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没事总上那种地方去/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知道,像袁刚这类老女人,必然会有一些她们那个年代的女人所拥有的特质,所以她才会做出这些古怪的举动。

孙二虽然不古板,也说不上是中二,可是面对这样的一个文青气质相当成熟的老女性,他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某种冲动下,他也曾想过,想上去一把搂着她,然后跟她情爱一场。

前面是一个僻静的庭院,也是一处家族式的旅馆。

袁刚停下来了,回头看向孙二,道:“我不想回酒店了,我今晚要在这里过夜!“

盘算打得不错!

孙二赞叹一声,这些老女人,真的是从那个年代用真金锻炼出来的,连这么奇思妙想都能想出来。

太绝妙了!

不回去酒店,即便二人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一早,袁刚只要不愿意再承认,任谁也不会再知道他们二人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浪漫的夜晚。

由此,孙二想到了一夜情!

他不由地感叹起来,那个年代的女性原来这么喜欢玩一夜情,看来是与时代相关。

而再看看现代的中二小女生,何必这么扭捏,只要她们愿意,那一个不是主动的很,而且还能浪出朵花来,风风火火地跟某个小男生便草草地交代了一生。

更有甚者,她们的心态更加开放,即便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爷,她们只要看上了眼,也不惜要以身试xing.

他正在想着,袁刚却一把拉着他走了进去。

“好吧,晚上好好陪你。”孙二半开玩笑地说着,却是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说真,他真不愿意跟这老女人发生点会。

“我不会吃了你的,姐没什么要求,只要你抱着我睡一晚上!”

孙二的脸比蜡还黄,苦笑一声:“姐,你确定不会发生什么?”其实他觉得问了也白问。

袁刚把大胸脯一挺,眼神也示意了一下,醉意却一下涌了上来,一头歪倒在他身上。

其实,她真是故意的,她知道想要拿下这个小子,相要老牛啃一下嫩草,还真要下点功夫。

哼哼!

臭小子,大姐我可是饥渴难耐啊!

她回想着,多少年了,她不曾经挨过男人了,那个该死的浪男人,整天地在外面花天酒地,却不知道回来滋润一下她。

到头来,他只要动动嘴,在离婚协议上签个字,便将她一脚踹飞了。

情动之下,她故意装醉,本想着调,戏一把孙二,却没想酒意真的上涌,她顿时便本性大露。

“姐进去洗,洗……澡,你要不要一起……”打了个酒嗝,她顺势便把长裙挣脱在地,然后就那么站在孙二面前,轻轻地抚弄着自己……

孙二直接晃瞎了眼,原来她保养得这么好,没穿衣服的地方还稍显黑一些,遮挡的部位,竟然白得晃眼。

看着她被内,衣勾勒出来的优美线条,孙二也多少有些酒意,却硬是逼迫自己强咽几口口水。

袁刚虽然酒意真的上头,却还是保持一丝清醒,她这种女人还真的不是太随便,即便真的可以与某个男人上床了,她还是想要前奏再多一些。

“不乖乖!等着姐啊!你不去,那姐先进去了!”

袁刚摔掉了尖头皮鞋,然后光着脚走进了浴室。

还好!

浴室不透明,可是孙二忍不了,不时地偷眼看向浴室。

每看一次,他的鼻血喷得老高。

如果最近不是整天地跟梅芳琼,修艳和梁茹搞得欢乐,估计他的下,面早就交了白旗。

即使如此,他也不能忍受了。

要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做常人所不能做!

孙二暗示自己一定要坚守本心,袁刚只是压制太久,酒意之下的一种本能发泄,自己千万不能趁人之危。

“小子!水凉了,我不会调试,你进来……”

轰!

孙二只穿着内衣,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他知道袁刚要放大招了。

投降吗?

不投!

不投降吗?

我……

孙二犹豫着站在浴室门外,看着她那流水下圆润的曲线,竟然一点也不亚于少女的身段。

那隐秘的部位,更是勾起了他无限的想象,因为他不也看。

他的手抖着拉开了浴室的门,看到的是一个正在自恋的老女人,揉搓着自己的身子。

……

孙二沦陷了,当袁刚像头恶狼扑倒在他的身上,他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热血沸腾!

其实,袁刚的初心,还真没有想把孙二怎么着,她真的只是想拥抱着孙二,只是想安静地抱着他睡一晚上。

虽然,她的内心极度地渴望着,渴望着,渴望得水波荡漾,内心一片春,情四溢……

……

酒店房间。

李雷看着进来询问的张复和其他专家,根本不知道孙二去了那里。

正在这时,袁刚走了进来,她的神情与以往不同,略带有小女生的羞涩。

只是,她掩盖的很好,只让人以为她多化了一些妆,脸上的粉黛厚一些,这才导致了她看上去娇美了许多。

真的没有人知道她昨晚上去了那里,因为也没有人关心她,其他人关心的是孙二去了那里。

又过了一会,孙二才回到酒店。

当他回到房间,便看到等待多时的张复和杨莫,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他也根本不去看杨莫,而是装作刚刚运动结束,伸了伸胳膊,喘着粗气,脱下了一身运动装换上了西服。

要上节目了,穿着自然是要正规一些。

孙二也不例外,他再不注意形象,也要替节目录制组着想。

“老大唉,你这么忙,明天晚上见不着人,大早上又玩失踪!”张复也没说别的,只是说了够大半开玩笑的话。

孙二心说老狐狸,可不能让你逮着,别再让顾敏那丫头得到了什么风声。

他当然知道张复与顾长令的关系也非同一般,生怕他回去在顾长令面前无意透露了风声。

他不是不信任张复,可是这种事情,没有透风的墙,即使他做得太隐秘,还不敢说无人知晓。

他怕的是张复万一露了嘴,再被好事的顾敏听到,那岂不是又要兴民一阵血雨腥风。

这事必定又要传到周媛耳朵里,原本就被气疯了的周媛,更是会火上浇油,说不定本来压制下去的火焰再次燃烧就得不偿失了。

孙二不愿意招惹袁刚,即使招惹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与这个原因极其相关。

他怕的是张复,所以遇到杨莫后,初始担心,后来杨莫自露胸怀,说他们是一丘之貉,孙二便放下心来。

只是,当时他恨不得找块砖头砸死杨莫,这老男人也太爱惜自个身体了,要找也找个好女人快活,没事总上那种地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