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神秘少妇/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兽纹爵杯是黄金和铜混合制成,其价值可是要远超出普通的瑞兽纹爵杯千百倍。

面对这种情况,孙二也不敢枉下断语,他在心里不断地揣测着这件藏品的出处和原主人。

他的目光凝视起来,在杯子上形成了无数个光圈,然后光圈不断地旋转着,最后在杯子的中心形成了一个亮点。

意念终于提示出来信息,只是这个信息吓了孙二一大跳。

“祭天神杯!”

孙二的思维顿时断电了,这特么还是五万年前的东西,那个时代如何会出现青铜器,而且是精美绝伦的青铜器。

不,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孙二都感觉到绝望了,他回头看向少妇,她那双平静地眼睛里,似乎闪烁关一种异样的神情,仿佛一眼看穿了孙二的心思。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是这只杯的嫡系后裔!”

“我去!”孙二暗骂一声,目光离开少妇,他不敢再看,她的目光有夺魂的魅力,怪不得连他都被其迷惑。

自从这个少妇上得台来,他便感觉到她的身上似乎有某种特殊的力量,仿佛在控制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孙二也是悄声地在她耳边问道,两人的交谈自然不能让其他人听到。

“燧人氏主系后人!”

孙二再怎么问,她都是闭而不答。

孙二只好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其他人,而张复和司徒秀正将青铜器两半分别摆在桌子拿着放大镜细细看了起来。

“好吧!但你别想让我将实情告诉人们!”

“张复听到了这一句,他侧目看向孙二,问道:“你看出来什么了?”

孙二点点头走上前去,一把扯起一半青铜杯,对着镜头,说道:“这种器物,真实的名称叫做‘祭天祥瑞兽纹杯’,与普通的兽纹杯不同,其杯身矮小,杯口却极大,是专门用来祭天所用,而且其材质用的上好的铜和黄金!”

哗……

台下的观众爆炸了,因为能够前来参加节目现场录制的观众,大多都是当地的收藏名家,还有一些学术研究者,更有文史方面的爱好者,反正都不是普通观众。

他们听了孙二最后一句,都表露出不可相信的样子。

“什么?怎么可能用上黄金?”

“是啊!那个年代不可能使用打造青铜器?”

名眼人一眼看出,如果眼前这件藏品是真品,其历史断代应该在华商朝早期。

那个时期的青铜器还很幼稚,处于青铜器的发育期,技术非常不成熟。

张复的手一抖,因为现场只有他见识过孙二的真本事,他知道孙二能这样说,一定是看出了青铜杯内里的一些东西。

也只有孙二,能够看透内里,他已经或多或少地知道孙二身上有某种力量,所以他对些深信不疑。

“当真?”张复看了一眼杯子的断渣。

断渣处的青铜裂口发出一层幽幽地青黑色光芒,像一道道针芒刺向了眼睛。

张复老眼一花,赶紧闭上眼,然后轻轻揉搓了一下,这才再睁开眼看向断裂口。

咦?怎么又没了?

神奇啊!

张复经历丰富,经验极为老道,也是经历过无数考古史上的“神秘事件”,更是与孙二一起下过神秘的红山古墓,知道这世上可能真有鬼神。

“嗯!”孙二只是点头应了一声,二人却是心有灵犀,因为孙二知道张复会理解他的意思。

张复也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解。

孙二却并不再讲解更详细的信息,后面只是讲了这种器物的用途和制造工艺,当然他讲的这些只适应于普通的兽纹杯,至于眼前这只,如果让他讲出真实的情况,恐怕真的会引起天下大知书达理。

“至宝啊!”

孙二讲了这么一句,便示意主持人过来。

“赶紧请示上面,派人过来保护起她来!”

回头他又走到张复面前,悄声道:“派人赶紧过来带她去国家博物馆找井馆长,就说我说的,这个人一定要留住,然后将这件青铜杯好好地收藏起来!至于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即可!”

孙二说完,目光有深意地看向少妇。

她胸前的凶器更加露骨,直接在他的目光下晃悠起来,而她也迈着小碎步,轻轻地走到孙二面前。

“你确定要这么做?”

孙二悄声地跟主持人和张复说话,并不是为了不让她听到,因为他已经知道她是个异人,无论自己用多大的声音,她也会听得一清二楚,他的目的是为了遮挡天下人的耳朵。

“你说呢!”

“那我要是杀了你呢!”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你难道是针对我才参加这个活动的?”

“你说呢?”

少妇挺了一下巨凶,然后不屑地把话还了回来。

“我说,你的盘算打错了,已经灭了数万年的文明,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恢复了辉煌!”

这个时间,在主持人的安排下,已经有特种警察进来了。

少女狠狠地看了一眼孙二,仍然不甘心地问道:“如果有希望,你还是不会帮我?”

“帮你?我为什么要帮你?”孙二已经知道她的来历,所以自然是会将她弄死,否则天下必然大乱。

只是,他在心里怀疑这世上除了黄金鱼仙女,怎么还会有不死之躯。

这个少妇已经活了五万多年!

人被带走了,节目却在继续。

张复收拾起心情,他也已经给井世林打了电话。

井世林却对些事并不惊奇,只有他这种人物,这种华夏的巨头级别的世家掌舵者,才会传承下来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历史秘闻。

他听后只是叮嘱了张复务必严格保密,再也没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孙二换了心情,然后轻松地重新坐下来,只留下一脸惊诧的司徒秀和齐修平呆坐在那里。

他们二人根本不知道这背后发生了什么,而袁刚却出乎孙二的意料,仿佛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与她无关一样,她一直静静地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看到孙二看她,她也只是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然后继续一付木头人的样子。

孙二心中疑惑不已,她怎么就问一问那个少妇到底跟自己说了什么。

司徒秀和齐修平不问,那是他们觉得与自己的关系没有好到那种程度,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自己不会把一些秘密告诉他们。

袁刚不问,孙二便觉得她是为了避嫌,内心也便释然了,笑了笑冲张复一个眼色,示意节目继续开始。

张复知道事件平息下来,一场无端的灾祸没了,便放下心来让主持人重新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