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真正地建立了盟友/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追到房间门口,看着老父亲的背影,鼻头一酸,却笑道:“真把亲儿子不当回事,拿我的钱也不说一声,你知道密码吗?”

眼前一个黑影一晃,孙二定眼一看,孙正山又回来了。

“二啊!把密码写到上面,我这老脑袋怕是给忘了!”

孙二从桌子上拿过笔来给他写上,他现在的钱多都花不完,本来就应该孝敬父母,孙正山拿去也好,省得自己还要亲自送过去。

他也不问孙正山拿那么多钱去干什么,反正每次从孙二这里拿钱至少也要千万以上。

孙正山抿抿嘴像个孩子,半白的白发之下,苍老的脸色泛起了红晕,看得孙二真想让他留下来,然后让那些女人们轮流着伺候孝敬一下他,也尽一点孝心。

是啊!

爹该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可孙二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因为他知道根本说服不了父亲。

就让他去吧!

孙二站在门口看着父亲走后,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梅芳琼却将孙正山送下了楼,然后自作主张地派了一辆车,又让一个常年跟在自己身边的司机专职去照顾孙正山。

这件事情,孙二根本不知道,梅芳琼安排妥当之后,回到了房间,却发现孙二仍像个傻瓜一样站在门口傻笑着,目光一片迷迷离。

……

京城博物馆。

张复和井方圆并排站在门口迎接孙二,他们的身后跟着三位鉴定大师。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头发苍白,年纪七十有余的老专家,专门负责珠宝项鉴定。

后面的一位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目光烔烔,身材修长,一双大手,指头修长,一点也不像一个男人之手。

不过,孙二却发现这双手特别坚硬有力,并不像外观上的柔弱之像。

此人必定身怀异能,孙二便如此之想,他觉得此人并不简单。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女性,年纪也在四十来岁,戴一幅黑框镶晶眼镜,打扮得也十分时髦。一双七分高跟踩着,一抹顺滑的丝柔包裹着一双小腿,一条半截棕色短裙,将一半浑圆的大腿露出来,托显出她修长的身形。

此女身高约在一米七左右,爆炸的身材更加突显出她的xing感迷人。

孙二绕有兴趣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阵,发现这张脸也长得极有韵味,收拾得相当整齐美洁,一点也不显得骚媚造作。

“齐老师,司徒秀,袁刚!”

“你好,你好,你好!”孙二一一握手,却在握着袁刚的手时,又看了司徒秀一眼。

这名字报错了吧?

张复轻轻一笑,道:“司徒大师可是青铜器鉴定方面的顶尖大师,他的那双‘鬼手’可是征服了全国的无数观众。

孙二没看过鉴宝节目,也对文物界的人物并不了解,他只是对眼前二人的名字好奇。

袁刚则是深有韵味地用力捏了一下孙地的手掌,柔声道:“袁刚,京城大学考古专业毕业,现在在国家博物馆任首席鉴定师!”

孙二看向井方圆,这小子傻傻地一笑,点点示意便是告诉孙二,袁刚说的是真的了。

“认识你们三位老师非常高兴,还希望三位能多多指教!”

张复一拍他的肩膀,道:“客气啥?他们都听说过你的威名,这一次还想着跟你多学一些东西呢!”

孙二听后便汗颜,心道我会什么,我的脑子里只是多了无数的意念,还一双透视眼。

不过这就是资本,而且是最正确的资本,这些可是能将任何古董宝物的真伪一眼识别的法宝。

几个人客气了一番,孙二便跟在张复身后进了国家博物馆长的办公室。

井世林,国家博物馆馆长,就是井方圆的大伯。此人不仅执掌国家博物馆,还主管井家自己的私人博物馆。

当初,孙二帮助张复鉴定红山古墓的宝贝后,正是井世林出面让井方圆想尽办法借这两件宝贝过去展览的。

当时,张复说过,这一来一去,井家便是欠了孙二两次人情。

孙二在京城大战梅柏集团,井家作为全国最大的家族世家,虽然没有在明面上支持孙二,却是私下里全力一赴,动用了各种能使用的力量,否则孙二想要夺下京城,击败梅亦和柏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他当然知恩图报,却也知道这是井家还了他一个人情,至于还欠下的一个人情,孙二自然不会主动地去要求回报。

井家的人非常仁义,他们也不会亏待孙二的,这一次他们请孙二参加节目,又算是欠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所以在井世林的办公室门口,井方圆悄悄地告诉孙二,说:“伯父想要聘请你聘任国家博物馆和井家私人博物馆的荣誉鉴定师,本来他是想着直接送你井氏集团的半成股份,知道你不缺钱又不看重金钱,所以想通过聘请的方式,用工资的方式送给你!”

“呵呵!”孙二直接无语了,也亏是井世林能想得出这种方式。

金钱确实对孙二没什么吸引力了,他想获得金钱,现在已经如探囊取物,西北荒凉的沙漠戈壁滩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欲取欲求的宝库。孙家洼的大本营,也被经营起来,每天的收入不少。

何况,缅甸一行,他获得了不少的宝石,现在都浸泡在玉泉之中,还有以法家为首的十八家族包括周启和铁鑫峰,都送了他不少的股份。

再加上,倒腾那几块大玉和翡翠,他获得的现金,单只那块地球级,法名便给了自己不少金钱。

“井伯!虚名可以接受,金钱就算了,我孙二不缺钱,虽然你们也不缺钱!”

他这话说的很满,令井世林不禁一愣,转眼却是站了起来,走到张复面前,道:“张兄!这小子不错,谈金钱确实俗了!”

孙二却知道井家算是又欠了他的一笔人情,他不金钱还真的缺少人脉和人情。

发展到如今这种社会地位,孙二觉得什么也不缺,他缺少的就是底蕴和人脉。

能将井家这么个庞然大物绑定在身上,一生一世的紧官地联系在一起,这才是孙二最终想要的结果。

越是上层势力,越是极为看重这一点,孙二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不可一直单打独斗,如果想要选择一个阵营,那么井家最合适不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