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蔡东妮的表态/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他初到北省,与周媛夜宿旅舍时,差点被许谟偷袭,从那之后,他出外便保持警惕度,并不敢再放松。、

尤其是现在,他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多,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厉害,他更加不敢放松警惕。

可是他看的女人,是自己的三个女人,所以连头也没抬,只顾自已吃喝。

蔡东妮,肖郡主和邓李丹琪,边吃关边将目光投向孙二。

蔡东妮欲言又止,肖郡主嘴快,再也忍不住了。

“王,啊,爷,你遇上事了?”

孙二心说她们的消息从那里知道的,她们所说的事指的是什么,不会是知道我与柳氏后裔之间的秘密了吧!

不能够啊!

“杨风,那不子,他真敢跟你做对,我们绝对饶不了他!”

哦,她们说的是杨风,那就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了,孙二听后放下心来。

“他不是一个都这样对我,还有那个陈业清!”

“可是,你不是把梅庄毕整得快不行了吗?”

邓李丹琪终于把她们来的目的说出来了,原来她们是听说了孙二与梅庄毕打赌潜水之事。

“哈哈,那小子还躺医院里呢!没有我,他估计现在已经找西方那几位大神,上天上去聊天去了!”

“爷,你说的真轻松,梅庄毕现在是梅家的代理家主,梅家已经疯了,说什么,你把梅柏集团整残了,现在还死追着不放,这还不算,还想将他们的新家主害死!”

“管他们呢,他们爱怎么理解就怎么说,我与梅庄毕可是有赌约的,白纸黑字签着生死状的!”

邓李丹琪正好坐在他旁边,凑过来,温柔的说:“小爷,你真够狠的,把梅庄毕整成那样,然后把杨风气晕了,当着海市那么多大佬的面,发誓要将你逐出海市!”

“是吗?”孙二还真没想到,这事竟然把杨风逼成这样。

“嗯,嗯,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杨陈集团与梅柏集团,本来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现在你把梅柏集团的窝都端了,杨陈集团本来就害怕了,现在你又朝死里弄梅庄毕,你说杨风能不狗急跳墙?”

“咳,咳,你们要弄明白一件事啊!赌约可不是我主动提出来的,这事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是梅庄毕自己找死!”

接着,孙二又把潜水的具体情节讲给了四个女人听。

蔡东妮听完,把桌子一拍,怒道:“我说呢,看来他们真没个好人,自己作死还冤枉好人,幸亏我们相信自己的男人!”

邓李丹琪和肖郡主也猛点头,表示极力地赞同。

蔡东妮又把桌子一拍,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不用害怕,有我们在,就不可能让杨陈集团和梅柏集团兴起风浪来!”

孙二就笑,道:“这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吧?”

“呸,什么事都瞒不住你,看来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话还真不是她自己说的,这是蔡西坡和张复两个老混蛋玩闹够了,坐下来商量过后,然后又去找曲云生,再联系上京城的井家和凌家,最后拍板决定的,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完全与孙二站在同一条战壕里,誓死与华夏的邪恶势力做对。

他们对外是这么说的,没有明确地宣称是与杨陈集团和梅柏集团作对,但是明眼人一听就是这么回事。

整个华夏的上层世家和家族,每个家主都清楚,现在的华夏的势力分配,到底那个世家和家族属于那个派系,那个派系的势力最强,这都是有明确划定的。

现在,蔡系,曲系,井系和凌系也联合起来,那么就绝对没有杨陈梅柏的好果子吃。

不说现在,就说以前,梅柏集团还在鼎盛时期,他们也不敢触井家和蔡家,至少这两大家族,那是华夏的最顶尖的两大派系。

孙二知道蔡东妮就是过来传信的,表达了蔡西坡的意思。

按照蔡西坡的意愿,孙二的女人再多,蔡东妮以后至少也占据一个西宫之位。

在这些世家大族的豪门掌门眼里,嫁出的女儿的地位,永远要是所嫁家族的正妻,蔡西坡做了让步,这已经足给了孙二面子。

孙二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当下便握碰上蔡东妮的手,当着其他女人的面,说道:“有你这句话,我终生定不负你!”

他这话只对三个女人说过,吴桐,林玫和黄丽。

当然,那三个女人,是他前期最重要的三个女人,他早就已经把她们当作了亲人,而非妻子。

这种感情可不是其他女人可比,要不然上一次,黄丽犯了那么大的错误,孙二都不忍心收拾她。

说曹操,曹操又到。

正在孙二心里默念黄丽名字时,黄丽还真打电话来了。

黄丽不是当了卧底了吗?所以这一次,她是带着情报来的。

电话里,黄丽把高丽那边的黄氏和金氏的阴谋一说,孙二便立马知道沐硕遇到了何种麻烦。

放下电话,孙二站起来,点上了一根超大雪茄,在餐厅里转来转去。

“他们疯了吗?”肖郡主生气了,站起来伸手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肖家虽然地处西北,而且极为偏僻,这么多年,却已经在华夏培养出来许多亲信势力,因为肖家想重塑辉煌,所以到处招兵。

说来也巧,肖家的亲信之中,便有两支势力,与高丽的黄氏和金氏有联系。

当然,这两支亲信势力,那是绝对效忠肖家。

肖父听完女儿的话后,二话不讲,当下同意了肖郡主的请求。

肖郡主的电话,孙二听在耳里,惊在心里,他实在想不出,肖家会为这事,与高丽那边大动肝火。

“郡主!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可以对付他们!”

“我不想你有任何闪失!”

别看肖郡主平时里大嘴一张,可以吞下半江水,快嘴快语地没遮拦,关键时刻,却从来不掉链子,她分清孰重孰轻,何时该做何事,她都拿捏得恰如其分。

这都是家族多年教育的结果,她也是为了家族的未来,才要父亲的授意下,加上自己前世的情缘,义无反顾地扑到孙二怀里。

“好!”

孙二掐灭了雪茄,狠狠地将雪茄摔出了餐厅,把大手一挥,道:“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