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瓷枕/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持人让那个戴小佛人的少妇上台,少妇走到台上接过话筒,便开始讲起小擦擦来。

众人听后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擦擦,其实就是小泥人和小泥佛的俗称!一般是放在那个佛像或者佛塔的肚子里和底下,意思是与佛祖一起升天的意思,到西方的极乐世界!

少妇说着便举起胸前的那个擦擦,道:“我这里就有一个,而且我这里还有好多!”

她把手里的佛擦擦举起来给观众看,主持人便说:“哎呀!这个也是擦擦,你这个个头大呀!还是泥塑的!”

主持人回过头来,像科谱一样,面对镜头跟电视机前的观众解释道:“用模具做的小佛像就叫擦擦!”

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少妇问道:“为什么你在观众席上坐着还要准备这么多擦擦?”

少妇羞涩笑道:“想跟她比试比试!”

主持人便道:“她那个是做好的,你怎么跟她比啊?”

持宝人便来兴致了,道:“她要多少个,我可以给她做多少个,因为她那个是擦擦,而我这个是擦擦范,相当于她那个是钞票,我这个是印钞机!”

现场的音乐高氵朝了,主持人还在配合着说着台词。

观众的气氛被点燃了,持宝人便说:“你们说她是钞票,我是印钞机,那个值钱?”

主持人便道:“我知道了,你这是鸡,她这个是蛋!”

哈哈哈……

持宝美女和少妇又开玩笑似的争吵了两句,两人各不相让,现场的感觉太好了。

主持人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赶紧让孙二等人上场鉴定。

其他人鉴定完了,都坐回座位,只有孙二被留下来。

这是孙二负责的杂项,孙二当仁不让地便拿起佛擦擦向观众转了一圈,这才说道:“擦擦是藏布族语,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也就是说唐代便有这种东西了!”

“另外,这东西单独的叫擦擦,如果镶嵌到金属盒里佩戴,叫做噶乌!也就像咱们随身佩戴的护身佛一样!”

孙二将其中一件擦擦范拿在手上,指着它说:“你们看这件,它是石质的,这叫母模!这是第一道工序!”

然后指着另外几件,道:“那是第二道工序,那是最后的模具成品!”

孙二说完这些,又指着一件件的擦擦和范,道:“这些东西,年代最为久远的便是这件第二道工序,这是唐代的,说起来你赚大了,据市场流传看来,市场上流通的最多不超过五件这东西,价值自然不必多说!”

孙二的话刚说完,匡霞一个信息发过来。

孙二不用拿手机,直接盯着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这一看倒是把他惊呆了。

观众们看到孙二脸色有变,持宝人也看到了,还以为自己持的宝物有异,便紧张地问:“孙大师,这东西有问题吗?”

孙二赶紧调整心态,欢言道:“有问题,问题还大着呢!”

“啊!”

啊……

现场的观众和持宝人都大呼一声,主持人吓得话筒差点掉了。

孙二峰回路转,轻描淡写道:“我是说这东西不仅是国宝,而且还是国宝中的国宝,完全可以入围到最后的总决赛!“

……

哗……

经历了短暂的沉默后,观众们才回过味来。

孙二坐回去后,张复问道:“这么一个东西,怎么能草率地鉴定为国宝中的国宝?”

“张老,我这么说还是保守的,你如果仔细看过材质和年代,就知道我这么说的道理!”

张复默然,他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已经下了定义,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孙二当然看得出,这些佛擦擦范,全都是唐代的物件,是佛擦擦范形成之初的珍品。

接下来,又一组藏品摆到展桌上。

鸡血石摆件,青铜簋,左宗棠的对联,翡翠树叶和瓷枕。

看到五件藏品摆上展台,首先落入孙二眼帘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件瓷枕。

主持人介绍的时候,持宝人已经上台了,首先上来的正是这件瓷枕的主人,这是一个中年妇女。

妇女就是一个普通的妇女,老铁也是吸取了教训,不再让清一色的美女上台,也不再寻找那些老女人,上来搞一些古怪。

瓷器是张复的,五位专家嘉宾全部鉴定完毕,张复便留下来。

主持人便说:“刚才,持宝人说这东西是她老板的!看来是有点抱得美人归的意思啊!”

场下观众就笑,中年妇女略显羞涩,摇头道:“我个岁数了,老板可是看不上了!”

大家听后都笑,张复便开始讲解:“这件小枕头啊!确立是美,它表现出来的意境,令人浮想联翩,这是两个人在枕,底座上的美女托着自己的头部,本身就是在睡眠,使用者也和她一起同枕共眠!”

正在这时,电视大屏幕上显示出瓷枕的样子,上面最主要的是底座的那位古装美女。

主持人便叹息一声:“哎呀!我不知道大家第一眼看到这东西,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台下一位少女笑容满面地站起来,说道:“好像看到了一位宫庭仕女,她身上有一种睡意朦胧的感觉,让我也不由地产生倦意,让我也有一种想上去试着枕一枕的想法!”

其他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都鼓动着她试一试,当然都是玩笑话,场面一度热烈非凡。

主持人不失时机道:“这效果达到了啊!”

大家都再鼓掌,张复继续说:“这个造型的样子呢!是流行于五代和宋代时期,从这个美女的装饰上看,这个发饰是表现了宋代的一种发饰,身上的裙子和里面的内衣,让我们看后,都能想象到宋代女性穿得是什么样的服饰。”

哗……

台下潮水般的掌声,体现出观众对张复的崇拜和认可,他们全都流露出对这位鉴赏界的泰山北斗的喜爱热情。

也在这时,台下的一位男性观众从瓷枕上看出了点端倪,便笑道:“我觉得这是不是一个男性的枕头,要不然枕头上的那个美女不能笑得那么开心!”

主持人便发出了配合式的搞笑的笑声,并且大笑着说:“你笑得更开心!”现场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