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休想给别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板以为孙二听不懂,道:“我的名字叫坏男孩,你可要对我尊敬一些,否则我会让你吃点皮肉之苦,好了快把钱交出来然后走人!”

“坏男孩?那好啊,我叫坏爸爸,你快叫我一声,我就把钱交给你!”

“你,你找死是吧?给我打!”老板本以为孙二听了自己的主子是波奥班家族的少爷,就会乖乖地把钱交出来,然后屁都不放一个就走。

可是,他没等到恭维的话,也没有看到孙二害怕的表情,反而被他戏弄了一番,还让自己叫他爸爸。

该死!

老板不等手下的打手上来,自己先把铁鞭一挥摔向孙二。

其他的打手也把六个异能者围在中间,纷纷拳脚相向,场面顿时火爆起来,整条胡同里只能听到打杀的声音。

过了一会,胡同里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人打闹了,有些店铺的老板从门里偷偷地探出头来观察,发现赌石摊前,只剩下七个人。

孙二弹弹身上的灰尘,刚穿的新衣服显得一尘不染,刚才的打斗,老板和其他打手根本没有沾得到他的身体一点。

六个异能者也根本没有动,他们了是伸指头,吐吐气,动动腿,那群打手全都趴倒地上啃土去了。

什么水,什么火的,还有什么小刀子,木头片片的,更笑得是土系异能者整了一坨黄泥,给每个打手嘴里灌了一些。黄泥的味道很臭,所以不但看起来像肮脏的下水道玩意,那味道更是像极了。

老板也跑不了,他的嘴里塞的更多,等孙二拿着那块看好的原石走远了,他才尝试着动弹了一下,发现身体根本已经不听使唤,好像头,胳膊和腿不是他自己的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二把所有的好货色挑选出来,然后带上扬长而去。

这就有意思了,孙二也是玩心大起,否则也不能干起打劫的勾当。

剧情完全翻转啦!那些店铺的老板在战前,本以为孙二等人会被打得找不到北,结果他们全都跌破了眼珠子,孙二等人不但没被打爆,反而把老板和打手们全部打得爆菊花。

赌石老板嘴角不停地渗着血,气息开始微弱,他想打电话,手不动只能挣扎着,结果越挣扎发现自己的身体越麻木,最后他直接晕了过去。

孙二还是第一次打劫。

嗯,好吧,以后也不会有第二次了,这不是他的主业好嘛……

亚一跟在孙二身后,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块不小的原石,块头总有三十公分方圆。

她的美眸一翻,内心里便寻思起来,她有了个美妙的想法。

嘿,嘿,嘿,孙大仙人,你小子把石头交出来,送给姑奶奶我……

呜!

好痛,亚一捂着额头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孙二正瞪着她的眼睛在看。

“醒醒,笑得这么YIN当?”

“我有吗,我有吗?”亚一觉得额头痛得厉害,知道是被孙二敲得狠了,便有意见了,把小嘴一翘:“你就知道欺负人!”

“我是怕你走火入魔好吧?你走着路都能睡着,而且还在梦里笑得那么荡,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天哪!

亚一拍拍胸脯,以为孙二能看透她的想法,现在知道自己刚才可能是失态了,估计是因为想得太美,从而闭上眼睛走路,表情也失控了……

孙二把手里的石头举到她的面前,坏笑道:“想要吗?”

亚一想极了,她刚才就是想这块石头想得走路都睡觉做梦,现在有了这个大好机会,她可不会错过。

“嗯,嗯,嗯……”亚一把头得像小鸡吃米,目光全是贪婪,嘴角都是哈拉子。

孙二拍拍她的背,道:“喜欢马麦克吗?”|

噗!

亚一本来还幻想着孙二拿石头哄她,是想表达对她的什么意思,结果从他嘴里主出一的内容却全然不是,他说的竟是那个万恶的马麦克。

“滚,你要喜欢,你找他去!”

亚一想死的心都有了,马麦克再怎么好,终究是个菲国人,她就是死也是看不上的。

何况她心里只有孙二,即便是华夏的其他公子帅锅,她都没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喜欢一个菲国土财主。

“我要是说喜欢,你能不要再恶心我了吗?”

亚一的心情非常不好了,孙二看着她生气了,也不好再恶搞她,觉得这个小浪货不能把玩笑开大了,于是便举着石头说:“你要是喜欢,我还真给你了,这里面可是块好东西!”

“你,你说的是真的?”亚一的心情三百六十度,不对,应该是一百八十度反转,如果转个圈那不是回到原点了。

孙二得意地笑笑,看看左边转过街角再走一会,便有一个切割原石的店铺,他便加快步伐走了过去。

切割原厂的流程,孙二是再熟悉不地了,他在这短短的两年之内,给多少原石相过面,又把多少原石的衣服给脱了,他自己估计也是数不清了。

这些最后都换回来大量的财富,还有赌石经验,再加上他的透视能力,要比去缅甸和云省赌石时,看得更加透彻,里面的每一道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

等切割店老板把明料用水洗好抱出来递给孙二,亚一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她是直接惊呆了。

过了半响,她才拍拍不小的胸脯,瞪着那块五彩玉石,眼睛眨也不眨地问道:“这个真的是给我的?”

“嗯,拿着吧!“

“哈哈,呵呵,太好了,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不要拿回来,唉,那个古沙浪,你们要不要?”

古沙浪等人只笑不语,他们知道孙二是在挑逗亚一,跟着凑个热闹就行了,如果再把焉荣竹开大了,他们可是知道亚一的脾气,一不顺心就会咬人骂人,最疯狂的是嚎陶大哭,把女性的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们见识过了,所以才不敢云招惹她,孙二不知道啊,他仍是逗着她玩。

这也幸亏是他,若是别的熟人,亚一还真不是哭了,恐怕就是一拳拳打脚踢。

“拿来,休想给别人!”她抢过玉石,捧在手里,好像玉石有腿能跑掉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