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两个杀手/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持人在观众们如潮水般的掌声落下后,这才走上来,面带笑空,叹道:“我的内心感慨很多啊,我听了孙大师的话,觉得太有道理了,可是我就觉得吧,我是看过了就忘记了!”

主持人的话语也开始诙谐了,搞得现场的气氛一片和谐,张复不由地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与刑老做着眼神上的交流。

张复好像在说:“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

“行!你算是找对了人,以后的古董界也好,收藏界也罢,考古队也行,就要靠这群年轻人打天下了!”

孙二不会去想这些,他也不想要这些荣誉和荣耀,他也不想长期干这行,他本来就是被张复赶鸭子上架,所以等下了架,他还是想去过一种自由自在地田园式生活。

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沟,过着赛神仙的日子,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好了!

大美女的出现,本来以为会引起一片涟渏,没想到却是一个不擅言词又木讷的人,也是令老铁一顿失望。

失望的人中,还有孙二,他本以为又是一个机缘,可以结实一个大美女,确实这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然而,美女平静地退场。

孙二的目光看向翡翠树叶流露出来的光泽,自我告诫道:“本不想再多得,如果是这各结局,其实非常不错!刚才自己不是说过了,既然是看过了,便是拥有了!”

想到这里,他双想直了阿“Q”精神,提示自己这算不算也是一种阿“Q”式的自我安慰。

他的本心,本来不是这样,也是被仙女的任务逼迫,最后踏上了这么一条不归路。

不归路上,他不停地接受美女的投怀送抱。

然而,这不是他真实想要的生活。

青铜簋上来了,这是这一组最后一件。

然而,这是一个笑话。

这件青铜簋,看那里都好,真是一件极品国宝。

五个专家给出了相同的意见,不同的是,孙二却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拼凑物。

如果说,簋的耳朵,腹部,底座和头部,四件东西全都是华周朝以前的古物,不仅历史年代久远,品质和工艺也是极佳,那么每一件都可以入选极品国宝。

可惜的是,这是一件残品,而且是由残品组合起来的残品。

这样一来,其价值一落千丈,永远也达不到国宝的级别。

就这样,最后一件青铜簋被否定,节目的录制也结束了。

上千的节目录制完毕,下午,大家又录制了两组。

晚上。

华灯初上。

待在酒店里的孙二,接到了耿生的一个电话。

“什么?金氏和黄氏逃掉了,沭硕是如何搞得?”

孙二当然不知道高丽方面的结果,这些天他只顾碰上节目录制,还有对付杨陈集团去了,没有精力也不愿意去观注高丽方面的进展。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脱离了正轨。

看来,沐硕的任务失败了。

这还是孙二遭遇到的第一次失败,当然他没有亲自出手。

其实,他也差了,真实的结果,还没有报告回来,沐硕一直没有联系上。

柳妍那边也没有消息,所以孙二安下心来,觉得耿生得到的消息可能是表面现象。

不过,他一直在思考着匡霞发来的消息,觉得电视台门外的那个神秘的高丽人,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也不可能一个正常的高丽国的游人。

如果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那么神秘的出现,也不可能引起匡霞的重视。

一切的一切!

孙二的目光从窗户飘出去,投落在远处的杨氏大厦上。

看来,答案还是要从杨风上来找。

孙二没有告诉任何人去了那里,他穿好隐身衣,直接飞去了杨氏大厦。

他的目的地杨氏大厦,因为此刻杨风正在大厦的顶楼拿着先进的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孙二等人所在酒店。

半路上。

孙二路过初次来海市时,进入过的那座明珠大厦。

他本不没注意这座大厦,却是在飞转之余,目光随意地扫了一眼。

这一扫,发现大厦的二楼,还是那间会客厅,里面还是坐着那三个人。

孙二的脑海里立马回忆起当初的情景,搜索起这三个人的信息。

姜华,姜大少,海蓝之光拍卖行行长姜为之子。

胡教授:海大考古专业教授。

鲁老板:丰益博物馆的馆长,也是一个房地产商

想起这三人来,孙二本觉得没必要再云理会他们,因为本来就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况个人交际并不熟悉。

不,不是三个人!

就在孙二刚想转身飞走,却又看到了客厅里还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是站立的,并没有坐在那里,这是一男一女。

二人全都是穿着黑色紧身衣,一看就是那种打手保镖之类的人物。

孙二又觉得无所谓,他转了转头,目光却重新扫回这两个人身上。

不,气息不对!

距离总有三五百米,孙二停留在半空,也能察觉到二人身上流动着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这种气息,绝非是普通的打手和保镖所拥有的。

孙二不由地仔细观察起来,这一观察也是吓了他一跳。

因为,这一刻,二人动了。

不,不仅是动了,他们的手上都有一把无声手枪。

手枪是带着消音器的,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暗杀了三人,然后逃之夭夭。

“你们?”

本来说着好好的话,姜华还要跟对方谈条件,让他们二人投靠到自己这一方势力来。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拔枪相对。

姜华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死神的威胁,那不是普通的恐吓和威胁。

“把枪放下,咱们好好谈谈,你们不就是要钱吗?”

鲁老板财大气粗,以为凭钱便能摆平任何事,这么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干的。

“笑话!钱,是什么东西?”

女人冷笑一声,缓慢地扣动了板机。

男人则道:“在你们临死这前,让你们死个明白,如果为了钱,有人出的钱会比你们多许多,可是我们不但是为了钱,我们是来让你们消失的,免得以后还有人敢在海市跟杨大少唱对头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