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给凤儿的父亲看病/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东妮看着正在上车的孙二和妙龄女郎,便对女郎说:“你别想把我的男人抢走!”

她说这话时,内心里也是打了个“差号”,因为她太清楚了,抢她的男人的女人太多了。

说白了,目前来看,根本不不是别人抢她的男人,而是她也抢了别人的男人好嘛!

不过,即便她知道这个结果,她还是极不情愿地让孙二去送女郎。

她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反正好对她没有好感,因为妙龄女郎与她的相貌多少有些相似。

孙二启动了车子,蔡东妮却又趴到车窗上,柔声道:“小爷,小郡主和大洋马在等着你,你要快点回来,小郡主还有一周就过生日了,说要让你陪她一起过哦!”

孙二还真不知道这些女人的生日是那一天,即使让他去记,他也会记乱的。

他也不知道这颗脑袋就这么奇怪,让他一目十行地看书,让他过目不忘地记忆,他从来都没怀疑过自己的能力,就是让他专门来强记这些女人的“户籍”信息,脑袋就会断电,就会发生系统紊乱。

“好!放心吧,宝贝!”孙二直接在车里就亲了她一口,然后摇上了车窗飞驰而去。

从海市到曲泽不说太远,也不是太近。

走高速地话,还是快一些,不要五个小时,他们便到了曲泽。

等到了曲泽,女郎却问了一句差点能噎死孙二的话。

“神仙哥哥,你为什么就不能再背我飞一次呢?”

孙二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背着她飘洋过海,那也是情非得已,因为他要出国境,要过国检,而他不想麻烦,又不想让金朴两大集团发现自己的行踪,所以不得已才选择了飞行。

这一次,他不想再背她了,因为他怕她真的把自己当作神仙。

车子七拐八拐地在小胡同里转悠了半天,这才来到一座小楼前面。

楼房是那种上世纪末建起来的老式楼房,外表已经开始老旧。

走进楼房,孙二感觉到里面有种复古风扑面而来。

他自小在山村长大,没有见过这种古老的楼房,长大后尤其是神奇地崛起后,他也从来没有进过这种楼房。

“你就住这种地方?”

“嗯!”妙龄女郎低着头答应道,却是伸手去敲门。

门开了,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开的。

老人弓着身子,浑身打颤,嘴角还有一些哈拉子。

孙二看着就心痛,知道这个老人病的不轻,他赶紧上前扶着。

“大伯,你坐好,让我来给你看看!”

老人不认识孙二,便拿眼看妙龄女郎。

“凤儿!他是你朋友?”

“爹!他就我跟你说的那个神医,他是神仙!”

“嗯?啊!大伯别听她胡说,这世上那有神仙,我发现好的脑袋可能不好,等会我也会给她一并治治!“

“呸,你才脑子不好呢!”女郎却了一趟高丽,别的没学会,柳妍的口头禅却是说得好。

孙二伸手扶在老人的后背上,透视眼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他的全身,问道:“你的毛病得有七八年了吧?”

“她告诉你的?”

风儿便摇头说不是,老人便惊讶了,拍着他的手,道:“果然是神医,凤儿说的没错,那你就给我治一治吧!”

老人的心态不错,而且看上去气质不凡。

孙二想不明白,这样一个老人为什么会窝在这种环境里,一看他就是一个高贵之人。

“你躺到床上吧!”

老人躺好后,孙二又道:“你这个毛病是急火攻心,加上中风,我给你治疗后,你要继续保养一段日子,切记不可再动怒!”

“呵呵,小伙子,哦,孙神医,老朽痴活即将八十岁,膝下有一儿两女,现在却只有一女作伴,说来是晚年不幸啊!”

孙二听出意思来了,便问:“那么另外一儿一女去了那里?”

“他们?”老人提到这两人,脸色便不好了,叹气道:“哎,都是不孝子,老子以前风光时,他们整天地败家,现在我落难了,他们都只顾自个,把我这个糟老头子抛弃不管!”

“幸好,你还有一个孝顺的女儿!”

孙二看了一眼叫凤儿的妙龄女郎,又道:“老伯,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鉴宝,古董大师!”

“啊!”

孙二差点将手中拿出来的治疗血液的灵药撒掉,他将以前给人治疗血液的灵药赶紧递到凤儿手上,又取出一些木耳来,道:“将木耳熬成汤,要熬得细,然后再将这些药泡到木耳汤里!“

凤儿下去准备汤药了,孙二则拿出金针,一眼便寻出病灶所在,一针直扎病灶之上。

“啊!”老人还是痛得叫了出来。

孙二知道自己的金针下去,即使是疑难杂症,平常情况下,病人也不会感觉到痛。

老人的情况,令他意识到老人的病基本上属于病入膏肓的类型,也就是说再晚一些时日,老人必死无疑。

孙二还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虽然最近无事之时,他总是在寻找着能够将人起死回生之术。

他结合了还阳术和集阴术,又总结了多种历代医家的医术,然后从异能中吸取医术灵感,又总结了自己治疗的多种疑难杂症,最后还是觉得差那一层膜没有突破。

至于差在那里,孙二也一直在想。

今天,他也是在密切观注着老人的身体反应,想从将死之人的体内,发现一些什么痕迹,可以帮他突破那层膜,找到起死回生之术。

金针凹槽内流出的血非常多,多到孙二都感觉到吃惊。

病灶本来不大,流出的血却非常多,这正说明老人的病不正常。

孙二继续透视,现在的透视能力,根本不用他自己掌控,透视能力会自己寻找病因。

透过层层阻隔,孙二看到了病灶下面的下面,靠近主体神经的位置上,一片灰暗的东西正缠绕在神经之上。

“中毒?”

孙二所看到的,老人显然是曾经中过剧毒。

他也是惊呆了,老人中的这种毒可谓是剧毒,却仍然能够活下来,这也算是医学上的一个奇迹。

老人听了孙二的话,却是轻松地笑道:“我是曾经自己服过毒,果然是神医,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