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老鹰抓小鸡/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抓着妙龄女郎的大腿,便飞到了空中。

“呜……”

女郎吓得不轻,双手离开了孙二的肩膀,差点就掉下去。

幸好,孙二抓着她的大腿,否则她真的掉下去跌成肉饼了。

“你?……”

女郎瞠目结舌地望着孙二,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惊恐之色。

她根本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会飞的人,而且就在她的面前,自己就在他的背上,正背着自己飞腾在空中。

“不用紧张!我是一个练武之人,这点本事不是有的!”

孙二为了打消她的疑虑,而又不至于让她过分紧张,既说了实事,又是轻描淡写地说出来。

他怕万一说重了,更是吓坏了她。

女郎果然重重地喘息了一声,将双手重新搭上了他的肩膀,柔声道:“你好厉害!”

孙二也不管她,直行向前飞去。

半个小时后。

他们落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前,孙二没有直接飞回华夏,是基于两个原因考虑的。

一来,他还不能回华夏,因为柳妍或许还要用得着他。二来,便是女郎身体虚弱,根本不能随他一起飞跃大海,这一去至少也要几个小时。如果二人一直飞在空中,她又冷又饿,非得冻死不可。

此时的天气,欲暖还寒。空中的天气却比地面上寒冷许多,而且空中的风本来就大,飞行之中的风速要大上许多。

孙二到了这里,也想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给她弄些吃的,再去给她买几件保暖的衣服。

女郎的思维还停留在空中,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满眼都是黑黑的夜空,还有繁星点点,耳边更是风声呼啸。

落地后。

女郎身子一软,本来虚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起,便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孙二查看了一下,知道她有高血压,更是连日劳累过度,今晚又饱受饥寒。

把女郎背进房间,他放了热水,便让服务员送来一些吃食。

他之所以选择豪华酒店,除了这里半夜之后仍然开门营业,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条件好,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美食供应。

这是在街边的小店不有待遇,何况孙二身上有的是钱,即便是居住总统套房,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女郎的身体非常冷,孙二给她脱了鞋子,将她的脚抓在手上,回想起昨天白天在机场的一幕,嘴角不由地上扬,露出了一丝坏笑。

趁人之危非君子,孙二可不会干那缺德事,他抓着女郎的脚是给她按摩。

不用九九久,他给她按摩了数处穴道和经脉,然后打来热水,将她的脚泡在水里,又在里面撒上一些中药。

看看孙二的“中药足浴”,那是正儿八经地,不仅药物名贵,而且配方上乘,药效奇佳。

这比华夏街边上的店面服务强上百倍不止,女郎晕睡中能够朦胧地意识到什么,嘴里哼哼着,看来也是非常享受。

孙二将她安顿好,然后脱光了衣服走进了浴室。

他躺到了大浴盆里,舒服地躺了进去,然后轻轻地揉搓着身体。

逐渐地,孙二感受到了一阵睡意。

由于,他不惧怕水,所以即便是在水中睡着也没任何问题,,所以他就安心地睡了。

睡梦中,他听到一个声音。

他是极为惊醒的,不管是在任何环境和情况下,他即便是进入了深度睡眠,黄金甲士也可以随时将他叫醒为他示警。

他立马将眼睛睁开,双手向前一抓,直取眼前的黑物。

他不用睁眼,也已经知道有一个人或者动物到了自己面前。

“啊!”

孙二的双手抓着的是一对……

他的面前站立着一位赤着上身,下面也只穿了一半的妙龄女郎。

女郎惊呆了,她醒来后,一不小心翻了一个身,结果却落到了床下。

结果,她的身体便落到了浴盆上,衣服全被湿透了。

她只好将衣服全脱光了,因为身体恢复过来她有足够的力气照顾自己,所以便收拾了一下,光着身子进了浴室想要将身体洗一下。

她走到浴室门口,脑子里还在想,自己能住进这么豪华的地方,多半是那个该死的孙二的原因。

嗯!

这小子那里都不好,可是有一样却是极好的……

至于是那一样,其实女郎自个还没想明白,反正她开始觉得他好了!

吱呀!

她推开了浴室的门,轻轻地走了进来,然后伸手就去找灯。

孙二进入浴盆前,已经将浴室的灯关掉了。女郎寻找起来却是不容易,因为她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浴室里又黑乎乎的。

她就向前一边走一边探索着,好不容易将手摸到了一堵墙上,然后高兴地就按到了开关上。

然而!

女郎的兴奋没过三秒,她便感觉到身前一凉,然后眼前一亮。

哈哈!

一个光溜溜,滑溜溜的男人,就站在那里,双手还生生地抓着……

她由于痛,才感知到了这一切,本来她是被吓傻了!

“呀!流氓啊!“

过了也不知道多少世纪,女郎才反应过来,本来就迟钝的她,头脑晕沉,双眼迷蒙,根本没有看清抓着自己的男人是什么人!

她疯狂地叫起来,双手拼命地扑打着孙二。

她这点力气,在孙二眼里,正如老鹰抓小鸡。

孙二根本没有意识到抓在什么物件上,在她一番拼命撕打下,他直接将她给摔了出去。

女郎”吧唧”一声摔了狗吃S,趴在地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哭声,叫喊声,也没有吸引来酒店服务员。

这就要赖他们居住的房间,正是这家酒店最昂贵的“总统套房”。

女郎倒地后,孙二这才看清进来的“敌人”却是女郎。

他顿时就笑了,笑得有些无奈和猥琐。

这真是一种复杂的心情,复杂地令他无法理解。

“是你?”孙二问了一句,却差点没把女郎气得吐血。

“不是我还有谁?”女郎有气无力地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要知道孙二的力气寻阳多大,这才仅仅是轻轻地一摔,如果用上了那怕是稍微加重的力气,女郎估计一辈子也别想爬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