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喝了想睡觉的湖水/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的加入,确实加速了波奥班家族垮台的速度,再加上孙二给了尼古拉明确的答复,说只要他在内部捣乱,必定帮他把波奥班五世赶下台,然后扶他登上波奥班家族的族长之位。

尼古拉行动了,先是联合了全部的族内可靠势力,然后搞了一个家族盛宴,名义上是为了商讨如何对付菲国的混乱局面,实则是暗中把家族里的几个重要人物用迷药迷醉后关押起来。

波奥班五世的几个左膀右臂失去作用,他开始变得惊慌起来,加大力度开始反击,但是他忙中必会出错,便被尼古拉抓个正着,借一个出外打击马麦克等数大家族集会的机会,顺利地将波奥班五世抓了起来,然后进行了软禁。

至此。

菲国局面,戏剧性地发生了重要的转变。

孙二得到确切的消息后,立马联系马麦克和布思,让他们出面,联合其他家族保尼古拉继承家族族长之位。

这个过程也相当顺利,波奥班家族本来就已经人心不稳,尼古拉能在乱世中保住家族,已经令那些元老们刮目相看,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真正击溃家族的反而正是这个族长拟定继承人。

事情至此结束,古琳娜家族地盘最后归还古琳娜。

古琳娜一个孤独的女孩有这么大的地盘也没用,她没有雄心壮志,也没那么大的能耐守得住这些。

再说,她从此便是孙二的女人,有这么个通天的男人,她又何苦去为了地盘而伤心烦恼。

最后,她按孙二的想法,把家族地盘中的三分之一,分给了那些远房远支,以便于让这些家族的亲人能够有活下去的资源,剩下的地盘全以赠送的名义划到孙二名下。

除此之外,马麦克,布思和尼古拉为首的人,也按照约定,把古琳娜家族周围一百里的地盘全部划给孙二。

从此,孙二在菲国内拥有了一片不小的势力区域,也成为他在菲国的势力范围基地。

这片区域,便交有卡森拉和玫扎尔管理,当然孙二会派门下弟子轮换在此保护。

孙二也设了一下机制,就是门下弟子办班保护各处势力区域,每地一段时间调换,整体管理由沐硕负责。

解决掉菲国事务,孙二也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极为开心,正式对外公布古琳娜,玫扎尔和卡森拉与他的关系,也就宣布了她们在菲国的地位。

玫扎尔学位高,头脑聪明,古琳娜又主动退出,卡森拉还小,而且也是玩性不减,菲国事务从此由玫扎尔全权负责。

……

一群飘逸的身影从天而降,借着黎明漆黑的夜色,飘落在地下后宫西门之前。

在空中,孙二已经观察过那部分潜入的神秘队伍,发现他们总共有三十多人,其中有五个女性,看样子好像是科学研究者。

孙二发现他们时,正是晚上十点左右,他们仍在帐篷前纳凉并商谈着什么。

他们的营地距离地下皇宫八十多里,这个距离在平原地带可能不算什么,一脚油门就到了,可是在黄沙掩城的西北沙漠戈壁上,他们即使全程机械化行进,也要三两天才能到达地下皇宫。

不过,孙二观察到他们可能前进的方向不是地下皇宫,或许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地下皇宫。

他便猜测着,这些人不是科学考察队,出于保密政策并不对外公布行程,所以连马科都无法得到他们的身份消息。要不是就是国外组织的秘密科考队,他们不愿意跟华夏上层反招呼,这种情况必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有,他们或许是一些民间组织,其目的就不可而知了。

至于其他情况,孙二还猜测不出来,他便决定弟子们回宫休息,明日便前去详细地实地调查。

次日。

弟子们休息一好,孙二便带上他们出门去了。

前行五十里,他令弟子们分成五组,一组跟着自己继续前行,另外四组从四个方向接近神秘组织。

又前行四十里,孙二发现这些人前进折方向开始与地下皇宫背道而驰,心里少许放松一些,但仍不敢相信他们此行的目的不在地下皇宫。

继续跟进,又前行了二十里,时间也接近于中午。

神秘组织开始进入了条干涸的河流,沙漠戈壁上的河流,经常流着流着就断了,水流也变得干涸起来。

孙二知道这种情况,水流是流到了地下,转换成地下河流,也就是人常说的“地下河”。

只是,这种地下河神出鬼没的,根本不知其踪迹何在。

不过,如果发现有这种河流,说明河流的上游必有水流,或许水流非常丰富,河中有鱼虾类也极有可能。

河边也多是狭长的绿洲,生长着丰富的植物植被,是沙漠旅行的救命必备之地。(囧)

果然是了,神秘组织进入河流不久,便有几个人带上水桶向前方跑去,孙二早就看到水流在地面上最后的截止处,有一片不小的湖泊,水流流出湖泊后便断了流。

这几个人正是看到了湖泊,所以兴奋地向前跑,但他们不知道这个湖泊里有危险,而且还是大危险。

孙二可不会提醒他们,他想看着他们危险,然后从中便可以发现端倪,验证他们到底是敌是友,还是普通的陌生人。

几个人提着水桶,疯狂地奔到湖边,把水桶扔掉后,首先便用手捧起湖水狂喝起来。

喝饱之后,几个人把身子向河边的草地上一躺,全是清爽舒适的表情,他们感觉这一刻,真是人生最美妙的时刻。

嗡……

过了不多会,一个人抬起头看望天空,又过了一会,好几个人都抬起头看天,没发现什么后,他们又躺下了,可是都感觉头特别沉,想要再抬起头来已经不可能了。

他们的头越来越沉,眼皮子也越来越重,其中一人便问:“你们听到飞机声音了吗?”

另一个人声音变得极低:“可能嘛?不可能……不可能……唉,我真想睡觉,不要说话了……”

“我也想睡了……”又一个人说着便打起了酣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