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试探赵四清/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重视赵四清吗?

当然不,也当然是。

不的是,他根本不会把赵四清看在眼里,因为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

是的是,他背后的李五爷,也就是省城李家李挥的五叔身份地位够重。

李氏家族,在孙二扳倒梅柏集团时,那还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孙二之前的考虑是周到的,所以他沉默了。

他沉默的时候,就在思考着赵四清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

现在证实了赵四清是李五爷的人,他还是决定会一会赵四清,他要跟赵四清算一算新仇久账。

当然,他懂得打狗看主人的道理,所以并不会新手处理赵四清。

不过,孙二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想把以前的账跟赵四清了结一下,剩下的再把他交给李五爷。

利哥办事还是非常利索的,他爬起来打电话给赵四清。

“四爷,孙神医约你在明天中午青沟市客满楼见面!”

电话那头,只听一阵破碎的响声,接着传来一个女人被打的声音。

赵四清哆嗦着问:“你再说一遍,你说是谁请我?”

“孙二孙神医!”

“……”

赵四清的脑子不好了,他感觉到后背上一阵阵冷风袭来,他的心仿佛沉入了冰寒极地,他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冰封凝固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以为他混大了,出去之后就会忘记以前的仇恨!”赵四清思索了一会觉得那里不对,自从孙二离开青沟后,他赵四清便知道孙二是做大了,根本没有敢再去碰他一下。

最近,他只是听闻孙二的名声倍增,更是小心处理,生怕得罪了孙二的什么人,再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牵连出来。

“你,你是不是遇到了他?”

“我?四爷,我错了,我招惹了神医,他就在我眼前!”

“你……”

赵四清咬碎钢牙,狠狠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中午,他提前一个时辰便赶到了客满楼。

正巧,梁妮也回到了青沟。

她回来主要是处理梁氏集团的事情,还有办了一次奇石展览。

没有孙二在身边,梁妮天生的商业头脑也不能闲着,所以她全部的精力放在了石头上。

他的展览馆的石头品种越来越多,品质也是越来越好,她正想把展览推向全国。

见到孙二,她无比的激动,反正现在整个青沟本地人,无人不知夫人不晓,她梁妮就是孙二的人,所以她一下子便扑到了孙二的怀里,久久地不愿意出来。

孙二安慰道:“最近忙活得不错,石头展览的效果不错,非常有成就感吧?”

“我还能干什么?这还不是打发相思之苦的良药?”

孙二听了也是一阵苦涩,他便正色道:“好了,等我去会一个老朋友,我再回来陪你!”

林玫和刘荞便过来与梁妮说话,孙二单身一人进了天字号999.

赵四清心里非常忐忑,当他见到孙二进来,立马从椅子像触电似的站了起来。

“孙爷!”

他再没有了往日的嚣张,目光中全是畏惧和敬意。

“坐!”

孙二示意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径直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赵四清那敢坐,双手垂立着,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地等候着孙二发话。

“让你坐,你就坐!”

孙二语气加重,赵四清腿肚子哆嗦了一下,这才惶恐不安地坐下来,屁股还有大半个留在椅子外面。

“孙爷,你请训话!”

“李五爷跟你交代过什么没有?”

“回爷的话,五爷曾经说过,我想在青沟乃至青河立足,以后必须唯你的人马首是瞻!”

“当然,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可以不听五爷的话,也必须听爷你的话,我只听你一个人的!”

“是吗?”孙二拍了一下桌子,赵四清额头上豆的汗珠子掉下来,屁股直接掉了下去,他赶紧坐直了。

“爷,你息怒,我听说了那件事,我把他骂了,是我管教不严,你惩罚我吧?”

“我真想不通,李五怎么会收了你,难道他不知道你可是我的对头?”

“爷,那都是老黄历了,当初我也是斗不过你啊!”

赵四清说这话,心里更加忐忑,他真不知道孙二如果发起火来,跟他来个秋后算账,自己到底会有个什么下场。

“这么说,你现在还跟我斗一斗唠?”孙二仰着头,抽了一口雪茄。、

赵四清抖得很厉害,贼眼一转,道:“爷,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我现在可是你的人!”

“五爷的,我可不要你!”

“不,五爷说了,只要你在一天,他都要听你的,何况我这么个小蚂蚱!”

“哦?你是小蚂蚱吗?”孙二站了起来,走到赵四清的身后,将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赵四清当即跪了,叫道:“孙爷,我错了,你该惩罚的惩罚,只要你放我条生路,以后我赵四清便你的牛马!”

“杀了你,还污了我的手,留着你,我又不甘心,你说让爷我可怎么办啊?”

“爷,这事好办,来的路上我都想清楚了!”

孙二看了他一眼,走到窗户边上,抽了一口雪茄,道:“怎么办?“

“我自残!“

“哈!好啊!你自残个给我看看!“

还没等孙二说完,赵四清伸手从腰间拔出一马利刃,直接砍向了手掌。

啊!

赵四清还是没有忍住叫出声来,却见他的左手掌少了三根指头。

“那两根呢?“孙二盯着他剩下的大拇指和食指问道。

“留着伺候孙爷的!“

“你那些警察队伍里的狐朋狗友呢?”

“回爷的话,都解散了,我把他们清理出警察队伍了,他们不佩当国家卫士!”

“嗨,豪言壮语啊!思想境界提高了呀!”

“爷,五爷救过我,要是没有五爷的话,我赵四清已经是个死人,我的家人也会不保,何况即使我那时不死,孙爷不留我,我也没有生路,所以我改过自新了!”

“好吧!”孙二其实已经与李五沟通了,现在只是试探一下赵四清。

“坐下!把酒喝了便可以走了!”

“爷,你真的是饶恕我了吗?”

“当然,废什么话!”

赵四清不也再问,端起酒强忍着手掌的巨痛,一口气把满满的一杯子白酒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