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女孩去寻水/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喝了湖水的几个人,脑袋开始晕乎,有人便有了幻觉般的意识,开始念叨着糊话,眼皮子也睁不开想要睡觉。

有两个人说听到了飞机声,又说要睡觉。

同时,也有一人在念叨着:“飞机,烦人的飞机,怎么这么多,哎呀,我的头好痛……”

其他人都睡着了,只有这个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可是滚了一会,他便趴在地上不动了,抱着头的姿势都没变。

孙二看个明白,这湖水有毒,是一种可以迷醉神经的毒,喝得少一些,或许生命没有危险,身体好的人喝多一些,可能也没大问题,但是他们都会出现神经错乱的毛病,显现出轻微的意识混乱的状况。

同时,他们的耳朵都能听到一种飞机起飞的声音,那种“轰呜”声特别吵,像是一台功率超大的机器在运转不停,让嗜睡的人想睡又睡不着。

刚才,孙二远远地打出一团灵息,把他们的中枢神经打晕了,他们这才陷入了沉睡。

令他疑惑不解的是,最后一个人竟然没有睡意,而且全身滚动个不停,这说明他的神经系统异于常人,最后他也是被孙二打晕的。(囧)

几个人晕后,神秘组织的人开始着急起来,其中一个头目,指挥着又一拔人前去湖边寻人。

当他们发现同伴全部都晕倒在地呼呼大睡后,全得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其中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裤的女孩翻了翻倒倒地人的眼皮后,又看了看湖边的痕迹,得知这些人喝了湖水后才出现的这种状况。

其他人也同意这个观战,可是女孩还是看出不同,认为只是喝了这么点湖水应该不会直接晕厥,可能他们又遇到了什么外力才会这样的。

孙二不得不佩服女孩,她有好强的观察力,这说明她的学识渊博,见识广泛,还有丰富的想象力。

多种因素结合,她才能有如此出众的能力,识别出别人不能识别的原因。

她把一只试管里的湖水倒在手中的一个简易的仪器中,没过三五分钟,她便确认自己的猜想,其他人听后也没有反对的,全部听她的吩咐把人抬回去了,孙二猜测这个女孩应该是这些人里重要的一个人物。

看着这些人返回了临时休息点,孙二带人悄悄地摸上去,却见一个老者站在一块石头上,正在跟那些人说着什么。

“注意啦!我说两点,首先,咱们要注意安全,不明情况的食物和水源,一定不要吃不要喝,这一点切记,咱们的最终目标不在这里,咱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知道大家很累也很烦恼,可是一定要咬牙坚持,成功就在前方。”

说完这话,老者见底下没有人反对,接着说:“还有,出外寻找水源,必须要有带头的人,要有组织有纪律,否则我直接把他开除,如果出外发现陌生人,尽量避免相遇,已经相遇的,尽量不说话不与其打交道,不发生实质性的接触。”

他这话说完,底下的人一阵哄笑,有好事者便起哄:“钱先生,你说的实质性接触具体怎么讲?是不是不要发生肌肤之亲的那种?”

“哈哈……”

“就你事多……”

“喂,蜡枪头,你是不是有想法啊?”

最后一个说着看向旁边的一个美女,那个美女抬腿一脚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人群的笑声更浓了。

孙二听着也觉得有趣,这群人真实的来路没听出来,却得到了一个结论,这群人不像是组织纪律特别严明的特种组织。

有了这个定论,孙二感觉这群人有意思了,虽然感觉他们不会对地下皇宫有威胁了,但还是想继续跟踪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去干什么。

就这样,又向前行走了五十里,太阳开始落山,一片火红的余辉闪映在前方一座大山之上,众人看到后一阵惊呼,都说那就是火焰山。

老者也看向那座山,提醒大家:“那不是火焰山,火焰山在没有太阳光时,都是火红的颜色,再说这里距离真正的火焰山很远!”

“就是,钱先生说要带我们去罗布泊,方向也与火焰山不同啊!”

孙二听到这里心里戈咚一声,原来他们是要去罗布泊,这还要走好多天的路。

转眼一起,他们去罗布泊,为何要转悠这么远的路,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孙二心生疑虑,更是想跟着他们看个究竟,想到跟踪,他也是笑了,说这每个人都有偷窥欲,这是人的天性。如此一想,他也就不觉得自己偷窥别人有什么不妥。

神秘组织的人在一处靠近水源的地方扎营,又派人前去取水,可是这处水源的水量极小。

孙二看过那里只有一处水湾,想要大量取水,必须要把沙子挖深,然后形成一个沙井或者沙湾,才能从坑里取出水来。

这次是由那个美女带队,一共去了七个人,只有她一个女孩。

水源地距离扎营地还是较远,因为扎营地需要考虑到龙卷风和沙尘暴等恶劣天气,所以必须恰当地选择地点,既背风又防沙。

七个人走过了两个沙丘,前面却出现一片灌木层,虽说灌木层不大,地是极其防风防沙,而且出现灌木层说明这里地下就有水。

女孩便让后面的三个人回去拿口袋,并报告这里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把扎营地移到这里。

她刚才观测过,早先发现的水源,距离这里虽不远,却是方向偏离,完全不与灌木层在一个方向上。

所以她了不让后面的人找不到她们,便让其他四个人停下来一起等着后面大队伍上来。

她找了一棵特大的灌木,刚刚坐下想喝口水,就听到身后有个异样的声音。

“沙,沙,嘶,嘶……”

女孩向后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就没在意继续喝水。

喝过水后,她打开笔记本记录着什么,旁边的一个男人的眼珠子就开始乱转了。

他坐不住就站起来看向大队伍来的方向,因为看不清,他便跑上了一个高一点的沙丘观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