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艰难的抉择/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说凤儿家里有值钱的东西,而且学能卖个极好的价钱,这确实是对她极大的安慰。

凤儿听后,却在他怀里不停地摇头,那个意思是不可能,他们家里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你上鉴宝节目的宝物被评上了国宝!”

“啊!”凤儿擦着泪带着不敢相信地目光抬起头来。

“是真的,难道我还能骗你?”

“神仙哥哥,你让凤儿怎么感谢你呢?”

凤儿再次趴到了孙二的怀里,伸手用力地抱紧了他。

“不过,那东西太贵,想要卖出个好价钱必须去拍卖会,而且还要惊动地方政府,因为它已经被评为地方性的国宝级古董,必然会引起各方的重视。”

“那你说怎么办?”凤儿根本没有任何注意,她更没想到那么一个不起眼的东西会值那么多钱,还会成为曲泽市的“国宝”。

“我给你去拍卖!”孙二又环顾了一下这个狭窄的家,发现家里还摆放着几件瓷器和书画,便问道:“老伯收藏的东西都在这里吗?”

“嗯!”凤儿用力地点点头。

孙二已经看过了,便道:“你该笑一下了,谁说老伯将全部家当输光了,只是这屋子里的东西,就可以让你们你俩过上好日子了!”

“骗人!”凤儿直起身子来,挽了挽秀发妩媚地说道。

“至少也有一两千万吧!”

不少了,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他们辛辛苦苦劳累一生,全家就算有五口人,也不可能赚到如此多的金钱。

“可是,那是你的!”

“什么是我的?”

“医疗费!”

“净说胡话!”孙二根本不会要她的一分钱。

本来,他行医收费从来都是收那些黑心老板和高官贵富的钱,平民百姓和善良仁义者,即使富有,他也不从不收取费用。

打家劫舍!

他有点古代的侠肝义胆情怀在里面,或许这是古代的演义和武侠小说看多了的缘故。

孙二内心里却知道,这是一个做人的本分,更是一个医者的本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晚上。

凤儿的父亲睡得很安稳,孙二知道老人可能会睡很久,他重新查看了一下觉得安全了,便想着早点离开返回海市。

凤儿却不让他走,好已经做好饭,端出来坐到桌子前,用目光等待着孙二,她知道如果孙二真的想离开,自己可能再也拦不住,因为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留下他了。

自己的愚笨,也为孙二最近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孙二治好了父亲的病,这是对他们家最大的恩德。

她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对于恩人,她内心充满的只有敬重和感激。

“有酒吗?”孙二坐了下来,他并没有离开。

“没!”老人不喝洒,凤儿直觉上便这么想的,所以根本没经思考地说出来。

说出来,她又犹豫了一会,起身走进了另一间屋子,在里面搜索了一会。

“这个行吗?”

“太行了!”

凤儿找出来的,是一个精美的盒装套装,而且包装非常精致华丽。

“还是三十多年的某某干红!”

孙二知道这酒放到市场上少说也要卖数万元瓶,看来老人以前确实是有钱的人,家里至今还留有这种宝贝。

喝了太可惜了!

孙二感觉到不好意思喝掉这两瓶红洒,便摆摆手,道:“放起来吧!”

“怎么了?”凤儿虽然不懂酒,却也知道这酒不便宜,她清楚地记得这两瓶酒是父亲特意从一个酒庄里定回来的,那也是一个朋友送的。

可惜,就在这酒刚进家门第二天,父亲便赌场失意,然后赌尽家产,父亲便变卖了值钱的东西,最后就剩下了屋子的东西,带着她搬到了这里。

嘭!

凤儿从小给父亲起酒,手艺还是不错。

酒瓶打开,一股淡雅而不欲的清香飘了出来,孙二闻着都感觉到嘴馋。

他思量了一下,觉得老人身体恢复之后不能再喝酒,而他们家也不会再缺钱,何况这酒已经被打开了。

他便拿过来倒了一杯,放在手里晃悠了数下,然后仔细地闻着酒香。

这一喝,不知不觉,孙二便将两瓶红酒都喝光了。

本来,他只想喝一瓶,喝开了头,他便收敛不了,被那酒虫勾得上瘾便索性将另一瓶也打开了。

喝到最后,凤儿从不饮酒也陪着他喝一点。

只是,凤儿沾酒即醉。

不过,还好她喝得极少,只是觉得脑袋有点晕,身上又些烦热。

勉强支撑着身子收拾好饭桌,凤儿走到孙二面前,用迷蒙的眼神盯着他,内心里一片混乱。

她真不知道如何开口,稍许的酒量便让她失了分寸,她结巴着问道:“哥,哥……你,你,你累不?要不,要不要……洗个澡……”

最后一个“澡”字,孙二根本已经听不到了,不过他却是听明白了,微带着酒意地歪着身子站起来,走到洗手间门口。

走到门口,孙二却是返回来坐到沙发上。

凤儿将父亲的房门锁上,然后悄悄地走了回来,看到孙二又回来了,不解地问:“你怎么没洗?”

孙二道:“我想着该回去了!”

凤儿一时激动蹲到他面前,握着他的手,说:“今晚上,就我陪陪你吧!”

“陪……”孙二当然知道这个陪是什么意思,却根本不想让她陪,便道:“你不要想太多!”

“那么,即使不让我陪,你累了一天了,也该好好放松一下,我家里的条件不好,要不咱们去宾馆?”

“你有钱?”

“有!”

“我指的是五星酒店!”

“有!”凤儿咬了咬牙,她以为孙二是答应了,也以为孙二是过惯了上等人的生活,不习惯于她所习惯的生活。

“哈哈!傻丫头!”孙二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丫头。

不过,他叫她丫头,而没有叫小浪或者妮子,是不是意味着一些什么。

他内心里也是矛盾,如果真的喜欢,那么直接要了她即可,何必这么左右为难。

所以,最后他认为自己这个喜欢可能是作为“兄妹”的那种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