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当然是敌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正山在等待的人正是大巫师,孙二却知道父亲并没有告诉自己,他想等待的人是大巫师。

可是,大巫师去那里了?

可能,人类只有孙二知道,因为鱼人王子说过,他已经将大巫师杀了。

大巫师死了!

孙二将消息告诉了孙正山,围观的众人也开始起哄议论。

“嘿,张老头,我看这一次,孙正山又要输了!”

一个看上去目光矍铄的老者,戴一幅老花镜,手里挽一只捻珠,半闭目地晃悠着摇椅。

“哼!活该,当年他若不是抢了我的美人镜,又何能骗过梅亦说真不是鱼人!”

这种消息,即使这些大佬知道,他们也会极力保密,只让消息流传于世族顶尖上层。

“鬼老!你的美人镜拿回来了吗?”一个年轻的风水师听闻,内心不仅一动。

被称为鬼老的老者,睁开眼睛看了看年轻人,又看向孙正山,道:“拿是拿回来了,要我十几年没再看它一眼!”

“哦?为何?”

“哎!别提了,都怪孙正山,所以我希望他继续输!”

二人说着话,旁边几个人开始下了注。

“我下一亿,我赌孙正山反败为胜!”

“我赌三亿,我还不信,灵魂真能形成实体,不形成实体便没有参照物,那里有所谓的方位?”

“就是,你们当我们不懂科学?”

“哈哈,科学?你小子脑子抽疯,谁跟你谈科学,这是风水……”

“喂,你这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大多数人仍然不看好孙正山。

“斗家家主,我听说梅庄毕要来,他可是拥有一项技术,可以改变化物质……”

“难道说孙正山这老贼又要失败?”

“不能吧!今天可是有顾长令在场,听说他这些年对灵魂风水的研究,取得了更大的进步!”

……

叮——

孙二利用透视和侧听,将在场所有人的言行举止,以便于掌握各个家族的动态,分划敌友。

正当听了一些人的议论,思考着这个梅庄毕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时,他满脑子都是梅芳琼提供给他的关于这个装逼的信息。

“孙掌门,我是后岩郎啊!”

“你终于露面了!”

“没办法啊!我不敢暴露过早,现在也是好不容易寻找到机会与你通话!”

“说吧!”孙二也不费话,知道形势紧迫。

“一,梅庄毕马上就到了,你做好准备,二是,卢家的山下,有人埋藏了巨量炸药!”

轰!

孙二脑袋一沉,有种世界末日到来的感觉。

什么?有人干这么干?

孙二怒不可遏,这些人肯定是不要命了,否则不敢使用天量炸药。

“好,你的信息确实重要,咱们合作愉快,我会履行诺言!”

“多谢孙掌门,那我就去继续监视柏家的人!”

孙二也不管他的消息从何而来,他知道柏岩郎为了自己以后的上位,绝对不敢欺骗自己。

如果自己失败,那就是柏岩郎失败,二人已经是绑在一起的战车。

“卢家主!”孙二悄悄地将卢蒙叫到一边,然后如此如此一说。

卢蒙听后愤怒不已,脸色变得铁青。

“五牛!”卢蒙走出秘室,便将卢五牛叫来。

“你去叫你大哥和二哥,你们三人分别带人去前门,后山,还有七里涧,如此如此……”

卢蒙也是做了一翻周密的安排,便见卢五牛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尤其是后山,那里可是卢家的宗祠,如果被梅柏集团的人炸了,卢蒙自觉愧对先祖。

卢蒙的神色不对,京城的饭店的环境气场也不对。

卢蒙非常担心家中发生剧变,他应该早能料到,梅柏集团不会放过自己,因为自己作为孙正山最大的支持者,必然首当其冲地受到攻击。

顾长令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孙二面前。

“孙掌门,赌局开始之前,我想跟你谈一件额外的话题!”

“哦?什么事?”孙二不明所以。

顾长令回头看了一眼孙正山,悄声道:“关于你和顾敏的事……”

孙二没有听清楚他后面说的什么,当他只听了前面几个字,已经反应过来。

他的心突突直跳,这种莫名的感觉,令他回想起顾敏这浪货,曾经两次告密,若不是她,自己也不用天涯海角地躲避周媛。

这些日子,孙二已经想清楚,即使顾敏不告密,有些事情,周媛尽早要知道。

他的心态也放松下来,不再关心周媛能不能找到他。

当然,他也没放弃保密,而是采取了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

正他左右两难着,不知该如何回答顾长令时,有个响亮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

“叔父,柏爷,我来晚了!”

梅庄毕!

孙二虽没见过他,听他称呼梅亦和柏秋,便知道他的身份了。

再看其容貌俊郎,仪表非凡,神情自若。果然是梅家一代天娇。

见到梅庄毕的这一刻,孙二在心里,已经将他与井方圆比较了一番。

看来,这二人各有优势,各取特长,以后梅家不灭或者落没,其必与井方圆成为一生的敌人。

孙二把自己看作是方外之人,想到梅井之争,也想到了自己,那么谁又是自己一生的敌人。

想来想去,他没有想到一个。

最后,他心里暗暗一沉,有了一个古怪的想法。

难道我与整个天下为敌?

呵呵,孙二想想便笑了,目光盯在梅庄毕身上。

梅庄毕看到站在孙正山身后的孙二,目光也盯了过来。

“你就是孙二?”

梅庄毕没有去看梅亦,而是看向门口处站着的梅芳琼。

“哈哈,琼姐果然好眼光,可惜你是孙家的人,站在井家那一边,是我们的敌人!”

“敌人?”孙二从来没把自己当作梅家一生的敌人。

这种奇怪的想法,令他数次想要放弃收梅家灭掉。

如果有一种可能,他便只灭了或者废掉柏家足已。

他既打压了柏岩京,柏娇,也让柏岩郎上位,自己还可以暗中掌控柏家,从而获得梅柏集团原来的方方面面的势力的认可。

他只想着能在京城立足,在父亲赌赢后,他便可以自由地出入于京城和海市。

“当然是敌人!难道你认为不是?”梅庄毕看看四个水晶杯,看看杯子的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