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假的“十八罗汉”/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持宝人说他的十八罗汉才是曲泽市的‘国宝’,孙二便仔细查看了一下那些罗汉。

这些罗汉,如果不走到近处,只是远远地望过去,不知道的人以为是佛像,其实那些东西是铜器。

铜器也属于青铜器鉴定方面,所以负责人便是刘东鱼。

刘东鱼顶替齐修平,从上台来后,还是一言未发。这是一个沉稳老实的人,也是一个职业素质不错的人。

当然,首先他年轻,指的是在行内的资格年轻。

他懂得礼让,懂得人前谦虚,这正是张复看中的地方。

张复不想再出问题,所以选人的时候,首选为人品质。

刘东鱼上的台来,看过这套“十八罗汉”后,确认这正是“铜胎掐丝珐琅”。

孙二看过后,只是愣了一会,觉得其中有问题,但是为了让刘东鱼锻炼发挥,他不好抢了风头,便默默地坐回了座位之上。

刘东鱼却是无意地瞄了一眼他的背影,又看看张复,然后才站在桌子前面。

主持人便打趣,道:“这位大师,首次出现在我们国内的鉴宝节目中,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他,他就是某大学的某教授的弟子刘东鱼先生!”

台下掌声如潮,大多都是送给刘东鱼的老师的,他的老师的名声还在齐修平之上。

名师出高徒啊!

有人便感叹一声,非常期待刘东鱼的表现。

刘东鱼也不怯场,拿起其中一个罗汉,反过底座,指着说:“这个呢,里面是空心的,不过每一个也有七八斤重,我手里的这个叫长眉罗汉!”

主持人便道:“每一个罗汉的名字都不一样!”

持宝人也附和道:“对!‘

刘东鱼则笑道:“这个样貌啊,神态啊,都不一样,真是漂亮!”

大家可能都看过《西游记》电视剧,演到最后,唐僧师徒四人上了如来佛祖的大殿后,看到了前后左右的五百罗汉,就是那些形象。

眼前这“十八罗汉”只是选取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十八个,形象比电视里看到的那些还要逼真的多。

刘东鱼接着说:“后面还有款呢!啊,大清康熙年制!”

主持人假装惊叹道:“这么多啊!这宝贝是从那来的?”

持宝人笑了笑,说:“这个呀!原来供奉于曲泽市一个大户人家的的祠堂里,由于修公路要拆这个祠堂,大户人家的子嗣不能平分这些宝贝,便考虑把他们卖掉,我们可能与佛有缘,去他们那里请了很多次才请回来的!”

主持人坚起大拇指点了个赞,又道:“那请这宝贝花了不少钱吧?”

“六十万啊!”

“六十万?不便宜啊!那咱们听听专家怎么说!”

话题交回给刘东鱼,他已经坐回座位上。

“这个掐丝珐琅的制作工艺并不简单,他的这胎先要由铜打制出来,完了再焊接,就是把铜丝拍扁了粘上,然后还要加温加热把丝定住,定住后还要点蓝再烧再磨,最后再镏金。”

他这等于把珐琅的制作流程说了个大概,虽然流程没几个程序,懂行的人却知道每一个环节十分复杂。

“太复杂了,很复杂!”主持人跟着强调了两遍。

主持人刚刚自喜,以为这宝贝好啊!

刘东鱼却是语气转变了,道:“可是呢,我们看这东西,它里面是铸胎的,而且还有一种流蜡的感觉,就是证明这东西不是古代的!”

不等人们反应过来,刘东鱼接着讲:“同时,这个东西,你看它表面没有窟窿眼不是烧出来的,应该是往上填的一种树脂,然后打磨,再然后是镏一点点金,工艺非常简单!”

持宝人紧张了,他们可是花六十万请回来的一套佛,现在却变得一文不值了。

前面,还口口声声说这套罗汉可是曲泽市的“国宝”。

太震撼了!

原本以为捡了天大的一个漏的,现在却感觉到天快要塌下来了。

孙二却觉得这太正常不过了,大多数人涉及古董这一行,都不是行家,都是在吃亏中慢慢长大的。

没有人入了古董行就是专家,像孙二这种自然天成的,这个世上估计也就他自己一个。

捡漏和打眼,对于“赌石”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对于古董行更是如此。

只是,无论何时,大家永远也要记得打眼的次数永远也要比捡漏的机会少得太多太多。

打个比例来说,一万个人打眼,才能出现一个人捡漏。

孙二虽然想再说几句,却觉得刘东鱼已经将这东西说得非常到位,为了给刘东鱼留面子,他便将已经想好的话咽到肚子里了。

他想说什么呢?

他是看出来,这套罗汉,虽然是造假,用的材质却完全是制作珐琅的材料,与真品相比,唯一的不同的是,两者的工艺。

也就是说,这套罗汉是在工艺上偷工了,并不是减料了。

再有,就是无论从品相和美观上看,这套罗汉还是相当精致。

至于刘东鱼是用专家的角度去评论这套罗汉,那当然是用专业的手段鉴定的,所以能够看出其中的一些毛病。

最终,这套罗汉也没有给个价位,持宝人一脸失望地走出了演播大厅。

主持人追着出了门口,想采访一下她的心理感受,她根本都没给机会。

孙二能看到外面二人的镜头,所以只是摇了摇头,叹道:“她或许太失望了,其实即便是现代的仿品,其真实价值也值了六十万,正当她自己在赛前的视频中所说,如果是真的还真可能是曲泽市的‘国宝’,那样的话,其价值至少要在六十万后面加上两个零!“

刘东鱼刚好坐下,听着孙二跟袁刚说着这番话,也是点了点头,道:“她太心急了,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至少不亏本,或许就不会太伤心!”

袁刚终于开口了,算是安慰也算是告诫,道:“以后评价时,虽然要铺垫,可是不要让持宝人太失望,否则场面可能会难看!”

刘东鱼为人诚实,当即点点头,道:“受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