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奇怪的青铜杯/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将挽回脸面的机会送回来,齐修平自然不是傻子,他的脑路转得也快,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准备将名声挽救回来。

他调整了一下身姿,清了清嗓子,换上了一幅笑颜,面向观众和镜头,笑道:“前面我只是抛砖引玉,目的就是给孙二大师一个机会,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鉴定节目的新人,从来没参加过这种节目,可是他的水平极高,高到我都不得不佩服了,所以今天我故意安排这么一处,想来大家已经明白过来,我为什么在前面一直不细细点评这棵白菜!”

静!

他的话讲完,现场顿时安静下来,静得掉了一只针都会听得清楚。

“什么情况?”

“不对呀,这老家伙反转的也太快了吧?”

“哈哈,老齐这是认输了,想找回场面……”

“是呀,是呀,哈哈……”

下面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张复则悄悄提醒了齐修平一句,齐修平则不失时宜道:“至于这件藏品的价值,我想呀,这么一件惊天巨作,其价值不可预估,它不仅是我们密阳人的宝贝,也是我们京城人的宝贝,更是我们华夏的瑰宝!”

“咦?老东西搞么搞?”

“说的好呀!老齐终于没让我失望啊!”

其中一个资历很高的专家,虽然没有请到台上当嘉宾,却是坐在第一排最重要的位置,他在观察了齐修平和孙二的表情后,内心里也是极为震撼的。

“这老东西差点丢人显眼,不过找补的本事到是见涨,否则阴沟里翻船,以后再也别想参加节目了!”

此人的一翻话,听得旁边两个年轻后生也是满脸通红,因为他们是齐修平的两个学生。

这件藏品就么鉴定完毕,持宝的女孩非常感谢孙二,也礼貌性地感谢了齐修平,然后便走出了演播室。

“哇!第三位藏宝人上场!”主持人站在门口,盯着正要入场的一位少妇,目光变得贼亮。

上来的这位,又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极为丰满的少妇。这个少妇最令人难忘的,便是胸前那两座大山。

当少妇走到面前,不仅是孙二的眼珠子不会转了,连张复等老家伙的目光也变得呆滞了。

更可笑的是,袁刚也莫名地被吸引了,她可是一位女性。

没听过如果面前有一位漂亮到极致的女人,即使同为女性,也要被无情地吸引。

还有句话讲的好,其实女人比男人更好色。

正当大家的目光都迷离了,压根就忘了是在鉴宝,少妇却是露出了甜蜜的微笑看向众人。

司徒秀首先回过神来,对于他来说,女人和男人没什么区别。

他正好与袁刚相反,如果说袁刚是一个女汉子,那他就是一个“娘娘腔”。

他抚弄着手指,那十根看上去像葱白的手指煞白玉嫩,根本不像一个男人的手。

可巧,少妇的藏品正是一件青铜器。

少妇也没造作,直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接连上来的老中青三个女人,孙二的暗道:这特么也太巧合了,还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他听铁鑫峰说过,到了铁氏集团专场那天,他打算安排所有的持宝人为女性,即使这一家子里没有女人,他也会让公司员工代替家人上场。

司徒秀先是看了看美的冒泡的少妇,这才不情愿地将目光转移到青铜器上。

其实,他的骨子里也是个男人,又怎么能不喜欢天仙般的美人。

他就算是个“娘娘腔”,就算是像东方不败,也一定会喜欢女人。

前面不是说了吗?女人更色,而且更喜欢同性女人。

“额,咳,那个啥!这个还是先让张老师点评下吧!”

司徒秀知道张复安排这样的录制方式的用意,并不是为了突显出寻一位专家,而是为了保证鉴定结果公平,公正和准确。

张复满意地看了他一眼,却将目光看向孙二。

孙二笑道,心想你看我干啥,还想让我难堪。

他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司徒秀,谁知这家伙根本没有去看他,而是与袁刚说笑了一句。

孙二做了手指,那个意思是张老你请,还是你来吧!

张复无奈地收回目光,拿过青铜器仔细端详起来。

他只看了几眼,便将青铜器交到司徒秀手中,道:“还是你来吧!”

司徒秀以为张复不想评断,便真的想要多说几句,那知他接过青铜器,器件从中间裂开了一条口子,青铜器直接在他手上一分为二。

哗……

“什么情况?”

“怎么会……”

台下观众疯狂了,他们在电视上看过多少次节目,可从来没有在现场出现这种情况。

主持人的脸色变得煞白,赶紧吩咐导播将镜头切换。

少妇的脸色却是依然如故,神情自然地看着五个鉴定嘉宾。

“不用慌张,它本来就是破的,是我用脱水粘到一起的!”

轰!

台下更乱了,这少妇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怎么能拿一件残品,甚至是一件废品前来参加鉴宝活动。

主持人便过来劝道:“你还是拿上走吧!”

说完,主持人又吩咐工作人员赶紧调换一件青铜器上来,然后准备重新录播这一段。

少妇却纹丝不动,仍然站在那里,目光紧紧地看向孙二。

“我听说这位孙大师也是一位神医,更是一位赌神,曾经连赌无数块翡翠原石而不败,今天我就想让他给看看,虽然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青铜器鉴定专家!”

“孙二?”司徒秀看着手上的两半青铜器,那是一尊青铜瑞兽纹爵杯。

不过,司徒秀经验老道,又看了一眼,却发现不像,因为瑞兽纹爵杯应该是瘦身长高形状,根本不是眼前这样的像一只壶。

他的目光在迟疑,不敢下定判断,孙二却已经透过器物的外表看透了里面的材质。

这种兽纹爵杯的材质竟然是黄金和铜混合制成,如果这是一尊真品,那其价值可要超出普通的瑞兽纹爵杯千百倍。

可是,这件藏品的出处和原主人究竟是谁,孙二也不敢枉下断语。

【作者题外话】:奇怪的事物总有其奇怪的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