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她说,我心慌/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承认自己中了毒,孙二便用金针给他放血。

伴随着金针继续放血放毒,老人的身子感觉到一阵虚弱,说话也慢慢地有气无力,最后竟然睡着了。

孙二赶紧输入了一股强大的灵息,让灵息在他身体里运转了九个大周天。

老人的病太重了,九个周天下来,孙二也是累得够戗。

他将金针取了出来,然后又寻了三处大穴扎下去,又放出了不少的黑血。

最后,他才停止了扎针,又为老人运转了三周天的灵息,这才洗了洗手,然后坐在旁边休息起来。

过了一会,凤儿将熬好的汤药送过来,满眼期待地看着床上的父亲,问道:“我爹,他没事了吗?”

“给他喂下汤药!”

孙二说着便扶起老人上半身,用灵息打开他的嘴巴。

凤儿这才顺利地将汤药全部喂了下去,孙二又利用灵息将汤药迅速地消化,这才让凤儿给老人盖好被子,然后走出了房间。

“你赚大了,你说你费这么大的劲,如果早说是为了给老伯治病,我还能不跟你回来?”

“我?”

看着满脸红涨又说不出话来的女郎,孙二也是彻底地醉了。

他从铁盒里取出一些药丸,按照老人病情,吩咐道:“每一样,每天按时服用一颗,明天早晨一定先服用这个!”

孙二指了指那块花生米大的熊石,这东西即将用完,给别的病人治病,他从来都是节省着用,而给老人治病却用了这么大一块。

不过,他也知道老人的毒太深太重,不用重药,不可能将毒素清除。

想了想,他还是不放心,又取出了一些水生铁皮石斛,吩咐道:“这个东西,每天晚上服用,跟药丸一起水服!”

交代完毕,孙二便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客厅沙发上休息起来。

凤和赶紧泡了一杯茶温柔地坐到他的旁边,满眼柔情地看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是想泡我?”

凤儿反而不说话了,一下子便抓着他的手,道:“神仙哥哥,我想你给我治疗一下!”

孙二直接笑翻了,刚才他说她有病,还真是开玩笑的,凤儿根本没什么毛病。

“你好好的,我给你治个什么劲?”

“不嘛!我就是有病,最近我一直感觉到心慌!”

“惊慌?”

“是啊!我的心特别慌!”

孙二满头是黑色云彩,而且后面跟着一片乌鸭乱叫……

嘎嘎……

“那我给你看看!”

孙二还真打开透视眼再次查看起她的身体,凤儿见他盯着自己身体看来看去,便把胸脯一挺,无脑地说:“看这里!”

噗!

这什么人啊!

孙二直接以手抚额,他狠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无脑的小浪。

“没毛病,你大惊小怪的,我说你没毛病就是没毛病!”

“我有,你不信就摸摸看!”

凤儿抓着孙二的手便向胸前……

“哎!你……”

“哥哥唉,我心慌!”

……

孙二呆了半天,感觉到自己的智商受了污辱,也自嘲着自己被这无脑女孩感染了,对于事物的感知慢了一拍。

“你别胡思乱想就不心慌了!”孙二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女孩将自己的手放的位置非常不对,真的是灰常不对。

他立马想起了出发前,蔡东妮那种担忧的眼神。

“哎,你醒醒啊!”

孙二将手抽回来,然后拍拍她的小脸蛋。

“我就是心慌,自从见到你第一面起,我的心就跳得厉害,而且几乎达到了窒息的程度!”

孙二彻底被打败了,直到此时,他才完全地意识到“心慌”的含义。

“你不容易,要好好地照顾好老伯,不过你放心,只要以后他不生气,活个十年八年的没问题!”

孙二的医术还不有保障被救活的病危病人能活数十年,尤其是这些年龄偏大的老人,但是他能保证病人病好之后,能够好好地活个十年左右。

对于病人来说,这已经是天降奇恩了!

有多少人正常人,就敢说自己的寿命能多活十年。

这是要多大的造化,孙二的行医之举,如果整个一生下来,那是要赚取多少的恩德功德。

“我知道,可是你不要不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就感觉到心慌,然而却又不敢去仰视你,我怕你拒绝我!”

“你的性格有缺陷,这叫自卑!”

“可能是吧!我从小就是这样,对于我喜欢的好东西,从来不敢去抢去求,都是眼睁睁地成了别人的东西!”

“你的父亲以前是干什么的?按说他这样的家境,你幼小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

“唉……”

听到这里,凤儿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流下了眼泪。

“我爹不是我的亲爹,在我五岁的那一年,我刚刚记事,记忆还较模糊的时候,可是我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他带我回家的那一天,是他给了我二次生命!”

“这……”

孙二知道戮到了她的痛处,感觉到自己是揭开了她的一处伤疤。

凤儿却没什么,继续道:“爹,以前是一个东省的鉴宝专家,虽说不是国内的顶级名家,却也是东省的名家,而且非常富有,他有一个亲儿子和一个亲女儿,从小就不学好!他曾经对我说,别学你哥哥姐姐,爹权当没有他们,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爹这一生最亲你痛你!”

孙二终于明白了老人刚才的话,也明白了凤儿为什么会是待在老人身前的唯一亲人。

他感觉愤怒,也感觉到无奈。

这是他们的家事,可是孙二有自己的感觉,他一直认为华夏是一个以“孝”治天下的国家,传统的美德是华夏文明源源不断的源泉。

如果一个国家,连最基本的优良传统都丢失了,那么这个国家也就完蛋了。

孙二一拳狠狠地砸在沙发上,恨道:“他们真不是东西!”

“哥哥被抓进去了,他把爹的全部的钱都败光了,为了这个,爹曾经沉迷过赌博,却没想到一赌输光了家产!”

说到这里,凤儿嚎啕大哭起来。

孙二便将她搂过来,安慰道:“别哭了!你家里还有值钱的东西,拿去变卖一下,还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