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你就是孙二?/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身边有一个狐狸精,昨天晚上差点将他榨干,而外面也有个心急难耐的小天鹅翘首期盼着他能够与其比翼双飞。

袁刚用红唇轻点着红酒,而孙二却是喝得火烈的白酒,正与旁边一个妹子眉来眼去。

那个妹子,打扮得十分火热,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助理(mishu)。孙二跟苏磊,孙宇和李子秋等人打得火热时,曾经经常与这种人有过酒场,也见识了这些妹子的厉害之处。

她们不仅酒量奇高,而且都是情场上的高中手,每每会令心潮澎湃的男性大床上翻船。

孙二喝着酒,却发现袁刚根本不在乎,还跟那个妹子也碰着杯。

他便想,这老女人,或许根本不想只跟着自己,她只把自己当作了生命里的过客。

对于这一点,孙二非常欣喜,他更不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再进入他的日常生活,他的女人已经足够多了。

年轻漂亮的妹子,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是那种又长又粗的大毛衣,领口却是开得极大,不用低头便可以一窥其中的内含。

孙二看得,又跟妹子干了一个。

这时,那个老板走了过来。

“滚开,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的美人喝酒?”

孙二不语,他并不认识这个人,包括刚才那妹子,他也不认识,他只把这各场合当作情绪发泄的机会。

他根本没有什么想法,都是任由情绪天马行空,做事也是做到那里算那里,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你确定?”孙二的脸子一下就黑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旁边一个男人喝得歪七倒八的,走过来喷出一嘴酒气,差点将袁刚熏倒。

袁刚喜欢喝酒,却是只喜欢红酒,这与她浪漫的情怀相关。

好喜欢西方式的生活,当然也喜欢东方的男人。

她曾经说过,如果东方的男人生活于西方的环境里,那对于她来说,是再幸福不过了。

“你说话注意点!”袁刚生气了,因为那个人的酒喷到她身上。

“哎呀!老娘们,怎么着,你是找刺激吗?信不信,我找几个人伺候得你今晚上爬不起来?”

那个男人立马就火了,他的身后也站过来几个醉汉。

“大哥,他欠揍!”男人指着孙二道。

得罪他的不是孙二,而是袁刚,男人却指着孙二说,这令孙二感觉到十分意外。

“呵呵,是吗?”孙二仍然面色平静,将杯中的烈酒一干而尽。

“不杂种,装什么酷?裤头都没穿好,来这里装酷?”男人身后的那个所谓的“大哥”一抬手扇过一个巴掌。

啪!

掌声清脆,一个痛苦的叫声传来。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痛叫的人并不是孙二,而正是刚才找事情的男人。

“大哥!你怎么打我啊?”

大哥不敢相信地看着手掌,正从男人的脸上滑落下来。

这怎么可能?

“草!大哥,你喝大了,让我来!”身后一个青年看不过去了,从二人身后挤过来,抬腿便踢。

另有一个青年也过来,拿起一条椅子就砸。

场面要爆啊!

孙二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些人在他眼里,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算。

咔嚓!

青年用的力量这是要多大,那条椅子直接砸断了。

另一个青年的力量也不弱,一脚便踢到了下腹的下腹。

男人直接就跳了起来,刚捂着下腹的下腹,正在呰牙咧嘴。头顶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顿时便头破血流。

“你们?”

“我!”

“二哥!”

哈哈!二哥?

孙二直想笑,这可真巧了,二哥的老二被整惨了!

看着两个傻逼青年,目光呆滞地喊着男人,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袁刚也笑了。

站在外面的蓝天,发现了孙二与人打架,她本来是进不去的,却因为保安被打架吸引过去,便悄悄地溜过去看个究竟。

这小子厉害,我就知道他很厉害,我好像看到他还会飞,而且从三层楼飞走的。

蓝天满脑子里都是昨天晚上的回忆,好将头探出来,发现孙二不见了,她光着身子追,却见一个人影从窗外飞走了。

当时,她惊为天人。

“小子!你什么来路?”男人被整惨了,开始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子非常奇怪。

孙二哈哈一笑,将一杯烈酒端到他的面前,一把拉过他来,道:“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告诉你!“

“你敢?”那个老大也发现了孙二的怪异,生怕那个男人吃亏。

嘭!

那个男人还真是吃了亏,被他大哥一脚踢飞出去,而他的嘴里刁着一只酒杯。

酒,已经下了肚。

又酸又苦双辣,他的眼泪都流尽了,红肿着双眼,双手不知道想要捂下腹,还是去揉搓眼睛。

血,也从头顶渗了出来,顺着脸旁流下来。

“帅哥,别打了,他是我老板,也是我哥!”

“唉油我去!好妹子,你别哭啊!”孙二直以为这妹子是那个老板的,却没想到这个老板是她亲哥。

从这一点上看,孙二是误会她了。

妹子求情,看在她陪自己喝了三大杯酒的份上,孙二一把搂过她来,走向那个男人。

“大舅哥,回去好好养伤,妹子就借我用上两天啦!”

孙二说完拽拉拽拉地从他旁边走过,气得那个大哥和小弟们牙根都咬破了,却不敢再动。

妹子在孙二手里啊!

他们以为孙二是拿妹子当人质,想让她陪着走出酒店。

那个男人却意识到什么,当场就跪下了。

“老板!我错了,你把我妹子放了吧!”

“你没错啊!”孙二故意装作喝大了,歪着身子手还在妹子身上乱摸。

妹子不敢动了,看着她哥哥,哭求道:“孙大师,我哥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把他当个屁放了吧?”

“孙大师?”

“那个孙大师,难道就是鉴宝的那个?”

“对啊!你们眼瞎啊?不还是去了节目现场吗?”

妹子他哥当场就晕了,抱着孙二的大腿就哭上了,被要清醒后,他一直痛苦着,现在好不容易搞清楚了事实,内心里那个悔恨不用提了。

“妹子,你好好陪一下孙大师,哥几个赶紧过来道歉!”

其他小弟都软蛋了,趴在地磕头如倒粪,只有那个大哥却目光阴狠着瞪着孙二。

“你就是孙二?”

“……”那个男人一脸懵逼,他真不知道大哥是不知死还是不知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