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我不想当ZHONG马/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这种事?”

柳佳夏说出柳氏先祖与玉泉派同宗,并且与道宗同气,原来属于一个支脉,听得孙二一时热血沸腾。

孙二当然不知道,既然玉泉派曾经中断过,后面的这些玉泉派的祖师爷们,估计也不会知道中断之前的历史。

当然,如果柳佳夏没有骗他,那么柳氏后裔保存的信息,应该是真实的,因为他们的传承一直没有中断过。

“好吧!你先带我去看看,然后我再决定要不要做,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我一个人恐怕忙活不过来!”

柳佳夏便乐了,将身子凑上来,温柔地说道:“我被派出来,已经有十多年,也熟悉了大陆人类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所以我能理解你,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长期使用你的!”

孙二那个汗啊!

怎么感觉,怎么像,自己就是一个……工具……

啊,呸!

孙二不由地怨极反笑了,而且笑得那么无奈。

他可以拒绝,也可以将她们赶出大陆,让他们重新回到海岛去。

可是吧!孙二还是有自己的想法,他的想法当然不是为了传宗接代,而是想去寻找一些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上来,是关乎自己前生今世,还是关乎于黄金鱼仙女,亦或是东海神宫和鱼人族,更有可能是整个华夏古老文明的一些问题……

“你们等我几日,我必须了结了一些问题,才能跟你们一起走!”

“没问题,反正我们有七个女人已经上了大陆,你即便现在不去,我们七个人也可以轮流……”

啊!

不要啊!

孙二彻底绝望了,他本想着用个缓兵之计,没承想这个女人竟然步步紧逼,竟然想在这里就……

孙二抱头夺门狂窜,留下身后的柳佳夏娇笑不已。

“坏人,跑那快干嘛!”

呜!

什么与什么,那里与那里,苍天,大地,你们救救我吧!

跑回酒店的孙二,满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袁刚只穿着一件小衣,衣裙下幻想一下,可以幻想出水来,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所以她就那么托着一双拖鞋,从隔壁房间过来了!

“你,走,你不要过来!”

孙二吓坏了,直接将袁刚一把推出了门。

袁刚不知所以,以为孙二脑子坏了,她一直就是这么跟他调情的,今天这反常的行为令她不知所措。

嘭!

房门大关,袁刚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竟然忘了离开,她就那么倒在门上。

呼!

房门大开,孙二一把将她拉进去,然后狠狠地将她……

袁刚的神情还没有转换过来,双眼瞪得大大的,一脸惊骇的样子,弱弱地说道:“爷,爷啊!你怎么了,你……”

“我?”孙二稍微清醒了点,看着身下压着的袁刚,双眼通红地盯着她胸前脑后。

袁刚缓过劲来,“噗哧“一声就笑了,双手捶打着孙二的胸膛,嗔怪着:”爷,你想奴家,也不用这么猴急,吓死宝宝了!“

孙二的头还晕着呢,一脸苦色,怪道:“谁想要来,我刚才,刚才是把你当成了……”

这时,袁刚急了,以为孙二对她没兴趣了,听他这话是对别的女人的兴趣没用完,然后就让倒霉的自己遇上了,再然后孙二才有这番举动的。

她当然不知道柳佳夏姊妹找孙二的事,所以自然是会误会他的。

孙二仰面翻过来,直直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却没来由地狂叫一声:“我不想当种,马!”|

“你,没发烧吧?”

袁刚现在可是知道孙二的厉害,根本没想到他会生病,所以也是迟疑着将小手放到他的额头上。

试了一下,觉得真没事,这才放心地也翻过身来,然后将身子依偎在他的怀里,呢喃道:“爷,你别吓我,你女人太多,我能待在你身边,已经感觉到万幸之幸了,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我是不是那里气到你了?”

孙二苦笑一声:“你想多了,这事跟你没关系,我是遇上大事了!”

最近一些日子,孙二确实是心累,既要参加节目录制,又要全力地对付杨陈集团和梅柏集团的联手反击,更要调合好海派一系的诸女的关系,否则等他离开了海市,别说是敌人,就是自己人都能掐起来。

同时,他还兼顾着高丽方面的柳家与国内的数大家族的斗争,也不知道沐硕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又来了一个柳氏后裔,说什么要他去当种马,你说孙二累不累!

袁刚一直跟着节目录制,也多少了解孙二最近的难处,孙二也不隐瞒她,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心情还是相当轻松的,所以有话也一直跟她诉着心声。

袁刚听孙二说摊上大事了,抚着他的胸肌,柔声道:“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我相信我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是纯爷们,更是一个大英雄,我听说过他以前的事迹,多少苦难,他都渡过来了,还怕这点破事!”

“嘿嘿!”孙二还真被她说笑了,不过笑中带苦,这个女人到底还是没有完全懂得他的心,但是他知道她现在是真真的爱上了自己,可以说如果需要,他相信她会为他做任何事情。

“你还是不懂,唉,那个,我好多了,咱们出去吃饭去!”

收拾了一番,袁刚刻意地细心打扮了一番,以她的绝美姿色,经过打扮后,一点也看不出四十来岁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浑身洋溢着一股成熟而又妩媚的气息。

孙二嗅着她的气息,心情有些好转。

来到外面的餐厅,他们叫了很多菜,然后便开始一顿狂吃。

正吃着,外面进来三个女人。

女人进来后,也不说话,直接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然后服务员便送来了三份碗筷,三个女人便开吃起来。

孙二早看到了,虽然他低头猛吃,目光却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这是早就养成的好习惯。

当年,他初到北省,与周媛夜宿旅舍时,差点被许谟偷袭,从那之后,他出外便保持警惕度,并不敢再放松。、

尤其是现在,他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多,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厉害,他更加不敢放松警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