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杀猪狗不手软/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一发炮弹落到岛子上,距离孙二只有百米炸开。

孙二本不想亲自出手,也是想看看异能者的真实实力,因为进了古墓,异能者还没有发挥作用,后面便被传送到这里。

现在,他看到了,异能者果然不凡,还真不怕枪弹,就在刚才于和阿巴罗商量的空当,亚一他们已经把十几个海盗全部毁灭了。

什么?毁灭?怎么个毁法?

看看吧!够狠!

先是土系,海盗们被全身困住,直接拖入沙土,接着是木系,让他们尝试一下万箭穿心和终极束缚的滋味,等他们被一只只木箭折磨的死去活来时,再享受一下被树藤活活勒死的窒息感。

水系来了,又是窒息又是寒冰,等这些猪狗们已经承受不住了,金系的利刃直接划过一道道漂亮的弧线,给他们送上免费的千刀万剐。

海滩上,一片片血迹……

看着血淋淋的场面,帕思圭已经无任何黄色物质可以排泄,全身的神经无任何作用,像条死狗一样瘫软下去。

正好,金系之后,火系出场,一片焚天火海,把那些猪狗的模糊血肉焚烧殆尽,亚一随手把吓死的帕思圭扔进了火海。

顷刻间,海滩上再无任何痕迹,好像这里根本不曾来过任何人一样。

轰轰轰……

炸弹开始不停地爆炸,但是令凯拉大发雷霆的是,他浪费了无数炮弹,只是在岛子炸出无数个沙坑,孙二的人一个也伤到。

就在异能者结出异能罩之前,孙二也凝结出一个个灵息球,不停地打到岛子上每个人身上。

所以,那些炸弹只是在众人身边飞来飞去,动静搞得好热闹,结果屁放多了,一个也不臭。

凯拉能不上火,只是他怒火焚烧的同时,也是被孙二等人吓坏了。

“他么,这还是人吗?”

阿巴罗表情凝重,此人心机颇重,看着上岛的手下全部神秘的死掉,有看着炮火没干掉孙二等人,目光不停地在凯拉于身上瞟。

“这锅,你背定了!”

阿巴罗趁着凯拉神情失常,船上的人都吓破了胆,偷偷的从船舷位置溜下去,跳到一艘快艇上逃走了。

等凯拉想找阿巴罗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竟然怀疑阿巴罗时被对面岛子上的怪物们吃掉了。

“快掉转船头,回基地!”凯拉大声命令着,水手们手忙脚乱地慌作一团,过了半天也没把船开走。

其实,他们根本走不了了。

炮火停下来,孙二便带着众人飞上大船,这么短的距离,大弟子们飞和百八十次都绰绰有余。

孙二落到凯拉面前,他早就看到凯拉是头领,正是他在指挥海盗。

“他也听到,凯拉会说华夏语,说的蹩脚还是能听懂的,也就不啰嗦,直接吩咐道:“开船,送我们去菲国!”

“……”

凯拉不怕死,可是他紧张。

这些人,炮弹炸不死,会妖法杀人,还会飞行。

他只能麻木地点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也不知道手下人在干什么……

孙二不会手软,对付这些猪狗不如的杂种,如果手软就是对自己人心狠,他们这种人多一个,华夏百姓和过往的客商,就要少一个甚至更少。

杀!

孙二只留下开船的水手和凯拉,其他人全部都杀掉了,总共杀了五百多海盗。

这些海盗的下场与登陆岛子的一样,最后渣都没剩下,血肉焚烧后的渣子落入海中,成为鱼虾蟹们的佐料……

凯拉承受了更大的打击,神魂都错乱了,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意识不清。

在海上行驶了两天,终于达到了菲国海岸,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城市。

凯拉,孙二听古琳娜说过这个名字,他也是诬陷古琳娜的人之一。

当然,他只是帮凶,真正的凶手有好几个,古琳娜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要不然也不能求孙二帮解决家族事务?

孙二带人上岸后,立马令弟子们放火烧了大船,并用同样手法处理了水手,只把凯拉一人留下带到一个宾馆里看押起来,留着他自然有用,否则孙二早就杀了他。

安排好住宿,众人在这里休息数日,便吩咐几个大弟子护送父亲等人回国,直到一个月后再去接他同去神宫。

孙正山等老家伙走了,他那七个徒弟也出现了,孙二得知他们竟然也是从海底洞传送过来的,内心非常纳闷。

大徒弟却说了一件事,听得孙二大惊失色。

“师弟!我们被传送到通道后,本来看到你们在前面,可是过岔路口时却有一些神秘人阻拦,幸好我们那学了师父的十八式,化出了极阳之气,这才勉强逃脱,等我们被传送到那个海底洞时,你们已经不在,我们以为咱们被穿到了不同的位置……”

老大说的特别紧张,好像是劫后余生一样,孙二眼也是一热,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师兄!你快回国,父亲需要保护,我正想派人找你们呢!”

七个徒弟跟在大船后面狂追两天,如果不是炮火的动静太大,他们还要在海底洞迷路,上面的声响和光线变化,导引着他们在曲折蜿蜒的海底洞里寻找到出口。

送走父亲的徒弟们,孙二给古琳娜打了个跨国电话,古琳娜听说孙二已经到了菲国,心潮澎湃地直奔飞机场而去……

在等古琳娜的这段时间里,孙二觉得来到异国,身边还有这么多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子和兄弟们,感觉愧对他们,就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出去好好玩玩放松一下。

弟子们三五成群,分成多组出去了,其他异能者也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孙二,耿生和亚一。

孙二假装没看到亚一,问耿生:“问过了吗!”

耿生不解,不知孙二是故意问的瞎话,便纳闷道:“掌门,问什么?”

这话直接把孙二卖了,一个掌门询问属下,如果不是早就安排的任务,怎么会询问属下这样的话。

显然,孙二没有安排过什么,耿生又如何回答他。

亚一把头一低,故意走过来,打趣道:“他问你家里的母鸡下蛋了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