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低调的孙二/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鉴宝节目终于开始了。

第一个节目录制,选定于京城下属的密阳市。

现在的鉴宝节目,大多流程分为海选,入围和录制节目。

其中,录制节目入选的宝物,大多数都是某个地区最知名的文物收藏。基本上代表了这个地区的文化特色,属于文物中的极品等级。

这个环节,大多也采取主持人站在门口与围观群众交流,与持宝人入门和离场进行交流。持宝人也是一一入场,然后根据分类交与鉴定大师鉴定。

张复接受了孙二的建议,却稍微改变了这种做法。

其他的基本不变,鉴定这一环节,采取的是五件宝物同时入场,然后五个鉴定师分别根据器物的分类进行鉴定。

这种方式可以节省时间,也便于五个鉴定大师相互交流。

五个人可以同时针对同一件宝物进行鉴定评价,最后得出最为准确的结论。

前面的海选异常热闹,密阳县历史悠久,宝物众多,引起了节目组的极大重视,因此也将此地选择为第一个节目录制组。

早上九点整。

节目录制,孙二与张复等一群人走进了演播大厅,演播大厅的布置跟其他电视台鉴宝节目录制的现场基本无异。只是为了五个鉴定嘉宾同时能够进行品鉴,使用的是圆型桌子而非长桌,围绕盯紧子一圈分别坐着五个鉴宝嘉宾。

现场有观众,也有部分嘉宾,国内知名的一些学者和专家便端坐于最前面一排。

最终确定可以上场进行节目录制的宝物,基本上都是极具地方代表特色的器物,由于数量众多,录制组和地方举办方商定,每一种品类,最多不得多于五件,最少也不少于三件。

这些工作,宝物入围之后,便由双方共同协商确定,然后让持宝人带到了节目录制现场。

当张复,齐修平,司徒秀,袁刚和孙二走入演播大厅后,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手。

掌声大多是送给张复和齐修平的,因为这二人皆是业界最知名的鉴定大师。

人群中还有不停地大喊着二人的名字,引得两个老者频频地冲人群招手。

孙二非常平静,眼光里似乎没有现场的群众,他只把这次活动当作一次履行任务,以不负张复的信任。

其实,他也是对自己这个新人没有太大的自信,因为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此类活动。

必须保持谨慎和低调,以免给节目录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节目便在这种氛围中,由主持人的开场白开始了。

齐修平就是前面说的那位头发苍白,年纪七十有余的老专家,专门负责珠宝项鉴定。

他与张复坐在观众的正对面,而司徒秀和袁刚则分坐于二人旁边,孙二由于资历最浅,主办方根本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碍于张复的推荐,也只好对他尊重一些,让他坐于司徒秀的旁边。

这样一来,五人小组,便形成了以张复为中心,齐修平次之,再接下为便是司徒红,其实这种排位,司徒红与齐修平算是平等对待,而孙二则与袁刚一个级别。

袁刚却是没什么反应,她或许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地位,而司徒秀则深有含义地看了孙二一眼。

司徒秀对自己的地位高于袁刚有些沾沾自喜,却又对孙二这个初出茅庐的混小子有些看不起,认为不足以出席这种重大的鉴定活动,不足以与袁刚平起平坐。

孙二都把他的神色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等待着节目正式开始。

袁刚今天改变了形象,她摘掉了眼镜,换上了一付隐形眼镜,而将头发高高地竖起,挽了一个大大的美人髻,显得高冷而优雅。她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女性鉴宝师,因此也吸引不少观众粉丝。

主持人开场白说到一半,她深深地看了孙二一眼,然后便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孙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大略地观察了她几眼,从酒店开始到节目录制现场,他一直没有正眼瞅过她。

除了没戴眼镜,改变了发式,她今天还换上了一身修身的小西服,一双五分小短跟,透明的薄丝秀出她纤细xing感的脚踝和脚背。

孙二不由地多看了一眼,内心里有了一丝异样。

真是个善变的女人,明天还是那么风骚迷人,今天却变得端庄大方。

孙二不由地感慨一声,主持人也讲完了话,然后向现场观众介绍了鉴定嘉宾。

当讲到孙二时,现场的观众最初是沉默的,因为大多数人是不认识他的,而且他的信息也不流行于网络之上。

这种情况也正合孙二之意,他本也想着低调行事,只为了完成任务,却不曾正在主持人讲完他的信息,想要进行下一个环节时,场边的一个观众却将他认了出来。

“不会吧?他不就是那个名满天下的神医孙二?他怎么会来鉴宝?”

“你说什么?孙二?那个孙二……”

“就是,北省孙家洼那个……”

“那个神医,我的天哪!我听我表哥说,他好像还是‘赌石之王’,名满缅甸和国内赌石界啊!”

“我草!你听谁说的,我也听说过了,而且我还听说了一些更吓人的,他好像……”

孙二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当听到这里时,内心不禁紧了一下,他意识到可能有人已经认出自己,而且可能知道了他的武林身份。

听此人的话,可能就会将这个消息放出去,那么他的神医,赌王和掌门等重大身份便公之于众,他想低调再也不可能了。

司徒秀听了下面的几个人的议论,初始也是皱着眉头,以为这些人胡说八道,后来见张复频频地点头,好像非常认可人群的议论。

幸好主持人及时地打断了观众的议论,节目继续进行下去,司徒秀的神色这才好转,他是一个极度贪心又虚荣之人,看不得资历不如他,而又超越了他的人。

主持人站在门口,看了一眼五个持宝人,五个人的手里各自拿着一件不同类型的宝物,眼神里都流露出舍我其谁的神采,好像他的宝贝一定战胜其他人的宝物,然后一举夺得密阳地区的“国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