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你不是花瓶/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要送卡给老汉,这下可难为死了老汉。

老汉一脸紧张,他可从来没见过孙二这种出手大方的财主,他也不知道卡里有多少钱。

“好人哪!你不但救了琴儿的命,也救了我们一家,我听说了,那些混混以后再也不敢来找我人麻烦了,我们的日子好过了!“

琴儿一把将孙二的手推回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是极力强忍着。

“你帮我们给我们的足够多了,只要没有人欺负我们了,我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获得财富!“

孙二没有收回卡,而是坐下来将卡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琴儿也坐下了,孙二吃着美食,也从小郡主的快跑中多少知道了琴儿的信息。

前面讲过的,这里就不多说了,单说一说琴儿的其他事。

琴儿,全名叫徐琴儿,是一名考上了名牌大学,却交不起学费的学生。

家庭贫穷,不只是因为小混地痞的欺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是老汉的身体患了绝症。

为了凑钱给老汉治疗,徐琴儿决定缀学回家赚钱帮父亲治病。

说起来,今天的事,也是怪老汉手软,身体乏力,这才将网撒到了徐琴儿的脚上。

小郡主简单的介绍,孙二听得却是一翻苦涩,他不由地看向老汉。

原本没有多注意老汉,只是觉得他的身体虚弱,现在透视之后,他才发现老汉真的得了绝症。

对于某些医学分类来说,绝症不算是疑难杂症,真正的疑难杂症是指查不出病因,或者病因复杂,治疗过程复杂等等来说。

而对于绝症,虽然病情危急,却并不复杂,只是要看病人的病情来下手治疗。

最不好的结果就是,绝症对于普通的医生来说,基本上已经向病人宣判了“死亡通知书“。

可是,对于孙二来说,绝症却是最简单的一种。

绝症的病灶容易寻找,如果扩散可以传遍全身,这才是最麻烦的。

再麻烦,孙二也是直接可以手到病除,因为他有金针和灵息,更有各种灵药。

病因简单,治疗过程简单,根本没有耗费多长时间。

孙二就坐在那里,简单地在老汉身上扎了数十针,用灵息将全部的恶性细胞清理干净,然后为其服下清毒解毒的灵药,再为其服下“天蚕结”。

好了!

老汉只需要回到房间睡了一觉,让灵药的药效发挥出来,从此以后,他便可以恢复如初。

老汉回房休息,妇女为了表示感谢,出去买了不少的酒,说是要敬孙二一杯。

孙二也是来了兴致,周围清一色的美女,远处又是湖光山色,虽是夜景却胜似白天,看得他一阵地心花怒放。

喝到兴致,他们还玩起了扑克,谁输了就喝酒。

最后,孙二故意抓弄徐琴儿,把她喝得中跑到湖边蹲着呕吐不止,再也不敢回到桌前。

孙二看着她的背影,朦胧的双眼一阵湿润。

好女孩!

不能让她可惜了,这么优秀的一个苗子就这么荒废了学业,实在是国家的损失。

他都想过了,如果这一番机缘,徐琴儿即便以后跟着自己,总不能没有事情可干,所以眼前必须学好学业,为的是以后她可以有个安心的工作和自己喜欢的事业。

否则,自己这么多女人,不能让她一直待在身边,她多半会是孤独寂寞冷!

孙二苦笑一声,知道徐琴儿不一定会愿意做自己的女人。

他不喜欢强求,所以看得也开,如果她不愿意,自己也要帮她完成学业。

想到这里,他揣测着徐琴如果不同意自已给她钱,那么他就让京城的蓝天帮她。

想到了蓝天,孙二也感觉心里很空,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人,也是孙二没有上过的少数女人之一。

自从京城一别,孙二处理好了其他女人的事宜,却唯独没有关心到她,而她也是一个生活得很苦的女人。

孙二一阵动情,走到徐琴儿背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然后为她轻轻地捶打着。

徐琴儿感觉舒服多了,因为孙二输了一些灵息给她。

徐琴儿感觉到一阵暖意,内心里流过一阵奇怪的感觉,真想一下子扑到孙二怀里……

但是,她没有,她就那么愣在那里,满眼含春,春却就是不放。

孙二也是骑虎难下,他是进了不是,退也不是,只好收回手掌看向眼前的湖面。

“上学去吧!”

二人沉默了一会,孙二终于想到了词。

“不,没有学历,我一样可以凭借本事自立!”

徐琴儿很刚强,是那种不多见的女孩,这种气质,孙二只从梁妮,林玫,袁刚和修艳身上见到过。

然而,她们都没有徐琴儿这种性格刚强,她们的骨子里是柔的,是妩媚的。

徐琴儿不是一个女强人,却明显地像一个女强人,也许这就是生活的压迫令她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孙二不是一个喜欢改变他人的人,所以他劝道:“我认识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女人,她愿意帮助像你这种失学的大学生,这是现在流行的一种帮扶手段,是公众性的私募资金,这你没有情感上的顾虑了吧?”

孙二说的有些白,徐琴儿冰雪聪明,又怎么能听不出弦外之音。

“什么顾虑啊?你这个人……”

徐琴儿难得露出了小女人之态,她内心里极度渴望上学,可是面对孙二的施舍,她就是愿意接受。

现在,孙二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终于打开了她闭塞的心门,让她恢复了对学业的渴望。

她不知道要如何感谢孙二,因为她知道孙二是理解她的,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办法,可是这种办法也是孙二帮她的。

徐琴儿左右为难,目光迷离地看着孙二也看着他身后的诸美。

不用她看,也不用打听,小郡主那张嘴,早就出卖了孙二。

徐琴儿知道孙二的女人太多了,多到连他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了。

她这种性格本就要强,让好再是喜欢,再是爱上孙二,她也不愿意开口承认,也不愿意接受这种现实。

她内心深深地痛苦,成为孙二的女人,她便成为一只花瓶。

就在此时,孙二没有过脑地说了一句:“其实,你在可以继续做你自己,而我只是想要拥有你,你不是花瓶!”

啊!

孙二说出来,连自己都吓了一跳,紧张地盯着徐琴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