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虚惊一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郭云燕吓坏了,根本不敢看眼前的场景时,车子也如离弦之箭坠向悬崖……

嗖……

车子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从空中坠落下云,李雷不敢再开早就下了车,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绕是经过改装,模拟过防弹型凯迪拉克的豪华轿车,坠落下到数百米深的山谷,也已经被跌得粉身碎骨。

还好!

孙二抱着郭云燕从车里爬出来,刚才若不是他将灵息输入到车辆底部,利用黄金甲士的防御力,他们二人那能安然无恙地落地,又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地从车里出来。

“我,我这是在那里?”郭云燕从孙二的怀里睁开眼睛,惊魂未定地看向周围的一切。

“我死了吗?哈哈……咱们一起到了地狱深渊了?我们见到阎王爷了?”郭云燕说完俯在孙二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没事的!”孙二一揽她的腰肢,飞向了最近的一处山岭。

白雪皑皑,松林下平铺着一层白雪,傍晚的余辉下,显得特别吓人。

郭云燕本想看看周围的的情况,她想确认一下自己是否还活着,却被这样的夜景吓得再次低下头去。

坐下后,孙二一掌清理出来一片干净的地方,然后通过汲火功点燃了一堆柴火。

他本想着直接带她飞回城里,却心血来潮,想要复制一下当年与方妍曾经发生的一幕。

不过,他想想还是算了,因为他与方妍那是日久生情,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与自己仅是一面之缘,而且刚刚还发生了惊心动魄的场面,她那有心情跟自己发生点什么。

他不想这么快回去,也在思索着如何解释给张复他们,因为杨莫遇到自己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虽然杨莫的行为更是离奇,或许杨莫把这件事看得很正常。

孙二却不这么看,他可是一个极其注重自身形象的人,他一直认为取之有道,言之有物。

即便是对于女人,即便是他现在是一个能够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也不想违背这个初衷。

郭云燕却在抬起头来,仰着脖子吐气如兰,将温湿的呼吸扑到他的脸上,而且还骚扰着他的脖颈。

“你?”孙二低头看云,发现她的一又眼睛越来越迷人,精光中带有一些女人动情光芒,脸上也起了红晕。

“我带你回去吧!”孙二察觉到那里有异样,怕是她受了惊吓,已经失去了判断是非的意识,再把他当作她的男友或者情郎。

“你真的好棒!刚才太刺激了,只是也吓坏了我!”郭云燕恢复了理智,慢慢地回想着刚才坠崖的时刻。

她坐在他的怀里,迷迷糊糊地看到孙二的身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芒,转而将整个车子包裹起来,然后车子重重地坠地,而他们仍然安然无恙。

神奇!

她惊心之余,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大人物”。

叮——

“喂!小子,你们现在那里?”杨莫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没事,我正在国外渡假!”

“滚犊子!臭小子,干爹权当没有遇到今天发生的事,我知道你好脸面,我也相信你不会干这种事,我没有告诉张复那些老家伙,你快回来吧!明天还要参加节目呢!”

孙二听他说到节目,本来也已经释然的心,也就没有不好意思了,反过来却想到,如果这件事让杨丽知道了,杨莫这老家伙可是要挂不住脸色了。

挂了电话,郭云燕看着他得瑟的神色,问道:“那人是你老丈人?”

“啊!”孙二应声道,却知道回答错了,想要否认回去,却不曾想郭云燕直接笑喷了。

“老丈人和女婿一起去那种地方,这种事情好像我听说过,局情结尾一般都是皆大欢喜!”

“你喜欢?”

孙二白了她一眼,看看了方向,直接将她揽在怀里,道:“回去我再收拾你!”

“啊!”伴随着郭云燕的惊叫声,孙二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夜幕之中。

“呼!”落地后,郭云燕拍着小胸脯,走路都感觉到在地震的样子,内心里惊恐万分。

“我飞上了天?我刚才是在天上飞吗?”

孙二却将她丢在酒店门口,径直地返回了居住的房间。

李雷失魂落魄地躺在床上,虽然杨莫刚才告诉了他,孙二和郭云燕仍然活着,而且他们完好无损。

可是,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不可能!

那么高的悬崖,那么危险的地带,他们必然会一车两命……

他满脑子的惊魂,却被孙二的一声笑声打破了,当他看到孙二确实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他直接就给孙二跪下了。

“哥啊!不是我不救你,我是真救不了你……”看着孙二的脸被夜光映得煞白,李雷腿肚子直接软了,身子一歪就趴在了地上,抱着孙二的腿求饶道:“哥,大爷,爷,神仙,我再也不敢了,以后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孙二嘿嘿一笑,他刚才听杨莫说了,李雷与李挥同属于京城李家的人,说到底李家也算是自己在京城的派系集团的人。

“吓死你,还好我没死,郭云燕也没死!”

“啊!”李雷感觉了一下,孙二的腿是真腿,他的身上有热气。

这那那里是鬼,如果是鬼必定是阴森冰凉,而且是透心凉。

“哈哈!你吓死我了!”

李雷虽然确认孙二没死,可是他满脑子都是孙二为什么没有死,他是如何安全着陆的。

就在李雷满脑子里幻想着孙二是如何死里逃生的,郭云燕却找上门来。

她进了门后,一屁股坐到床上,伸腿踢了一脚李雷。

“该死!以后再敢到那种地方云,看我不敢舅舅说!”

“舅舅?”李雷恢复了意识,不再害怕,因为孙二和郭云燕两人现在都好端端地在他面前。

“嘿!表妹,哥就是云洗个脚,再说了我是咱们家大公子,出去找个女人也是正常的事!”

郭云燕自小看惯了家族和母族的势力圈子的男人的作为,却也是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今天,她本来就是听说李雷去了那家“足浴”店,所以想去捣蛋一下,结果蛋没捣成,还发生了惊险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