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顾敏遇险(三更)/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什么?”

孙二面对妇人的目光,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妇人却是笑道:“你身上那股极阴之气,好像正是鱼人族,不,是东华族的气息!”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东华族?”孙二顿时就头大了。

孙二虽然知道对方是燧人氏后裔,可是她的岁数不大,她不是她的祖先,是那种活了数千年的妖孽。

即使如此,即使她活了数千年,东华古国也是历史上一个少为人知的势力。

东华国没有被当时的诸侯承认,他们立国的时间也极短,被灭亡后也被后世皇家经典隐藏,没有正式的记载。

只有他们这些武林隐世门派的掌门,还从历代的传承中获得关于东华王国的部分记忆。

“我们族系,每一代人都有人参与历朝历代的权力更替,天下没有一个门派或者世族,能够像我们这样暗中控制着每一个朝代,墨家也不行!”

轰!

孙二感觉到身子不停地摇晃,他以为地震了,其实他只是受了巨大的震撼。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像今天这样无助,一个灭亡了的大族,其后裔竟然操控着后世历代王朝,这是一种何等的存在。

“只是,我们没有寻找到合适的机会东山再起,因为我们的人数极少,不能形成足够的力量推翻历朝历代,只能蜇伏于王权中心,韬光隐晦,然后伺机而动!”

“算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天下之势,大势所趋,时势难耐!”

“没有!”

“呵呵,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过些日子我就来接你!”

这句话是我自己说的,你若是听说过,那才是奇怪的事,孙二暗自一乐,知道妇人肯定不知道这话的意思。

孙二走后,妇人却是一脸笑容。

她轻呸道:“这个坏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是劝我放弃挣扎呗!”

其实,她又何尝不想放弃,五万年的努力,燧人氏直率血缘后裔越来越少,包括她在内,总人口已经不足一百个人。

再这样下去,如果不融合混血,血缘保持的纯正又如何。

现代化的科技发达,她既然活在这个时代,必然也是学习过现代化知识的,她也知道优生优育的理论。

她的祖先也有人想要改革,想要打破传统,想要与其他民族融合,然后来提升燧人氏后裔的繁殖能力。

人类之所以能够不断地向前发展,其最大的原因之一,便是民族之间不断地融合。

“姐,我还能生育,小子,我吃定你了!”

孙二还不知道,妇人正在打着他的小盘算,想要让他来当种子。

他出了警局,直接又去见了顾长令。

“她说的都是真的?”

顾长令听完了孙地的讲述,满脸的迷惘,显然他对当年之事不太清楚。

“舒芙佳不可能说谎!”

“唉,天意啊!”顾长令回想着往事,又想起大战之前,他与孙正山已经冰释前嫌,现在更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内心里无比的惆怅!

“我对不住你啊!”顾长令不由地伤感不已。

孙二却道:“说这话的应该是我,至少也应该是我父亲!”

顾长令把手一挥,道:“有些事,可能谁也说不清楚,现在讨论也没有意义了,既然你要去东海见你母亲,我也不能再帮你什么了,就送你一坛好酒吧!”

“酒?”孙二非常意外,心说这老家伙这是几个意思?

“不要以为这是普通的酒!这坛酒只有一坛,说来也巧了,这还是玉泉派第十八任掌门曾经赠送给我家先祖的,现在却又是转送回去!”

“还有这事?那这酒的年代不小了!”

“是啊!你们第十八任掌门赠酒时,就曾经说过,如果这酒顾家喝不了,那么待有缘人前来索回!”

孙二再问,顾长令也说不上什么来,他只是从先祖那里遗传下来的这么个历史信息。

他与顾长令没有可谈的了,知道再说那些过往的伤心事,只会徒增烦恼,便与他喝起了小酒。

二人正高兴地喝着,顾敏过像吃腥的猫一样,从外面进来了。

“我听说你来我们家了,果然又是来蹭酒喝的!”

孙二听着她不阴不阳的话,看着她红一片白一片的脸,苦笑一声:“那就坐下来喝一杯吧!”

顾敏出身于酿酒世家,自然是超级能喝。

如果这是面对普通常人,她虽为女儿身,却也能放倒数址条汉子。

可是,顾敏不傻,孙二可不是普通人,如果想用酒放倒他,除非还是活在那个臆想出来的篇章里。

顾敏知道做做白日梦就行了,现实中,想要征服孙二,必须要用非凡的手段。

“不喝!我劝你走吧!”

“那有你这样的待客之道?”

“没有吗?主人不愿意招待你,你还厚着脸皮不走,我想问这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嗨!”孙二看了看顾长令。

顾长令老脸一黑,厉声道:“算了,以后你不要打他的注意了,如果你还有幻想,那我只能与孙正山亲自出面,正式声明你们两个绝对不可以在一起!”

孙二越听这话越是不对,这种男欢女受的事,那有那么多麻烦,男不亲女不爱,二人一拍即散,何必还要这样兴师动众。

“爹!”顾敏哭了,掉头便跑了。

孙二觉得再待下去,浑身也不对劲了,便跟顾长令告辞走了。

他出了顾府,沿着大街向前走,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巷子。

巷子很深,是京城那种古老的巷子,也称为胡同。

胡同的深处,有一座灯红酒绿的门头,门口还站着数位花枝招展的女孩。

女孩的衣服可以说简直就是浪费衣料,与没穿没有什么两样。

看着那暴露的衣着,孙二一阵恶心,他正想掉头走掉,却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混蛋,放开我,我可是,是,顾……”

后面的声音很吵,孙二没有听清楚,但他听到了一个“顾”字,脑子马上便打了个激灵。

“顾?顾什么?还是一个女孩?”

不好!这里距离顾家不远,该不会顾敏情绪失控后,一怒之下误闯了这些肮脏的场所。

【作者题外话】:问:一头驴和一头马,生下的孩子为什么叫骡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