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再喝就疯狂了/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省曲泽市,第一天晚上。

“这家伙今天还真的喝大了,参观一个大美女洗澡,他竟然能看睡了!”

袁刚洗好澡出来,发现孙二已经歪斜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没有去打扰孙二,而是坐在沙发上,就那么光着身子倒了一杯红酒,然后慢慢品尝起来。

等孙二醒来时,已经是次日中午。

他一个翻身起来,看到袁刚就在他房间里。他揉搓了一下头,知道昨天晚上又没有设防,这一次真的喝大了。

他开始回忆昨夜的事,由于二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他也就不担心别的,便问道:“我昨天晚上有没有说胡话?”

也是因为傍边有袁刚陪着,还有张复和杨莫陪着,孙二这才敢放开了向海里喝。

“有啊!有两个狐狸精总向你怀里钻!”

袁刚说着坏笑着,还比划着钻的动作。

孙二一个猛扑将她抱着,然后轻着气向她脖子里灌,因为她已经穿好衣服,是那种大毛领的,所以热气便在她的脖子里流动,吹得她好痒痒。

“爷,你就这么吹那两个狐狸精的!”

“嘻嘻!哈哈……啊,救命啊……”

房间里,昨夜没有吹响进行曲,早上孙二便决定找补回来。

完事了,孙二看看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便问:“今天没有活动吗?”

“这三天都是海选,没咱们什么事,有杨莫叔叔他们呢!”

“我除非不睡,这一睡总能睡得惊天动地!”

“你平时不睡觉啊?”

“睡啊!可是一般都睡得少!”

袁刚则偎在他怀里,问道:“如果昨天晚上你观看的是一个陌生的尤物,你会不会睡着了?”

“这个问题,我就不告诉你了!”孙二擦了一下老女人的鼻子尖,别有意味地说道。

“我看你睡得香,没敢打扰你,可是看你不懂得欣赏美女出浴,我就有点伤心!“

孙二知道她有文静气质,便笑着说:“下次一定补上,我一定看个够!”

袁刚则笑嘻嘻地捶了他一下,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孙二却在心里想:“女人怎么这么奇怪,你说床都上了,事也办了,还总想着法子让男人看她!”

“不过,更奇怪的是,这些女人没有跟男人之前,还总把自己捂得结结实实的,好像她们是什么宝贝!”

唉!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孙二最后总结出这么个结论,便收拾了一下,说要带袁刚出去吃饭。

张复自然已经知道孙二与袁刚的关系,孙二也不怕他知道,他们两个老少配,也算是人间奇芭。

不地,相反的是,这个老家伙好像一生不近女色。

当孙二听说这件事后,他总觉得汗颜,每每张复看到他带着美女出入时,目光部有不正常的神色。

张复不管孙二,孙二与袁刚正想下楼去,杨莫却不解风情地凑合上来,道:“正好我老人家肚子饿了,要不带上我?”

孙二嘿嘿一笑:“干爹,你老人家就在家等着吧!”

转过脸来,他却又腹黑道:‘饿你个头,当电灯泡还差不多,再说这老家伙怎么就这么没脸皮,他自个的女儿甘愿送给了我,还不在乎我有这么多美女老婆,我真是醉了也!”

出了酒店,孙二不在摇头,袁刚笑道:“小心把头摇掉了!”

“要不你试试,看能不能摇掉?”

“呸,没点正形,三句话不离本行!”

“是啊!离了本行,我也不叫孙二了!”

袁刚自然知道孙二说的头是什么,所以也是被她说的脸色一片红晕,一时真有些情动。

杨莫却是盯着二人背影,叹道:“嗨,这没心肝的,我对你这么好,连个饭都不请我吃!”

孙二和袁刚来到外面小吃摊上,点了好多的烤串,又要了点啤酒,二人吃得很爽。

最后,二人吃地差不多了,孙二又让老板打了包,多买了好多。他怎么会忘了那个好事的干爹,那个半大老头像个孩子,他可真不好意思凉着他。

拿着烤串,二人来到大街上。

前面,就是一条热闹非凡的街市,两边全是年轻爱玩的小酒吧。

袁刚从来没去过这种地方,今个却是心血来潮,因为好听说孙二在这种地方暴打过三个小混混,而且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她是听梁茹说的,还别说,自从袁刚入了孙二的女人圈,她的人缘极好,没有几天便得到了梅芳琼等女人的认可。

尤其是这个梁茹,由于也是文化人,只是由于家境的原因,这才可惜了她的文才,但是,她最佩服的就是文化人。

不仅如此,她也一直在研究饮食配方,因为孙二说过要将她的配方收购,然后拿到美食大赛上去获奖。

现在收购不用了,参加大赛却成了梁茹的梦想。

当然,孙二知道她那配方真要想要大赛上一举夺奖,自己不免要亲自出马烹饪。

这是题外话,却是后话,这里一提而过,却说这个袁刚。

袁刚当然是从梁茹那里知道的,所以孙二暗骂了梁茹那个小浪,已经在思量着下次见到这个小浪,要如何收拾她了。

袁刚见他在那里愣神,正想催促他赶紧去酒吧。

前面街道上,却有三道靓丽的风景线出现,只不过却是一闪而过。

孙二虽然内心里在盘算着梁茹的事,目光却是一直盯着街面。

咦?

花眼了!

孙二觉得自己的视力不可能花眼,即使不开透视眼,数百米之内的景物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还有她?

她们怎么可能出现在京城?

在袁刚的拉扯下,孙二还没想明白,便被拉进了一家酒吧。

袁刚也是放开了,又是嗨歌,又是喝酒,这一次她喝了好多啤酒。

平时不喝啤酒只爱红酒的女人,而且是一个喜欢制造浪漫情情的女人,一旦放纵开了,后果不堪设想。

喝到最后,袁刚的嗓子都唱哑了。

“哈哈,你知道吗?”

“什么?”

孙二扶了扶她的肩膀,看着她弯着腰扶着墙,不停地呕吐,还嚷嚷着要回去继续“嗨”。

不能再让她喝了,否则不是自己回不去了,而是她就要疯狂了。

孙二在猜测着,如果让一个年纪较大又寂寞难耐的女人疯狂起来,可能连火车都阻挡不住。

【作者题外话】:打滚卖荫地,切切实实地,求一波订阅求评求赏求票票求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