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方法不对/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已经把鼎炉的火焰降弱,正在旁边休息,看他一脸的出神,打趣道:“炼好了仙丹,我让你拿到鼻子前闻一闻可好?”

“掌门,你太抠门了吧?”

“要不然,你还想怎样?”

“要不给我一颗?”

“滚犊子!多了一颗也没有,再说了这是试验品,我都怕万一吃死了他们两个,卡森拉会找我拼命的!”

“嘿嘿,你不会把人那个了吧,吃死了就不好交代了!”

“你?什么人啊!我是拿这个当筹码的人吗?就是治个病,跟那种事没任何干系?”

“清高!”

“再说一遍?”

“掌门,我不说了,我还等着你炼更好的丹药给我呢!”

“炼再好的也不给你,你个小老头吃了也是浪费!”

“谁说的,我吃了之后可以飞升了!”

“升你个头,快把太岁灵根的叶子摘下来,记得要带点原根土。”

耿生不敢马虎了,立马找出太岁灵根的叶子,每片叶子上沾了点原根带的土,这才把五颗丹药包裹起来交给孙二。

孙二将丹药托在手上,寻思了半天,这才犹豫不决地走到卡森拉父亲床前。

事已至此,是骡子是马该出来溜溜了。

反正已经是骑在老虎身上下不来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反正他们不被我治死,留在医院里白花钱不说,还要受更多的罪过。

孙二想罢,索性一闭眼,抬手就将一颗丹药打入他的嘴巴,然后随手又是一股灵息打入口中。

这一次,他不敢通过经脉打入灵息,因为那样转化丹药的效果不佳,这种丹药可不比普通药丸,转化起来相当麻烦。

尤其是其中的流沙,铁钱子,萤火石和粉驼刺转化极难,还有那些奇异的太岁不比其他太岁,药效和属性相当复杂。

孙二研究了这么长时间,虽然对每一种灵药的药性了如指掌,但综合起来把它们炼成丹药这还是头一次。

第一次炼制,就把世上罕见的重症病人当试验品,孙二还真是于心不忍。

可是不为别的,为了研究“起死回生”术,他不在意赌上一把。

看着卡森拉父亲的神情变化,他又透视了数遍他体内的每个细胞和神经,更是通过灵息重新疏通了他的经络和血脉。

然后,他才将那些太岁灵根的叶子用掌力捻碎成汁水让他服下。

刚才,他还不算痛苦,经受了前两次治疗后,他已经痛晕了数次,整个身体的也变得红肿起来。

可是,服下太岁灵根叶之后,他开始鬼哭狼嚎起来,痛哭地在床上不停地打滚。

孙二并不去管他,而是密切地注视着他体内的变化。

他的肾开始变色,肝内的元气复苏,神经和淋巴细胞开始重新连接在一起,这些种种变化看得孙二阵兴奋不已。

好了,难道这是成了?

不,不,还缺少些手段。

“该是你完美表演的时刻到来了,我的小乖乖,你去吧!”

孙二把那只可以五变的天蚕送入了他的腹内,直接送到了心脏之中。

天蚕入身,他更是痛苦不堪,最终没有忍受得了痛晕过去。

也好!

孙二知道病人晕过去,身体会放松到最佳状态,不会调动神经和意念等要素来破坏丹药的药效主导治疗,也不会过于紧张绷紧身体影响药效最大化消化。

天蚕像个战士,进入体内便横冲直撞,从心脏出来开始在全身游走,最终它来到了灵台之下,这是它的最后一站。

然而,令孙二不解的是,天蚕到了这里,还没有发生一次再变。

小乖乖,小家伙,你不听话,你这是抗旨违命。

天蚕一直留在灵台外面,就是不肯进去,而且也不曾发生一次再变,这可是急坏了孙二。

到底缺少了什么,那个环节出问题了。

孙二不停地思索着,回想着每个细节,终于让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启示。

原来并不是灵药有问题,也不是炼丹的手法错误,而是天蚕送入的时机和位置不对。

无奈之下,孙二又把天蚕唤出来,因为他还没有使用还阳术和集阴术。

按照孙二原来的理论,他已经把卡森拉的父亲当个死人,所以这才为他服用“起死回生”的丹药,那么问题来了,要想令死人“起死回生”,必须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将还阳术和集阴术结合起来,然后打通死人的灵台。

这说明什么?

他虽然没有死,可是整个身体其实已经不是他的了,他没有死的原因,孙二想过很多种,却一直没有找出来,不过他也没把这个当重点,他重点考虑的,还是要先把人救活。

这也是唯一一次,在他不知道病因的情况下,他为病人治病。

还有,病人体内的多处病灶,似乎并没有清理干净,每一处病灶仍在向外释放种种破坏力量。

他是处于一种边恢复,一边又继续病着的状态下。

金针取出,孙二又开始了扎针破灶的过程,直到他破坏掉最后一个病灶,就赶紧将天蚕放入病人的丹田之中。

位置变幻,天蚕似乎也是找到了方向,在病人体内游走的路线也改变了。

孙二不失时机地运转起还阳术和集阴术,终于在天亮之前,打能了病人的灵台。

而此时,天蚕已经在病人体内游走十圈,开始了第一次再变。

好了!

这一次,他确信无疑,天蚕必定会再变五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天蚕五次再变成功,卡森拉的父亲算是从阎王的手上夺了回来。

他看了看窗外,东方的鱼肚白翻没了,太阳露出了笑脸。

真是美丽的一天!

孙二内心里期盼着,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也没有这么努力地治过一个病人。

以前,所有的病人,他从来都是游刃有余,可以说手到病除,也可以说药到病除,此番却不,他已经耗费了三天,对于一个拥有诸多灵药,还有神奇的医术的他来主,这已经是破了天荒。

卡森拉的父亲期间苏醒晕厥多达十几次,就在最后一次天蚕现变过后,他的嘴巴张大,从腹中喷出一团火红的液体,接着是吐了一碗多的黑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