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赌输就死/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夜短暂的长谈,孙二便了解了肖郡主的身世和来历。

珠藏高原的边缘,有一个古老的古国遗址,仍然生活着一个巨大的隐世世家。

肖家,便是这个掌控着古国秘密的世家。

当年,西凉国王杀死武威大王后,又被别人所灭,他的后人便带着遗民来到了这里,肖家正是其中的权臣肖光之后。

肖家发展到这一代,只剩下肖郡主一个人。

当年,西凉国王有令,肖家的全部女性后人,生来必是郡主。

西凉国虽亡,历代后人却一直逢行这个君令。

肖郡主的名号便是如此得来,孙二得知此事,这才知道这个郡主称呼的不假,原来确实如此。

说这个肖郡主为什么又跟孙二联系上了,她又如何成为了仙女的最后一个花后。

这里面更有一个故事在里面,讲的是仙女被封印于华山脚下的前几天,刚好从西方游历回来。

她途经珠藏高原北缘,然后路遇肖郡主的生母。

其生母正被一群恶徒欺凌,幸遇仙女路过相救,便许下一诺,说是腹中胎儿得她所救,所以生下来之后,一生便为其奴仆。

这种巨门世家,向来是认死理的,对于身份形象看得极重。

所以,肖郡主的生母生下她来之后,便信守承诺,在肖郡主长于十六岁之际,立马将她送到中土。

到了中土,肖郡主这才知道仙女被囚,她多方打探,通过为数不多的熟知的中土宗门,打探到了孙二的下落。

由于,肖家有一种异能,这种能力说是异能有些勉强,反正就是一种特殊的能力。

只要肖郡主锁定了追踪之人,她便一生不再失去他(她)的遗迹。

这便是孙二一直困惑的原因,为什么肖郡主会随时找得到他,而她手里拿得那个仪器,只不过是她为了掩人耳目装个样子罢了,根本不是什么卫星定位仪器。

孙二听到这里,便问:“那四个女孩,便是你的奴仆?”

“正是,她们是追随我前来中土的四个农奴!”

“农奴,也,也长得那么漂亮吗?”

孙二感到十分惊讶,也有些口吃。

他似乎意识到什么,心想特么地真让老子开后宫。

多一个肖郡主,那是自己命中该有的,那么这四个所谓的女仆,按照世家规定,她们追随主人嫁人后,一定会成为男主人的妾室。

哦!

孙二一口闷了伏特加,那是半斤大半瓶,全部入了喉咙,一股火辣的感觉涌了上来,孙二感觉到好爽,他不由地狠狠地捶了一拳桌子。

肖郡主看他难受的样子,却是笑了:“你本应是皇上,前一世没有得到皇位。现在过了二世,上一世生来便死了,没什么记忆。这一世,你就好好地享受一下人间的生活吧!”

孙二直接握着她的手,问道:“可不可以在去见仙女之前,把你给了我?”

“我?”肖郡主谈及此事,反而没了往日的镇静,脸色一下变得微红,耳根子都泛起了红晕。

孙二放开她的手,道:“那算了!”

“可以,不过你会恨我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肖郡主犹豫一会,回想着仙女搭救母亲之后,临走留下的记忆片段,那是投放在一块奇异的石头之内的记忆。

仙女曾说,这些记忆,只有等到那个男人得到你之后,肖郡主才能将石头送于这个男人。

她摸了摸怀里的石头,引得孙二以为她要脱衣,立马制止她,道:“算了,不愿意就算了!”

看着他一幅难过的表情,肖郡主猜测着,他一定是非常想知道前一世的记忆,或许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一些,只是残缺不全。

这种情况,可能会令他更加痛苦。

她有些心不忍,摸了摸石头后,随手真的是解开了衣服。

孙二震惊了,他有些不解,这么一个中二的女孩,一下子变得沉稳冷静,按说她会非常在乎别人的目光了。

可是,她解衣脱衣,却并不在乎旁边还坐着的邓李丹琪。

那个绝世大boss,却好像绕有兴趣地看着肖郡主脱掉了外衣。

肖郡主只剩下了小衣,脖子上却显示出地块奇异的石头。

她将石头摘下来,放到孙二的手里,然后动情地说:“但愿这是我做过的唯一正确的事情!”

“你,你为什么要答应你母亲,一定要过来做我的女人?”

“报恩只是一面,我的前生其实也与你有关!”

“哦?”孙二知道了,肖郡主后面再说出来的话,又与前生有关,那么按她的话的意思,她可能也是自己前生的女人。

“不!你想错了,其实西凉国王杀你,最大的原因是我!”

“啊!”

孙二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圆瞪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你,你?”孙二变得气愤不已,因为西凉王杀他这段记忆,他已经恢复了大半。

现在,真实的原因揭开的越来越多,肖郡主又将众多原因之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说出来,孙二自然是非常惊愕。

“最大原因是什么?”

孙二冷静下来,声音变小,缓缓地坐了下来。

肖郡主看了一眼邓李丹琪,目光幽怨地陷入了怅惘。

“说来话长,我就简短一说,我当年号称高原第一美人,而这个邓李姐姐的前生,则是塞外第一美。”

“她?”孙二指着旁边的邓李丹琪,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大尤,物果然有问题,怪不得肖郡主允许她留下来。

“我们自幼认识,关系非常要好,相互称为姐妹,可是有一天,我们都听说了你要来攻打西凉。”

邓李丹琪听她讲得烦,插话道:“就是,我们都喜欢你,便打赌,说如果是你赢了,就是我嫁给你,如果是你输,就是她嫁给你,结果……”

后面的话不用说,孙二也明白了。

肖郡主却急了,解释道:“其实我也是希望你赢的,虽然我怕你赢了,你就是她的人了!”

“那为什么你却选择了我会输呢?”

“因为,我去见西凉国王后,让她劝说国王与你和解!”

“后来呢?”孙二急切地想知道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