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尴尬的局面/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幅藏品的主人,那个中年妇女失落地走下展台后,第二件藏品的主人走了过来。

这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当他来到展台前,径直走向了孙二。

还没等孙二反应过来,那边的齐修平坐不住了,因为女孩拿的藏品是一件玉器。

孙二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齐修平,瞅着女孩,道:“先请齐老师看一下!”

女孩认识孙二,便道:“我姐姐在云省见过你赌石,也知道你的大名,她叮嘱我来节目现场一定要找你鉴定!”

此语一出,更令齐修平脸色挂不住了。虽然他知道孙二的水平很高,却也不相信能高过自己,所以看向女孩的目光便不友善了。

“姑娘,不是我说你,你这件藏品,根本就拿不上台面,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通过海选又入围第二轮,还能来到节目录制现场的!”

女孩仿佛将齐修平无视,她没有回答齐修平的话,而是继续看向孙二,问道:“孙大师!你看这件玉白菜上面根本没有文字,能鉴定出来年代和品质吗?”

孙二冲齐修平摇摇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这才回过头来仔细地观察起这只玉白菜。

孙地仔细看过之后,这才看向女孩,笑道:“还是请齐老师先讲一下吧!”

他可不敢再抢风头,刚才鉴定那幅画作,已经不是自己份内的职责,幸好主要负责鉴定书画的是袁刚,孙二知道袁刚不会责怪自己。

金玉珠宝类可是齐修平的职责,如果自己再出风头,指不定这老家伙跟他恼羞成怒。

不过,孙二也知道齐修平的气量还没那么小,此人城府极深,应该不会现场发作。

果然,齐修平接过孙二的话,也不想把氛围搞砸,这姜终究还是老的辣。

“姑娘!这件玉白菜我刚才看过了,我们今天看到这样一棵巨型白菜,非常漂亮,也非常震撼,在我们密阳出现这样的巨型玉雕却并不稀罕,

因为我们这里曾经出现过许多玉雕大师……”

女孩听后只是礼貌性地点点头,却还是看向孙二,想听一听他是怎么讲。

孙二一脸尴尬,却是装装模作样般地走到玉白菜近前,拿起一只手电筒打亮光透进玉雕之中。

孙二看过之后,又看向齐修平,然后才道:“这件玉雕在细节部分的表达是十分准确的,也是非常到位的,这棵白菜茎部部位紧密地包裹,叶子翻卷自如,包括它这个叶纹这个细节的雕琢,都表现出大件细出的特点!”

哗……

孙二刚一说完,台下便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齐修平评价的不可谓不对,却是费话太多,只是讲了场面的套话,总体评价了一下密阳的玉雕,而没有针对眼前这件藏品讲出一个一二三来。

他的脸色更加难堪了,目光中带有一丝愤怒,这一次他可真是对孙二愤怒了,而不是对持宝女孩。

孙二却在想反正已经开讲了,便不必在乎老东西的态度了,接着便道:“这上面的两只蟋蟀更增加了这棵白菜的动态,那种鲜嫩欲滴的感觉,那种田园音韵呼之欲出!非常有生活气息!”

他这番话已经预示着这棵玉白菜必定价值不凡,俗话说听音知音,孙二的话对这棵白菜大加赞扬,难道还能再说它是一件赝品?

张复和司徒秀闲着无事,静眼看着齐修平和孙二两人的眼色,也在仔细观看后,抬起头来听了孙二的讲解,也表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

孙二的点评太到位了,说明他不仅在藏品的材质和年代断定上水平很高,而且对玉雕的技艺工艺非常熟悉。

孙二却在想,幸好与周启和铁鑫峰等人长期相处,曾经听了他们吹过牛,讲解过许多玉雕方面的知识。

齐修平则在这时生生打断了孙二的评价,说道:“我不得不说一句,你这件藏品,那里都好,只是品相不佳,要想卖一个好价钱恐怕不行!”

台下顿时就乱了,有好多人便对齐修平投去了白眼。

“这老家伙怎么了?难道就是为了抢风头,人家孙二讲的很好啊!”

“是啊!他怎么能这样,如果这是一件‘国宝’级的藏品,岂非要让他说的一文不值?”

“哼!我早说过了,什么破砖家,还不如回家去搬砖,少在这里丢人显眼……”

“老齐生气,嫉妒了!”

“哈哈……他也有这么一天,我看他节目有好几年了,他一直很得瑟,这下子被孙二搞得狼狈不堪……”

孙二无视了台下的议论,也不再去看齐修平,因为他知道这老家伙的脸子肯定挂不住了。

“一件好作品的生命力肯定是长期的,也能经得起考验的,美的东西并不一定是它的外在美,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得到它的内在美,何况这棵白菜只是外表由于保存不当而浸染了一些灰尘和杂质,如果找人清理一下,你们再看它效果如果!”

哗……

掌声再次响起,人们开始充满了期待。

他们想象着,如果这棵白菜真的将外表清理干净,能否如孙二所说,这简直就是一件完美的极品珍藏。

女孩听了孙二的话激动不已,高兴地说:“孙大师,如果按你说的,这件玉雕白菜能值多少钱?”

张复则在此时插了一句:“我们看哪!在孙二大师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多说一句,这棵白菜的底座雕刻的是灵芝,你们知道灵芝是什么?那可是‘仙草’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给这座玉雕增加了一丝仙气!”

哗……

场上的掌声暴起,不少人纷纷站起,不仅给张复鼓掌,也都喊着孙二的名字。

齐修平开始紧张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爬到了他的头顶上抢了他的风头。

他的名声从此以后便一落千丈,极有可能他不能再参加鉴宝节目。

孙二却想挽回与他的关系,便将话题抛回给了齐修平,想让他找个台阶下。

齐修平也不是傻子,眼见孙二将绣球抛回来,便想这接着吧,否则自己真的无处藏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