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钧瓷?/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东鱼结束了鉴定后,轮到袁刚的书画分类。

袁刚主持鉴定的第五件藏品,却是没有出现什么波澜。

这件藏品,就是一件普通的宝物。物件是真的,却说不上是珍品,便顺利地结束了鉴定。

接下来,又进行了两组鉴定。

每一组都是五件,每一个分类各有一件。

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下千两点,第四组开始鉴定。

经过中千的短暂休息,五个嘉宾又合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为了回快流程。每一件宝物,由五个人当场合议,然后由主体负责的人当众评价,这样既可以节省时间,也可以增加鉴定的准确度。

就在节目录制现场热闹非凡,每一个环节进行地相当流畅,连张复都是喜上眉梢,以为这一档期的节目会取得新高的收视率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意外是发生在第四组最后一件宝物上,持宝人上台后,故意将自己的宝物打坏,然后耍上赖皮吵着要节目组赔偿。

主持人懵逼了,虽然前面遇到过倭国人闹事,也经历过其他事,可是那些事都由警方和孙二摆平。

眼前这种事,警方还真不好出面,因为宝贝就坏在节目现场,这就是一起民事财物纠纷。

孙二看过那件宝物,是一件宋朝瓷器,而且还美其名曰是“钧瓷”。

听到“钧瓷”二字,孙二不由地耻笑一声,知道这个人来历不名,必定是某些势力的捣乱者。

那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到国家电视制作栏目现场捣乱的,普通群众参加这种场合都几乎不可能。

台下坐着的许多普通观众,那都是经过层层审核才得以进入录制现场。

这个持宝人,显然就是“老赖”,就坐在那片破碎的瓷器旁边像一个“农村泼妇”。

“你说是钧瓷是吧?”

“对啊!”持宝人抬头看向孙二。

孙二冷笑一声,道:“那我问问你,多少钱买的?”

“没花钱!”

唉,这个老赖还很精明,并不上孙二的当。

看来,这个人的背后还真有一个精明的幕后者。

此人不但精明,必定非常了解瓷器。

持宝人不肯回答孙二的话,至少说明他们了解那句话。

“黄金有价钧无价"!

还有一句是:"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

这说明什么,说明钧瓷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沉浮,已经变得极为稀少。

即便不是现在,就在钧瓷大盛时期,即宋朝时,钧瓷也是价值不菲。

如果持宝人或者幕后黑手,敢于说出这件破碎的所谓“钧瓷“的价格,至少说明此人必定作假。

因为,孙二非常清楚,现在市面上的钧瓷几乎已经绝迹,与元青花一样,虽然市场上有炒作价,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市场价格。

“没花钱是吧?那你这东西从那里得来的知道吧?”

“不知道啊!”

“嗨,看我这爆脾气!”

孙二还没发怒,性格刚强的袁刚已经火大发了。

她握着粉拳,真想上去狂扁持宝人一顿。

孙二却是微笑不语,然后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片。

他已经看透了,这就是当代的一些普通的瓷器,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喂!国家文物鉴定中心吗?”

“嗯!我是孙二,我跟张复,张老师在一起,我们正参加……”

电话里孙二将情况大概地说了一下,然后那边便说立马就派人过来。

本来,国家文物鉴定中心过来人,坐飞机最快也要几个小时。

可巧了,为了提前准备东省的“东华王墓”考古,国家鉴定中心作为配合方,已经派了一个专业小组,携带各种仪器到了东省,目前正在曲泽市周边探查情况。

“能来吗?”

“马上就到!”

袁刚笑了,把拳头放下,笑道:“把张老的名头抬出来,他们敢不来?”

张复却是看了一眼孙二,谦虚地说道:“别提我,提了我,或许他们还不来了呢!”

张复可是知道,这么多年的考古,没少麻烦过鉴定中心的人,他们听到“张复”这个名字,估计都要头痛。

“你当他的名字,现在不比我值钱是吧?”

“他?”袁刚满不在乎的问道。

她虽然已经知道了孙二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他的各种能耐,可是对于他的声望,却是并不了解。

因为时间有限,孙二不可能让她知道自己曾经都去过那里,干过什么事,又遇到过什么人。

“小子!起来,别坐地上了,你先坐下,等专业机构来了,咱们就清楚你这东西是不是钧瓷了!”

“不行!我不相信国家鉴定中心,谁能保证他们是不是偏向你们,我可是知道你们会‘官官相护’!”

“还什么?官官相护?”孙二直接气晕了,面对一个无赖,他纵有千万种手段,也是感觉到像一个大力士打到了个棉花垛上。

这叫有力使不上啊!

没听说秀才遇上捕,有理说不出这个道理吗?

袁刚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奇地问道:“你真的富可敌国?”

孙二也是无语了,刚才被无赖气得不轻,现在又觉得这个老女人净爱问一些傻傻的问题。

她还看不出来是怎么着?

那么多美女整天在自己身边转悠,又是这个称呼,又是那种身份的,而且对于自己的经历,也没少在袁刚面胶提及。

虽然她们说的不全面,可是如果仔细想一想,也就能将这一切事物串连起来。

孙二暴了一个栗子给袁刚,白着眼走到一边掏了一根烟点上。

袁刚被敲痛了,也不顾得现场有人看到了,拽着身子晃悠着就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敢打我?”

“啊!这是打你呀?”

“那你说是什么?”

“呶!”孙二用嘴巴指示了一下仍坐在地上的无赖。

袁刚“噗哧”一声就笑喷了,本来就是伴怒的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呸道:“你就是无赖!”

二人正说笑着,时间也过去了半个小时,门外进来了两伙人。

前面一伙,张复,邢老和孙二都认识,这是国家鉴定中心的。

后面那些人,他们就不认识了,主持人和剧务组赶紧拦着,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