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妙龄女郎/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孙二的话,众人的眼前在转圈,张复和邢老也都听得迷糊,

其实,邢老也看出了一点端倪,他只是想听听孙二是如何解释,用来验证自己的推测。

邢老虽然不敢断定年代,但却坚信不是清朝的。

孙二接着道:“大臣把古佛找来后,一个工匠眼尖,说这是一件北魏的古董,价值不菲啊!”

大家听到这里,便意识到了什么。

孙二趁热打铁,如果再铺垫,就没什么意思了。

“大臣说不就是一件北魏的佛像吗?你们看咱们制造出来的这件精品,却是佛像制造史上的绝品,反正我纵横一生,从来没有见过品质色相如此极佳的佛像,咱们不能把这件佛像送给西方人!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便把北魏佛像重新加工了一下,当作了一件伪造品送给了西方特使唤!”

张复不上地汗颜,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不,在考古界,在古董行,越老越有价值,怎么可能自己就看不出来佛像的真伪。

他那里知道,不但是他,对于佛像有独到研究的邢老,也仅仅是怀疑而已。

即便是强如孙二,他的透视眼初始也没有鉴定出来。

这只能说明一点,当时那些能工巧匠的改造水平真是厉害。

女郎听孙二讲完,立即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孙二。

孙二直觉得一了香风扑面而来,接着便是一团软绵轻压上来,再然后就是两只小玉手在自己的后背后捏了两下,他还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某种热度轻轻地刮了两下。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他紧张地呼吸几乎停止。

他不知道,这个妙龄女郎为什么会给他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袁刚刚是看清了,因为她是女人,对于女人非常敏感。

妙龄女郎勾着孙二的背,翘着一只腿,轻轻拥抱孙二时,袁刚的目光便没有离开过女郎。

女郎是用脸与他的脸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二人分开时,女郎还悄声说:“我看过你上次的鉴宝节目,我想请你录制完节目后去一趟我家!”

“啥?”孙二一脸懵逼,这么快就邀请自己去她的家。

污!

这什么情况?

孙二以为女郎是那个意思,可是也不用这么赤罗罗的吧?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你就面朝大海,想要花开吗?

啊!

孙二还在自恋中不可自拔,女郎的目光幽幽地一转,轻笑道:“去帮我鉴定一下另一件东西!”

持宝人说完踩着欢快的步伐,在主持人的欢送下离场。

女郎就这么走了,可她还没有询问佛像的价格。

当孙二回过神来,内心尴尬,外表却是火热,故意开着玩笑地看向女郎的背影,道:“刚才拥抱时,我已经告诉了她这东西的价格,大家想不想知道?”

噗!

孙二的反应也是绝了,如果让人知道他其实已经尴尬无比,这只是用来掩饰尴尬的手段,还真要怀疑现场的观众会不会喷饭。

走回座位,主持人紧追不舍,他不可会放过孙二,问道:“那就请孙先生定一下价格!”

孙二说:“这东西已经是个二不像,没有真实的价格,如果真想定价,那只能二合一,取个中间值,就是北魏的这种佛像的价格与清朝的价格,取一个中间值比较合适!”

台下有人便不同意了,说:“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这样一件东西,正好可以说明它的历史意义,还有佛像自身的意义!”

“你们想啊!原来的北魏佛像已经不凡,再经过巧夺天工的工匠改造过后,其价值必定要呈数倍增长,就像前面的那件宝物一样,绝对不是乘以二那么简单!”

此人的话,直接将这件佛像的价值说上天了。

孙二也是无语,他也不知道这东西要如何定价,便也无法反驳此人的言论,只好任由此人胡说一气。

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不管小心求证,只管大胆胡说!

主持人见孙二认同这个人的观点,便面对镜头,他要给全国的观众一个正式的交代,说道:“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以后这件佛像到底可以拍出一个什么价位!”

一阵欢乐的中场音过后,第三位持宝人就在主持人的话语落下,来到了他的身后。

主持人表面了惊讶的样子,开玩笑说:“玛呀!吓我一跳,持宝人不经批准就上台了!”

开过玩笑,美女持宝人挽了挽头发,不过这个美女也就是普通美女,并没引起孙二观注。

五大嘉宾纷纷上台,来到了藏品之前进行鉴定。

鉴定过后,其他四人都下了场,邢老扶着桌子依在那件宝物前面。

主持人看他的目光没有异色,便知道这东西不是什么宝物。

可是,他也不能冷场,便询问持宝人:“这是鸡血石吧?”

持宝人一脸笑意,充满了自信,笑道:“对,这就是鸡血石!田黄鸡血石!”

没等主持人继续问,持宝人便继续自我介绍:“我的这个东西,是我跟我老公结婚时,我公公送给我们的!”

主持人便问:“你公公是买的吧?”

持宝人道:“是他花了五百万买的!”

现场观众发出一声声惊叫,主持人趋势说道:“现场观众,你们见过这么漂亮的鸡血石吗?”

观众们都摇头,确实这块鸡血石颜色确实漂亮,红色部分艳红无比,其他部位的颜色也都非常明亮。

主持人的鉴定水平毕竟有限,邢老没有特别的神色,并不能说明这东西一定是假的,就像第一件藏品,张复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令所有的人从天下掉到了地上,又从地上飞上了天。

他便笑道:“我觉得这东西是真的,你们觉得呢?”

观众们还没出声,持宝人说话了,道:“我公公就没有假东西,这肯定是真的!”

观众们便笑,有些人笑得很开心,都觉得持宝人有意思。

孙二也绕在兴致地听着主持人和持宝人开心地说,主持人听了持宝人的话,开心地叫道:“喝……听,这口气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