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蛔虫/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故意问了鬼爷三个问题,那是因为他也观察到了,鬼爷似神一般地存在。

他自始至终就没怕过,好像眼前这些人都是身外之物,根本提不起兴趣。

不过,孙二却是看出,这个老头对自己兴趣颇大,每当他看向自己时,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当然是善意的。

孙正山却将二人的谈话看在眼里,将白眼球一转,不愿意看鬼爷,哼哼道:“小子,别理他,他就是个疯子!”

“我是疯子?”鬼爷终于开心地笑了,看来非常乐意让人叫他疯子。

“二子,咱们走!”

“等一等!”鬼爷看着梅亦远去的身影,却看到梅庄毕没走,故意想让梅家知道,他鬼爷今日要选择阵营了。

孙正山看他目光已经猜测出意思,骂道:“老东西,果然是反精灵,鬼得很!”

“鬼爷的句号岂能是虚得浪名?”

“吹牛不上税吗?”

“上啊!”

“二子,咱们走!”

孙正山不再理会鬼爷,径直地走下了已经塌了的楼梯。

鬼爷一脸无辜地摔摔手,道:“孙正山,当年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

然而,孙正山父子已经消失不见,三十多层的高楼之下,他们正在与耿生等人汇合。

“都收拾干净了!”

“掌门!梅柏集团已经全部将产业退出京城,只剩下住宅留在城内!”

“一将成名万枯朽啊!”顾长令站在孙正山身旁感叹道。

“是啊!这里虽然不是战场,却胜似战场,这里是可以左右时局的中心地带!”

卢蒙不无感叹道,却又心生情怀,他知道如果孙正山父子愿意,他们孙氏道宗一门,从此便可以踏足政权深渊,完全掌控华夏政局。

“不,我现在只是想做个宗师,我的心已经不再政坛!”

“也是,当年你的动机不纯,可能上苍也不愿意看你太过劳累,只是想让你跟他们上天去享个清福,你却不愿意,偏偏要跟梅柏集团较真较力!”纪家家主说道。

“嘿嘿!”孙正山虽如此说,却将目光看向孙二。

呀!老头子,你看我干嘛!

嗯,这老家伙肯定是后悔自己年轻时没有达到目标,然后见我得势,想要我替他实现愿望。

省省吧!

孙二不去看父亲,只是问:“十八式练好了就告诉我,我还有事要办,先行离开了!”

他说完看向刚才说话的纪家家主和卢蒙等人。

看着孙二和耿生离去,孙正山看向卢蒙,问道:“卢家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一切都掌控在你儿子手里,现在他横着在京城走,也没有人敢说个不是!”

“嗯!”孙正山的目光流露出自豪和满足。

“顾长令啊!咱们的事也该了却了!”

“走,喝酒!”

顾长令知道他想说什么,偏偏就不让他说。

孙正山一拉他的手,两个人便拉扯着上了一辆商务车。

到了顾长令家,顾敏正在家里看爱情电视剧,看得是鼻涕一把泪一把。

顾长令马上就尴尬了,看着孙正山和卢蒙等家主。

其他人知道有好酒,现在又取得了胜利,自然是心情舒畅,都跟着过来找酒喝。

顾敏羞涩难堪,直接将脸一捂跑了出去。

“这小丫的……”顾长令也不知道脸红,脸上却挂着笑,不过目光却不停地看孙正山。

“娃儿大了,你却不放手!”

“她喜欢他!”

“不!他不喜欢她!”

“要不要,咱们哥俩再赌一局!”

“晚了,年青时你下注,我必定跟了,现在我不想再赌了!”

“……”顾长令一阵无语,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

大家都坐下来已经开始喝酒,顾长令拼命地喝,想把自己灌醉。

喝了好大一会,才将脸喝红,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坛。

“孙老头,你到底放不放手?”

“孩子自己的事,我不想管,你想管就管吧!”

“好,你既然说了不管,那我也不管,只是我家娃儿决心非常大!”

“哼!当然大了,你当我不知,她在周媛那里告了两次密,逼得我儿子离家出走!”

“我……”

……

孙二离开一帮老家伙,身心终于释放开来。

长久的压力终于可以解放了,他能帮助父亲取得压倒性胜利,绝对离不开两个人。

其中一个,自然是眼前这位娇滴滴,柔情能冒水的梅芳琼。

不过,梅芳琼到底是大家闺秀,是越看越端庄,越看越耐看。

她瞪着一又圆眸,眨着眼睛,盯着孙二,好像在等他问话。

“你什么意思?”

“问吧!”

“切!蛔虫!”

“我肚子里的吗?”

“你说呢!”

“我肚子里除子原来已经有的东西,以后只能有你的孩子!”

噗!

孙二将一口绿茶吐到桌子上,搞得旁边依偎在身上的梁茹直接蹦了起来。

修艳一脸无奈状,她实在是看不下去。

“张老师昨天遇到我,他让我代话,说明天让你必须去找他!”

孙二一拍额头,道:“还把这事差点给忘记了!”

“感谢我的话都能忘了说,你还有什么事不能忘?”

“我就不说,你咬我?”

梅芳琼丢掉大家闺秀的样子,还是真的可怕,他缠了上来,将一条丰腴白嫩的大退搭到他的腿上。

修艳直接捂脸,道:“我去方便下,你们继续!”

梁孉也将头转向窗外,指着路上的行人胡乱的喊了起来。

孙二就坏笑,将她的肩膀一搂,梅芳琼便滑了下来。

唉!谁让她穿的丝太滑!

“坏人!”梅芳琼知道孙二心里无比的感激自己。

她却是从来没想要他感激自己,所以开个玩笑足够了,如果再继续下去,那就变了味道。

“多少钱一双?”孙二盯着光滑舒爽的丝,足,盯了老半天不停地咽口水。

“喜欢,晚上就给你!”

“太直接了吧!”孙二眼珠子转了三转,却看到梁茹直接从座位上跨到另一侧,一边跑一边扇着风,喊道:‘修姐,这天气太特么热了,这还是冬天吗?”

留下后面两个逗逼成功的人,开怀大笑起来。

包间里,再也没有人了,梅芳琼直接真的坐了过来,孙二一把抱紧……

【作者题外话】:这还是冬天吗?太特么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