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似“维密”般的身材/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场的美妙音乐再次响起,第四件宝物的持宝人走上台来。

这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戴一付金边眼镜,气质非凡。

小伙子走到鉴定嘉宾前面,他还未说话,主持人这次长了眼色,为了活跃气氛,幽默地说了一句:“小伙子,你这件碗,你知道如果真是清康熙御制黄地珐琅彩碗,要值多少钱吗?”主持人是咬着腰弯着腰说的,而且表情丰富,逗得全场观众顿时便将刚才的不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持宝人也学着他的表情,弯着腰说:“我觉得应该值一千万!”

主持人见效果达到,笑着说了一句:“可不只是一千万,小伙子,我告诉你,这可是值三五千万的的东西!”

看着小伙子愣神的表情,他又逗了一下,道:“你知道吗?”说着便笑容满面地走了下去。

看着走下台的主持人,张复也是一脸笑容地看向小伙子,问道:“你对他了解吗?”

小伙子看着张复,知道他正是鉴定陶瓷器的专家,极有自信地对着耳机说:“你看这个碗啊!你拿到手里的第一感觉,他就是轻薄,当然他也不是特别轻薄!”

张复笑着插了一嘴:“那它到底是轻薄呢,还是不轻薄?”张复的语气学着主持人的样子,引得台下又是一阵笑语连绵。

少伙子又强调了一句:“我说过它不是太轻薄!”

还没等张复继续反问,小伙子直接又讲解起来,道:“你看哪!这个碗,它从底胎到碗的口沿,是逐渐变薄的,这符合康熙珐琅彩的特点!”

二人的样子都被主持人带歪了,台下的观众更是哄堂大笑,这也引得孙二等人跟着笑出声来,场面逐渐缓和轻松。

张复这时已经看过这个碗,便笑着说:“碗底下的圈足,用手摸上去有些毛糙,如果用放大镜仔细去观察,这个黄色的氧化物,它是析出来的而不是人为涂抹的!”

主持人此时插了一句:“我看小伙子那样子,对他这个碗太痴迷,他算是掉这个碗里了!”

众人又笑,小伙子接着道:“我只是在这些花朵上发现有些重复的色彩,所以我疑惑了,我就觉得它到底,这,这,这,我就怀疑了……”

说到这里,小伙子有点不自信了,口齿也不利索了,有些口吃。

主持人这时便做了样子,摆着手道:“你这就怀疑了?那,还,还,还是让专家说吧!”

伴随着现场的欢快气氛,张复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个碗,从器型,纹饰方面看,确实在国家博物馆里有这种类型的,也是非常珍贵的,刚才你讲的一些方面,我认为你还是比较了解康熙珐琅彩碗的,也讲得很对,另外你说这个胎很细,这一点也符合。还有,这种碗都是宫庭画师在上面做画,他们先是在下面画出样式,然后照样再在碗上做画,是极为严格的,而且每一条线条极为流畅!”

听到这里,小伙子已经明显地感觉不对,因为张复的语气变了。

张复转折了一下,道:“很明显,你这个碗,在绘画上露出了破绽,它那个线条拐弯断断续续,而且整个绘画的颜色搭配不和谐,这在宫庭御师的眼里是绝对不允许的,不好意思,这个东西是新的!”

小伙子的目光呆滞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张复嘴里说出来的,而张复一直是国内最知名的文物鉴定大师,他擅长的可不仅是陶瓷类,他几乎就是考古界的神,没有人会怀疑他所说出的鉴定结果,这也是他一直带领一个鉴宝节目录制组的原因。

小伙子极不甘心地抱上大碗走下台,却被主持人阻拦着,打趣道:“不伙子,你知道我安慰的是什么吗?”

“什么?”小伙子看着手中的碗,恨不得立马给他摔了,看看它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碗幸亏是一万块钱买到手的,如果你这是一百万买的,今儿个我就,我就……”

看着主持人滑稽的表情,小伙子反而心情好些了,搞笑道:“我也想开了,我拿了一万块钱买了一个高仿品,我就是拿来泡方便面也值了,试问有谁用一万块钱的名贵器物泡方便面?”

全场观众都被小伙子的幽默语言逗笑,也不禁佩服起他的胸襟。

小伙子确实也是个有钱的主,所以主持人对这些持宝者都有一定的了解,便赶紧打铁趁招呼,将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氵朝,喊道:“对,给他鼓掌!这心态!唉,谢谢你的参与!”

这次鉴定,非常平稳地过渡了,孙二等人一直没有参与,都给足了张复的脸面。

其实,这个碗自达孙二上台来便喜欢上了,他虽然第一眼便看出来是个高仿品,却也是以假乱真的杰作,这与学习金农那幅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不禁让他想起某档栏目的一句话:高手在民间。

正在大家都沉浸在欢乐气氛中时,主持人将第五个持宝人请上台来。

这一次,确确实实地轮到孙二了,因为这是一件汉朝宫庭御用的器物,属于杂项类。

这是一件什么器物?

从外观上看,像极了当代人们用的针线盒,而且还是一套八件。其中一件特大号的,另外有七件小的,小的中间有一件长方体的,两件长方柱体的,其他的都跟特大号的一样,是圆柱体的。

套盒外表全部是红色油漆,明显地就是一套漆器。

按照持宝人上来的说词,这件宝物,当时她的老公是花了七万收购的,她非常心痛。

又是一个女性持宝人,而且这个持宝人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

看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六岁,说是少妇也看不出她已经结婚的样子,说是女孩也不为过。主持人知道她的信息,孙二等人却不知道,所以只能这么相当然地认为。

就说是女孩吧,女孩穿着整洁,神情自然,青春又美丽。

孙二不再去观注她的长相,因为他知道这是来鉴宝,不是来参加“维多利亚模特”大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