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梅庄毕真的装比/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东妮还是了解孙二的,因为她们都等在外面,便挡着外人直接进到房间,所以这门关与不关没什么两样。

同样,外面的女人没有孙二的同意,是不会主动进来的。

于是,蔡东妮选择直接推门而入。

看到是她,孙二本来也无所谓,便心平气和地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他并没有透视出去,他怕看到鲜血淋漓的场面。

他已经见惯了杀戮和生死,他不想再有流血事件发生在自己的女人身边。

孙二有了一个想法,但凡某个人不是真正的恶贯满盈,他不会再出手将他杀死,顶多就是往死里折磨折磨而已。当然,他并不排斥杀戮,有时候杀戮比仁慈更能扼杀邪恶。

所以,当他听到了蔡东妮的讲述,他那满腔的热血还是沸腾了起来,将已经压了下去的火焰再次点燃。

梅庄毕?

孙二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将桌子砸烂。

满地酒水碎成了渣,他急招匡霞显身。

匡霞未等他打电话,已经全付武装来到了房门前。

“爷,已经将梅庄毕的人包围了!”

“他想干什么?”

孙二见匡霞已经到了,心里也是安慰,知道她可能提前做了准备,至少也是在爆炸后立马赶到了。

这样的话,他觉得普通百姓的牺牲可能会小许多。

果然,匡霞说:“他想炸死的人是你!”

她的声音虽小,生怕孙二生气,却没想到,孙二仿佛已经猜测到,狂笑不已。

哈哈哈……

梅庄毕!

果然是梅柏集团年轻一辈的翘楚天娇,可惜你此生遇到了我。

他拿眼打量了一下,梅庄比使用的炸药还是国际上最先进的。

他透视过后,发现梅庄毕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桩大楼的顶部,正拿着望远镜向这边观望。

哼!

孙二个个纵越直接飞了出去,留下两个光溜溜的美佳人面面相觑。

肖郡主两眼发光,惊叹道:“大王还是那么雄壮!”

“啥雄壮,用的什么词,真老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你……”肖郡主白了一眼邓李丹琪起身穿衣,与外面的姐姐们见了面。

袁风日得知孙二原来是如此之厉害的人物,竟然吓得瞠目结舌,她不枉此生能与此等男人结合,真的是感天谢地。

这是什么心理,这人有毛病吗?

有没有毛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只是身在其中的人最能明白个中滋味。

孙二飞走了,直接到了梅庄毕所在的大楼。

楼前设置了保镖岗哨,楼顶的保镖更多,里三层外三层将梅庄毕围在中间。

孙二根本不惧,直接跳上了楼,站到了梅庄毕的身旁。

他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找他谈谈的。

梅家已经这样了,梅庄毕不把主要精力放在发奋图强,重振门风上,反而还有心思和精力跟孙二相斗。

“我知道你厉害,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

梅庄毕似乎知道孙二能找上门来,他早见识过孙二的厉害。

孙二能以已之力,力挽狂澜将梅柏集团打击重创,大伤元气,从此再也不是华夏顶尖的家族世家。说明孙二此人,不但身怀绝技,而且头脑十分发达。

梅庄毕根本不看孙二,他收起望远镜,道:“差点主炸掉你了!”

孙二淡然地一笑,也不去看他,而是看向前方那栋大楼。

“你知道你们梅柏集团为什么会失败吗?”

“原听其闻!”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哈哈!好一个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的意思是我是失道者?”

“你觉得呢?”

“当然,你肯定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你才会这样说,而在我眼里,你也不是什么得道者,你的所作所为,难道就是正确的?”

孙二道:“对与错,是别人评说的,但我一直以来,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问心无愧!”

“那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心里也是觉得我自己做的才是世间正确的事情,你又要做何解释?”

孙二不想与他胡搅蛮缠,冷声道:“我说过,对与错是别人评说的,关于我的是非对错,好像已经有世人评价出来,至少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只是以我自己的心性评断的!”

“而你,自以为是,好像自己是整个天下最聪明的人,所以你总以为自己是对的,那么你听过世人对你的评价吗?”

“当然有!我所获得的荣誉无数,这便是世人对我的评价!”

“荣誉?”孙二自然是想起梅芳琼给他的关于梅庄毕的荣誉信息。

“哈哈,好!你说那些荣誉,我便想问你,以你的至高世家子弟的身份,无论参加什么大赛和考试,其中是否全部是你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结果,你的那些荣誉,是不是都渗入了情感因素在里面?”

“什么意思?”

梅庄毕有些不解,他确实非常有自信,从小到大,他不需要家人的帮助,也不让家里的长辈帮他铺路,凡事都是亲历亲为。

他凭借聪明才智,没有任何人的帮助,这才走到了今天,取得了无数的荣誉。

孙二却是将手一摆,道:“差了,差了,你真的错了!”

梅庄毕气哼哼将身子转过来,冷冷地盯着孙二,问道:“什么错了?”

“看来,你你自己没错,错就错在你的长辈们,一直都在暗中相助于你,也就是说你所取得的任何成绩本来也是不错,只不过不可能达到至高,你的那些至高荣誉,都是在长辈暗中相助下,得到了考官和其他人的帮助,这才一路绿灯走到底,最后有许多荣誉成为至高者!”

孙二的话彻底将梅庄毕震惊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怎么可能?”梅庄毕有些愤怒了。

他挥舞着拳头,怒道:“你别血口喷人,我自认打不过你,可是今天我就要与你单挑!”

他将保镖和杀手喝退,清理出一块场地,然后脱去了外套。

孙二并不动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回去问一下梅亦和族中的老人!”

“不!今天不是你打死我,就是我打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