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突变/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嘶嘶!

那个声音又起,孙二不由得皱眉,这一次又是搜索不到后续的声响。

他便感知不好,这个声音没来由地响过四次,而且每次都是在紧要关头。

可是,情势所迫,他不敢耽搁,只好去凝练灵药和珊瑚,准备第二把钥匙。

谁知,他凝练一会才发现自己带来的灵药和珊瑚根本不够,看情形似乎缺少很多。

怎么办?

孙二似是在询问鬼皇,也是在问自己,就在他苦思无果,时间也在一分一秒流失的时候,他抬起头来仰天长叹,本是叹息命运弄人,目光却落在头顶的黑白棺椁上。

太好了!

孙二看到头顶的棺椁,内心里一阵狂喜,可能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的紧迫和无助感,所以此刻的惊喜也是那么的疯狂。

“哈哈哈……”

他站起身来,手舞足蹈地狂叫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话音未落,他开始一招一式将后面的九式“十八式”瞬间打完,然后将最后一式“黑龙升天”打到黑白主棺上。

黑白主棺正是由灵药和珊瑚组成,数量足够孙二凝练第二把钥匙,好像再炼它个千百把都不成问题。

咔,咔,咔……

钥匙凝练的过程,那个圆形孔洞内发出奇怪的声音……

“哈哈哈……”

伴随着一声长啸,一个人从古墓外面飞了进来,接着是一阵狂笑。

“是你?”

孙二看到此人来到,而那个声音又起。顿时便明白过来,此人一直在暗中捣鬼。

“不错,孙掌门,有人让他传话,船到码头人上岸,少管凡间是非事!”

“噢?那我要是不从呢?”

“哼!如果不从,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史星斗,你不要助纣为孽,劝你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孙正山一脸正气地怒视着史星斗,胡长令也道:“不错,我看船到码头该上岸的是你,还有你背后的主子!”

耿生恨极了史星斗,不为别的,只说这个畜生不如的人,竟然敢违背血誓,出尔反尔帮助恶人陷害孙二,这一条罪名都足以杀他一百次!

他持剑来到史星斗身前,一剑刺去扎在他胸口,怒骂:“畜生,还不跪下?”

”哈哈!你们太天真了,如果没有保护,我哪里敢独闯古墓,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他的话说完,只听墓室周围全部发出那种“嘶嘶”的声音,孙二一听不好,大喊:“所有的人立马退出去!”

可惜,还是完了,包括孙二自己都没有躲开。

古墓在短暂的剧烈震荡后,发出惊天巨响,然后便开始爆炸起来。

爆炸持续了十多分钟,史星斗这才从古墓外面再次飞进来。

在他身后,站着两个蒙面人,一人说道:“机关炸掉了,孙二的努力白费了,即使他活着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嘿嘿嘿……老大英明,你这一招厉害!”

史星斗飞来飞去查看了一番,道:“没有一个活着的了!”

“是吗?可别轻视了孙二,有些事你们不懂,按我的命令,派人进来仔细查看,直到找到孙二的尸体算数!”

“遵命!”

史星斗和另一个蒙面人答应着,然后召集人马进入古墓。

……

三天后。

华夏东南方向的海域。这里与菲国相近,可以说距离菲国比到华夏大陆要近万倍,再向东走数公里便进入菲国海域。

这里有一个岛屿,风景秀丽,海天一色,令人心旷神怡。

美,实在是美!

可是,这里没有人烟,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岛子,生长着一些椰子树。

距离海边不远,是一处浅滩,浅滩大部分地方只有一米水深,中间却有一个深洞,洞深不可测!

此刻,洞的底部,散落着数十个华夏人……

孙二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做起来看着周围的环境,也看着满地的人。

父亲,胡长令,鬼爷,耿生,六个异能者和三十多个大弟子……

我这是到了哪里?

他看过众人,发现他们生命无忧,就开始观察起洞内的环境。

透视过后,他发现这里的洞外全是一片海洋,海面飞舞的海鸥和水鸟就是最好的说明?

东海神宫?

哈哈!我到了东海神宫?不能啊!怎么可能?

孙二一阵迷茫,开始向海底透视,却发现只能透视到一片灰白的沙石,再有就是远处海底的水草和游鱼。

不是神宫,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孙二刚起身,孙正山和耿生由于内力深厚,也及时地开启了保命神通,受伤不重也苏醒过来。

“二子啊!”孙正山叫了一声,孙二发现父亲醒来,高兴地跑过去直接输入一股灵息给他。

感觉舒服多了,孙正山这才说道:“二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他说的有气无力,耿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来,犹豫了一会,冲孙二父子行大礼,自责道:“属下保护不周,致使掌门深陷危险之地,真是该死!”

孙二却将他拉起来,安慰着:“不怪你,是那个人太狡猾,手段歹毒,竟然采用神通古秘术炸毁古墓!”

“掌门!幸好,最后时刻,钥匙打开机关,我们被穿进了古墓通往神宫的通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这里是通道?”

“嗯,千真万确!传承中说进了机关,如果没有进神宫,那就是两者之间的通道!”

“哈哈,别开玩笑了,这里怎么会是通道?”

“这?”耿生也是在说话间查看过周围,感觉确实不像通道的模样,可他根据传承记载,认定这里就是通道,所以也就开始模棱两可起来。

孙正山稍事休息,运转十八式,开始当初一团气息,瞬间便感知洞底有一个区域的水流异样。

孙二也观察过那里的水流,只是再怎么看也看不出水流到底异样在哪里。

孙正山思索一会,突然想起什么,问耿生:“通往神宫有几条路?”

“祖师爷!你的意思是有几个大门吧?”

孙正山不习惯这个称呼,也觉得耿生这么老的人。也不适合这么称呼自己,便尴尬笑笑:“这个尊称就免了,以后就不要叫了,我说的就是大门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