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生死劫?/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云燕看惯了圈子里的男人的作为,对有钱的男人寻花问柳之事见怪不怪。今天的事,本来就是她听说了李雷去做“足浴”,本想着去捣蛋一下,结果蛋没捣成,还发生了惊险意外。

然而奇怪的是,她说到这里,却是白了一眼孙二,问道:“原来你是神医?”

孙二不解地看着她的眼神,她问这话的意味不同,根本不是在说足浴店和遇险之事,她好像在询问什么。

“你出去!”郭云燕扭捏了一下,冲李雷喊道。

李雷本来就是让着她,自小害怕这个小表妹,现在又有把柄抓在她手里,虽然父亲知道了最多也是象征性惩罚一下。可是他却不想让父亲惩罚,因为他现在到了着急时刻,正在与大哥争夺家产。

李雷便灰溜溜地出去了,郭云燕的脸色却是一红,没有先前的那种嚣张跋扈,也没了惊恐之色,完全就是一羞涩的小女人。

孙二不用她说了,他刚才已经猜测到了,因为她专门问他是个神医,神态又转变了,必定是想询问一些疾病相关的问题。

他看过了她的身子,而且她的身体也已经接触过无数次,他也就不在乎再多看一眼她的真实身体。

好优美的弧线,如果论身材,周媛,林玫,吴欣,布兰琳和仲月雪,都算是一等一的,还有那两个大长腿刘荞和于婷,可是她们都不及郭云燕。

这绝对是一等一的模特身材,凹凸有致,肥瘦皆宜,肤色多一分则黑,少分一太白,清澈的眸子,柔细顺滑的秀发,还有那一双惊为天人的长腿。

孙二直接看得呆了,郭云燕不知所以,只以为他在看自己,却不曾想他能看到她的全部。

“坏蛋!”她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羞涩过,自小他便自称假小子,因为家里人一直把她当男子养着。

即便如此,她也是出落得花容月貌,赛过西施,比得上貂蝉。

“我!”孙二也没想到她的样子转变如此之快,身子一晃重心不稳,再次闻到她的香味,然后与她再次亲密地接触。

“坏蛋!”这一次,她的声音更小,将头低得更低,不手却抗拒式地推了孙二一把。

“唔!”孙二直接受不了,因为她的玉手触到了他神秘的地带。

他一脸大写的“jiong”字写在脸上,下面有了不小的反应。

他马上联想到在足浴店里,他想要逃走的原因,正是因为那个女孩的手故意地触碰他的裤裆。

女孩还笑着说道:“嘴上说着不要,你的下,面却出卖了你,我在猜测你的这里已经像烧红的铁棍……”

把心思从足,浴女孩身上收回,他却被一双热切的眼神俘虏了。

郭云燕也不知道自己那来的勇气,她一直把自己当成男孩子,她以为这一生自己就是一个男孩子,可以跟男人一样去任何男人可以干的事情。

可是到头来,她却无意间扎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哦,不对,是一个男人无意扎进了她的怀里,然后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想象的情事。

她有了连锁反应,目光有些迷离,就在手指尖滑过那层隔布时,她的身心受到了震颤。

我是一个女人吗?

她在闷心自问,神情却是一阵恍惚,身子也不由自主地贴近了孙二。

“你的病其实非常容易治疗,你不必过于担心!”

没想到,郭云燕心神不稳,差点就要沦陷于孙二怀里,直接成为他的俘虏,孙二却扔出这么一颗炸弹,直接将郭云燕炸得面无血色。

“你,你怎么知道?”

她一边猜测着孙二如何知道自己身上有病,而且要询问他关于治疗之事,又一边惊愕于孙二难道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男孩子,难道她就那么没有魅力。

我完了,完了,这一生只能当男人啦!

“瞎想什么呢?你太美了,你是我所见过的女孩里面最美的一个,你难道对自己没有信心!”

孙二的话,令郭云燕又是一惊,这个坏坏的男孩难道还能看破我的心思,他就是我的肚子里的蛔虫,他能知道我的所想所思。

孙二当然没那个本事,他是猜测出来的,因为他一直在盯着她的脸色的目光。

她终于害羞了,这是她一生最害羞的时刻,从来没有男人这样做到过。

她不知道所云,嘴里说了许多不知什么的话,令孙二听后哈哈大笑。

他当然知道她沦陷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青涩的果子正在发育成熟,并且轮为他的杯中餐。

他应该高兴,可是高兴之余也有些感伤。

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太多太多,如果再多她一个,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天下大乱,周媛已经追杀了,黄丽也是一个醋坛子。

他清楚的很,黄丽之所以现在没有反对,因为她自身还没有确定身份地位,她正被周媛强压着抬不起头来。

如果以后,孙二还真不敢想,如果平息了周媛,黄丽这个强势的女人会不会闹出妖蛾子!

当然,孙二也不是怕事的人,他敢于接受这么多女人,自然是敢于面对这个现实,即便是任何一个女人闹事,他也有办法对付她。

“你的毛病其实就是‘三高’,导致的血管疾病!”

“啊!这么厉害?”虽然不知道孙二是如何看出来的,她还是相信了他的话,只是她没意识到疾病的严重程度。

“不厉害!我会治好你的,而且不需要经受痛苦的治疗,你的身心会在愉悦中恢复过来!”

“……”

看着郭云燕看怪物的表情,孙二笑道:“相信我,但是咱们之间不应该保持这么近的距离!”

他把手从她的向丰移开,后退了两步,正视着她。

“我,我是不是没有女人味?”

“你错了,你美的令人窒息!”

“哈哈!吓坏你了?”郭云燕被孙二说笑了,以为孙二不敢亲近自己的原因真的是自己太美。

她当然不知道孙二的心思,便高兴地挽上他的胳膊,道:“我不管,我跟你初次相见,便经历了一次生死劫!所以我认定你了,你便是我的真命男人!”

“生死劫?真命男人?”孙二回想着父亲的话,又想起那某个大神说过,父亲所主的那一劫已经破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