,其其格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她的嘴角扬起笑容,她将头埋入他的怀中。

“爷!你们在这里啊!让我这一顿好找!”

匡霞喘着粗气,从一辆警车上走下来,搭着腰站在那里看向孙二喊道。

“真是煞风景!”

孙二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默默地站起身来。

他知道这一生的命运或许就在今天又要转变,因为他的前世记忆全部恢复了。

“带她们回宾馆等我,你随我去宝地,给汤雷打一个电话!”

孙二说完上了警车,他想躲出去静一静,他与胡妃的情感疙瘩,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沉淀,否则他心里的情锁永远也不会再打开。

这便是他要去宝地挖宝的原因……

【作者题外话】:过年了,臆想篇也如期而至。

期望读者朋友能够喜欢,能看到与正文不同的东西。

当然,臆想篇也是正文的外延,是对正文隐含的部分内容的解释。

谢谢!

另外再求一波订阅支持!

祝广大读者朋友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