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医术无形中突破/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一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无数次,身体经历了千锤百炼,两只天蚕也停止了运动,本来以为成功的孙二,却是发现两股水气并没有汇合,内心里不禁感觉到非常奇怪。

他观察了一会后,这才有些释然,然后他收回双掌,将半碗剩水全部运化成水气,从经络入口拍入了初一的体内。

接着,便是五色药丸各三十颗,全部运化入水气,在灵息的催动下,全部向两颗天蚕所在位置涌去。

终于,在猛药的催动下,药效瞬间融入了血液,初一的身体恢复了力气,可以与医治过程相抵抗。

天蚕也恢复了运动,开始凭借水气和药效,重新开始向一处汇合。

“啵!”

只听一声脆响,两颗天蚕相互撞到了一起。

孙二大喜过望,因为他看的不是天蚕相撞,而是初一全身的经络已经完全互通。

经络畅通,并不代表着初一没有问题了,孙二仍不敢放松,因为他发现初一的经络相当不平稳,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孙二拔出金针,便是在初一全身的经络的病灶上,瞬间便扎了数十针。

全部的病灶被硬皮,初一再次昏厥。

孙二将阴阳诀暗运至最高层次,然后将水气升华至云雾状态。

火胆的余热仍在,他又催动着火焰重新燃烧起来。

病灶开始土崩瓦解,那些阻塞之处,再也不会增加经络运行的难度。

这种情况,就跟普通世人所遇到的心脏血管阻塞在同小异,无非是初一的经络受伤,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

看着初一痛苦的脸上,黑泥般的污渍厚厚的一层,整个身子极为虚弱。原本一米八的大个,应该是极其魁梧,现在却是瘦得皮都包不过骨头来,骨头大有刺破皮肤的趋势。

再不救,真的是只有死!

孙二长呼一口气,这是他行医一来,经历过最为艰难的一次。

他已经全力一赴了,所以成功的喜悦也最强烈。

当他观察过后,发现初一真正的恢复了经络,他高兴地大跳起来,拍着双掌叫道:“成了!”

经历过救治初一,孙二也悟到了一些生死道理,所以对“起死回生”之术的理解更进一层。

他深感不用多久,自己必会突破医术,进入至高至上的境界。

一个医者,一旦能够连死人也能医活,不说是神仙,也是距离神仙的境界不远了。

这才是真正的神医!

孙二内心百感交集,回想着一路走来。自己人一个小农民,一个末落的道宗医家,成长为一代神医。从一个普通的小人物,成长为一个叱咤风云的武林掌门,更是集财富于一身的大BOSS。

他想着那些美女,那都是上苍的恩赐,当然也是黄金鱼仙女的恩赐。

想到了这里,他又想念起仙女,便暗下决心,一旦完成了东海之行,东省考古,将一百例疑难杂症完成,他必定会去见她,他想要她一个交代。

此时,他想见她,并不再是她口中所说的原因,因为经历的许多,让他知道仙女的说词,某些方面站不住脚,他要的是真实的原因。

放松了精神,孙二在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还了一身衣服。

走出红义门,孙二对送他的初八,道:“初一的走火入魔,不是因为红功方法问题,是因为功法不纯,他得到的是一幅残篇!”

孙二也是最后才看出这一点的,那是因为初一的经络里面掺杂着许多门派的功法气息。

每种功法本身没有气息,可是初一所说的功法,不知被什么人刻意修改的,全部的都是以修练气息的方法,这种修练之法,完全可以将功法练成魔法。

初八听后背后生风,浑身冷汗,惊问:“那如何调养?”

孙二微微一笑:“以后不要再练就是了!”

初八又问:“那神医还帮不帮我们?”

孙二道:“我不出面,你也不要问我是谁,自会有人帮你们,如果你们门主真的想学功法,凭这块玉石,让他去找太极门主,他会得到真正的太极功法,只是初一必须要加入太极门!”

“好!初八在此谢过神医,我替门主给你……”

“不必了,记住我的话就行,还有等有一天,我的人在苏市有难,你们要多帮助就是了!”

孙二走了,初八站在那里,他被孙二的话说懵了。

这么厉害的武林大侠,难道他的人还会落难,他必定是一位大掌门大神医,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种世面上的小门小派。

什么小门小派,我们就是一个义会,根本不是武林门派。

初八盯着那枚玉石,上面有一个“泉”字,他左看右看,也不知道这个“泉”字是何意思。

孙二回到老汉的家,看到那个白衣女孩正在忙里忙外地。

一张不大的桌子上,摆满了鱼虾水鲜,还有一些地里的家常菜。

女孩的家就住在太湖岸边,湖光山色,这里非常优美。

俗话说,水美人也美。

孙二静下心来,也是看得呆了。目光直到坐下,也没有离开女孩的脸蛋。

女孩脸微红,嗔怪似的白了一下孙二,端过来一杯茶。

茶是上好的太湖周边种植的本地茶,清茶入口,孙二的神经一个激灵,把目光从女孩身上移开。

老汉和妇女,已经坐在那里与蔡东妮诸美开始吃喝起来。

孙二看时,发现诸美的身前,每个人都有一上盘子,盘子里全是剥开的水鲜吃货。

孙二吞了吞口水,美食当前,佳人难顾。

他再也顾不得去看女孩,想要伸手去捞一只肥美的大螃蟹,旁边却伸过来一只玉手,白得像葱白,又像一块白玉。

这种白好看是好看,孙二却一眼看穿,知道女孩纯属营养不良,这是气血两亏所置。

他环顾这个庭院,发现极为破落。

而今天,这一家子人却为了自己,大为破费,准备了这么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孙二自小是从苦水里长大的孩子,时至今日,他虽极度富有,却过不惯铺张浪费的生活。

“老伯,这是一张卡,你拿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