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床,塌掉了/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正那里骂天骂地,心里yy着,怀里的女孩却抬起樱桃小嘴,轻启朱唇。

“抱紧我好吗?”

“真的好吗?”

“你是第二个抱我的男人!”

孙二无语了,原来这个女孩只接触过一个男人,而他以为她已经是残花败柳。

这个少妇可真与那个少妇不一样,这世上的人分类如此之多。她是恐怖的史前妖孽,也是美极了化身。她是永远的恶魔,生活了五万年,仍然阴魂不散,妄图恢复燧人氏帝国。

眼前这位,不图名不图利,为了心中的梦想,却为了一个死人,而坚守阵地,为了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们生活着。

“做我的女人可好?”

“你敢要吗?”

“只要你肯!”

女孩的眼泪流下来了,她也是没想到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初次相遇,竟然能够发生奇迹,两个人碰出了火花。

她回想着,初恋男友也是与她一见钟情。

“这世上有一见钟情吗?”

女孩仍然不确定,她随口问了一句。

孙二搂紧她,轻轻地亲了她一口。

“以前我相信,现在我相信,以后也会相信,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经历太多离奇的事情,令孙二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真是一个变化万千,神奇百怪的世界。

“好吧!我答应你了!可是我永远也不会给你我的身子!”

孙二其实也不在乎这个,如果不能要她的身子,只要能让她留在身边,然后让他来完成保护她的任务,让那个勇于救人生命,热心于助人为乐的男人长眠于地下,他也觉得安心了。

“我逗你玩呢!既然跟了你,而他也永远回不来了,我就是你的了!”

女孩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的一生能遇到两个一样善良的人,而且能让她看上眼的人。

接下来,孙二跟着女孩来到了她暂住的居所。

这里,其实是那个男人曾经的老家,她清理了家里的全部东西,然后本想着从此离开这里,找一个深山老林从此出家。

没随想,她在这里等来了一个白马王子。

“你坐一会吧!我去洗个澡!我太累了!”

听到“洗澡”两字,孙二条件反应,马上胡想联篇,开始了无尽的瞎想。

女孩却像没事人似的,脸上一脸疲惫,却仍是笑着道:“要不你也洗一下?”

“我可,可以吗?”他马上想到了西门灵那小妞,她第一次便是这样勾引自己,然后发生了离奇的结果。

女孩笑着推开了浴室的门,随手脱去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的抹胸,那是一件天蓝色抹胸,蓝得令人眼晕。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孙二慌中生智,好不容易找到话题遮掩。

他还真没有想要把她怎么样,虽然她开了玩笑,最后也说可以给他。

“蓝天!”

“蓝……”孙二望着天花板。

这那里有蓝天,只有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我呸!是她的名字呀!

孙二也是无语了,看着她脱了牛仔裤,而且已经脱到了膝盖处。

他不敢再看了,他怕自己再也强忍不了,然后上去就把她给那个了。

他拼命的把头偏过去,然后缓慢地移向门口。

蓝天看他走过来,以为他答应了,内心里一阵惊喜,也是极为紧张。

她把眼睛慢慢地闭上,半露着身体,站在浴室门口,等着他的入侵。

孙二见机,本就没有上锁的房门轻轻就被打开,他一阵风式的出了房子,然后驾起云雾飞回了酒店。

蓝天左等不来,右等不见,睁开眼睛却发现房门大开,而孙二已经没了踪影。

“该死的坏蛋,有这么调戏老娘的吗?”

蓝天满脸失望地盯着房门,然后又开心地笑了。

她知道他逃不了,因为她知道他的下落,明天他还要去寻宝节目演播室。

孙二仓皇回到酒店,却被得知,他被分到与袁刚一壁之隔的房间。

可好,这两个房间与其他人的不在一层,而且位置非常隐蔽,就在一个走廊的尽头的一个角落里。

作孽啊!

孙二悲叹一声,他真想揪出剧组工作人员暴打一通,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

他却不知道,这是剧组工作人员看他们二人的身份地位不高,故意让二人住了低档房间。

要是让孙二知道是这个原因,他反而会开心一些。

他进了房间,悄悄地打量了一下袁刚的房间。

我了个大草!

这疯婆娘,正一个人在房间里洗澡,而且两只手正在揉搓……

不要啊!

这剧情怎么还有续集,他刚从蓝天那里逃出狼窝,这怎么又入了虎穴。

袁刚边揉搓还边唱着小曲,满脸陶醉的样子。

不对,那不是唱歌,那是……

孙二的心立马要蹦出来了,那个老婆娘老浪货,原来她在她在干那个,自……

他直接将自己抛上了大床,然后静静地盯着天花板。

这个老女人饥渴难耐,自己却不能给她,跟她交谈之后,他发现好像这世上的男人都不能入她法眼。

她也想放开,然后跟无数个男人发生点故事,可是她骨子里的“文青”质,令她又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她只能生忍着,只等着有个不长眼的同质男人进入她的视野。说白了,这其实就是“闷,骚”!

本来,她遇到了孙二,以为他虽然不是同质的,却是能入她法眼的,她心花怒放,她热血沸腾。

所以,她在洗澡时,也不忘与他来一段小段子,她满脑子里都是孙二的影子,还有那强壮的胸大肌。

嘭!

孙二身下的床塌掉了,他的动作也是快,直接飘了起来。

站到床前,他站在那里纳闷着:“这床怎么这么不结实,还有对面的歌声怎么突然停了?”

“咦?他回来了?还搞出这么大动静,他会不会听到我的声音了?”袁刚紧张起来,却也是一片热血沸腾。

其实,她蛮变态的,她极度渴望着孙二能够听到她那销魂的声音。

孙二当然听到了,而且也意识到床塌掉的声音,隔壁的袁刚也能听到。

太狗血了!

孙二苦笑一声,抬手便将床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了。

“看你再塌不塌了!”

在他的掌力之下,大床的安插更加结实了,他放心地躺上去,却听到墙壁上传来一阵敲击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