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爷只是想你了(三更)/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宁经过数十年的磨练,按说已经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女人,所以当他见到孙二后,那沉寂了多少的灰尘从心底飞起来时,没想到没有撞到孙二,却一头撞翻了也是沉寂了数十年的耿生。

冤家!

缘份啊!

猴子拉的吧吧!

孙二得意地坐一棵树上,静听着二人的说话,也是看得出来,白宁似乎也是动了情,认可了耿生的求,爱,便从树上跳下来。

耿生根本不给她反悔的机会,一把将她搂过,走向白云教主。

“辈分乱了吗?”

白云教主思考了一会,笑道:“也不算乱,你的百份确实比我小一辈,但是你是大护法,咱们隐世武林只看地位不看辈分,你应该也与我们同级!”

孙二觉得终还是差了一级,便出面道:“这下好了,我可是安静了,恭喜你们了!”

白宁也是尴尬,她还真没想事情发展到最后,本来是一场闹剧,最后竟然给剧终了。

“你?”白宁翻了翻白眼转过身去不敢看孙二。

孙二哈哈一笑,道:“我亲自出面跟教主求婚,让他将你配于大护法,便不要去与理会什么辈分了,如果你们是世面上的人,还没有辈分之说了!”

白宁不再说会,耿生又以孙二马首是瞻,这婚事便定了下来。

白云教主拉着孙二的手,一个劲地感激。

“孙掌门啊!老朽从此可是安生了,你可救了老朽一命啊!”

“……”

白宁直接给气晕了,瞪着小眼睛放着目光杀,恨不得将师兄杀得底朝天。

白云教主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与孙二说笑得更厉害了。

大家得了是高兴,所以便聚在一起去了东省省城客满楼好好地欢闹了数天。

反正最近闲来无事,孙二也乐得轻松。

也就在孙二入住客满楼的第三天,花明得到了消息。

她一直在羊城,最近又没了孙二的消息,便火急火燎地从羊城赶过来跟孙二温存了数天。

孙二为了她,便不得不将仲月雪等女人送走。

切不说仲月雪和布兰妮如何返回西北地下皇宫,这边却说孙二与花明温存数天过后,高丽国的柳妍地是找上门来。

真是让人不安生,孙二也是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这也是他更不敢招惹白宁的原因之一。

试问,那个男人不愿意收后宫三千。

关键所在,男人收了后宫三千,你要有时间和精力去陪她们,不能让他们雨露均沾,又不能抚平她们的寂寞,你便不要出手招惹她们。

柳妍来了,花明见到这个高丽国女人,她没有什么看法,只是谦让地离开了。

已经足够了,能够与孙二单独地相处了数天,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这便是花明的好,也是孙二内心里一直拿她与周媛和黄丽比较的原因。

这么多女人里,她们在孙二心目中的地位,孙二都一心门清。

柳妍只是匆匆地见过花明一眼,便看到花明上了车走了。

孙二看着花明的背影,便感觉到亏欠她的太多太多。

他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越是安守本分,默默地等待着他,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他身上,他也越感觉到亏欠她的太多。

“该是去羊城发展一下了,目前来看,整个华夏,只有南方还没有大发展,那里不只是有花明了,还有一个郭云燕!”

孙二暗念着,也在思考着今后去南方发展的思路。

送走花明,孙二让柳妍在客满楼住下。

晚上。

孙二请她到街上吃饭,去吃烧烤。

二人找了一条小街,非常僻静。

坐下后,开吃。

孙二便问道:“你这么着急来找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氏和朴氏,竟然联合了隐世的黄氏,想要一举灭了我们柳氏!“

“黄氏?那个黄氏?”

柳妍详细地将黄氏的情况说了一遍,孙二赶紧拿出电话打给耿生。

“去查一下高丽黄氏,是武林隐世的黄氏!”

耿生和匡霞的人联合调查,正面和地下的工作同时开展,令孙二的情报工作做得如鱼得水。

“掌门,调查清楚了,只是……”

“说,别遮遮掩掩的,是什么就说清楚!”

“那个……”

“你不是老了老了,结了个婚把脑子结坏了?”

“掌门,不是,是黄,黄,丽师娘……”

“黄丽?你说清楚点,声音大点,是不是说黄丽?”

“嗯!”耿生只好应道然后不敢再说话了。

“说,我不会怪罪你的!”

耿生不是怕孙二怪罪他,而是怕说出来实事,孙二会大发其怒,然后火速奔北省省城去找黄丽。

“黄丽所在的北省黄氏,与高丽的隐世黄氏,一百年前是一家,然后黄丽参与了高丽黄氏推翻柳氏的计划!”

轰!

啪!

孙二感觉到天悬地转,此时他才记起父亲说过的黄丽不可娶之话。

原来劫在这里!

孙二站起身来,猛拍一下桌子,仰天长叹一声。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是孙二感觉到奇怪,黄丽为何会参与此事。

他却不知道的是,黄丽在孙二短暂地停留省城,与她短暂温存过后,她的心思开始变态。

这也是她骨子里带的东西,只是以前她没有被特殊的因素激发出来。

最近,她是被周媛气糊涂了,也被孙二的冷漠激醒了。

孙二也是后悔,他上次见黄丽,一直给她冷脸子,还说了许多怪话。

“丽儿啊!在家吗?”

孙二声音柔和地打了个电话给黄丽,她在那边转了许多心思,其实她的心里更是忐忑,她知道自己用烧火棍捅了天,却也知道天上的那个冤家必定会查到她的身上。

黄丽跟孙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也帮孙二在省城处理了若干事物,她太了解孙二的能力。

孙二在外面的风风雨雨,孙二大战京城,等一系列事物,她都是随时观注。

所以说,她太了解孙二的底细,知道他想调查一件事,必定会想特工组织一样去调查。

“你都知道了?”

“什么?”孙二故意装的不知。

“爷,我错了,我只是想……”

“小宝贝,你那里错了,爷只是想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