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天球斗彩瓶/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演播大厅,主持人高声呐喊着,蹦跳着出场了。

主持人今天看来特别精神,他上来便是一句开场白:“欢迎收看《鉴宝》节目,今天非常高兴,终于有机会来到历史名镇密阳。我想观众朋友都知道,古往今来有这么一句古话,说的是,先有密云山,后有密云卫!”

主持人学着当地的方言将这番话说出来,语调抑扬顿挫,现场的观众气氛一下被调动起来

今天的观众人数明显也增多了,也调换了一批观众。这也是节目组鉴于昨天的情况进行了调动,生怕再出现不和谐的因素。

“欢迎大家请出今天的第一组五位持宝人,请他们热烈登场!”主持人开场白不多,却是直接切入主题。

密阳这个地区,自古是京城的门户,所以地理位置特别重要。这也是主持人上来的那句话,密阳在古代便就城的卫城和门户。

这里的观众也特别爱收藏,所以今天上场的藏品更比昨天的珍贵许多。

五个持宝人入门后,主持人也不费话,直接让第一个持宝人上场。然后双手比划着让观众看向电视大屏幕,屏幕上轮换出现了许多文物古董,最后定格在一件天球瓶上。

第一件藏品出现后,第一个持宝人站在了嘉宾面前,主持人首先诙谐地问了一句:“你自己的东西?”

持宝人也是风趣,看向场下的观众,道:“我想可能是昨天晚上出去偷的!”

场面更加热烈起来,孙二不禁多看了这个持宝人,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胖子。

大胖子不开玩笑了,看向继续说道:“这件东西,是我家传的,乾隆年间的,我呢一直看好这东西,我想主持见多识广也肯定见过这东西!”

主持人睁大眼睛,幽默地说道:“我可真没见过这东西……”

大胖子开起了玩笑,因为主持人以前主演过电视剧,而且是宫庭剧,剧里的人物形象十分得人心,深受观众喜欢。

他便道:“大人,你整天在宫里进来出去的,怎么可能没见过?”说着他便带头鼓起了掌。

主持人便围着转了一圈,然后扶着天球瓶看向底部,惊叹道:“哇!闹了半天,这是我们家的东西!”

大胖子应道:“大概是吧!”

开完了玩笑,主持人搓着手问道:“怎么着,说说这件东西的来历吧!“

大胖子接着说道:“原来我们家祖上是开烟厂的!”

主持人重复了一句:“开烟厂的?”

大胖子连续着说:“到了本世纪八十年代,我家拆老房的时候,我二大爷打电话给我,就说咱们家这老房要拆了,还说在二三楼之间有个夹层,里面存着很多破罐料瓶的!”

主持人听他说到这里,将手势摆向诸位嘉宾,说:“那请入场,请各位嘉宾点评!”

孙二等人已经围着大瓶看完了,正在相互议论着。

今天,五个人也不再打架,他们全部都看,看完后各议出个最终的结果,然后让负责专项的人与持宝人交流。

陶瓷类是张复的,他直接让持宝人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讲。

大胖子不但胖还是个光头,他摸了一摸铮亮的光头,看着张复继续讲起来。

“二大爷跟我说,这些瓶瓶罐罐的就都归你了,就这样我得到了这件天球瓶”

张得听后,笑了,道:“观众朋友,我听着怎么这么悬,他们家楼上还有夹层,他还不是专门用来放这么一件天球瓶!”

大胖子急了,道:“你听我讲,张老师,你若不信,今天我把我三大爷请来了现场!”

张复一看这三大爷年纪比自己还大,便叹道:“哎呀,老先生你就坐那就行了,这都快过百的人啦!欢迎你,欢迎你呀!”

孙二看那老头还真精神,这都即将一百岁的人啦,还活得那么年轻,身穿着一身大红的衣服。

他便在想,这人都说龙有九种,其实人又何尝不是,人生百态,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

主持人这时插话道:“观众朋友,既然这样,我们首先祝愿这位朋友的东西,他是对的!”

张复见话都主的差不多了,便趁机说道:“怎么说这件东西,他还真是一件天球瓶,还是一件明代成化时期的斗彩瓶,斗彩在明代就是成化的最出名,但是呢,却都是一些小器物,大件器物较少,到了清朝康雍乾三代,达到了制瓷的巅峰,这才能够炼制成功这种大件的斗彩瓷器!”

现场观众少有了解如此详细知识的,当然也有些专业性的玩家,还是对此相当熟知,便带头鼓真起了掌。

张复接着说:“你们看这上面的青花,这个莲花纹,很简单,也非常有层次,有露白,也有非常深的地方,布局非常均匀!你们再看这个绿色,这个绿彩,还有红彩,黄彩,搭配的特别干净漂亮,没有任何杂质,而且还有深有浅有立体感。啊,这个有层次,所以就感觉这个彩啊,活,他不死板!”

观众听到这里,从张复的语气里,便知道他是肯定了这件天球瓶,知道其价值不菲了。

场下的一些专业人士,便想着跟持宝人拉个近乎,可能有人想入手购买了。

张复则继续说道:“这个胎还非常细腻洁白匀净,釉面特别平整,用放大镜看哪,你看那个气泡均匀且大,这就说明这个东西的年代了!”

“啊!这个东西是乾隆官窑里面最高等级的物件了!”

哗……

全场的观众开始爆炸了,坐在前排的专业嘉宾也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说这件东西才是密阳市出现的国宝级文物。

孙二听着张复讲解陶瓷专业的知识,深有启发和教育,他自觉自己的知识还是非常缺乏,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鉴定大师,他还是寻句话,没有现场意念提醒和透视眼,自己绝对不会百分百的鉴定一件器物的真伪。

这就是差距啊!

他看向老态龙钟的张复,内心里不由地佩服起来,他说的每一点都是恰到好处,准确无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