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抢玉床/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孙二飞到钱先生那里时,发现对方已经把魔芋人打跑了,钱先生的身边跟着许多手持武器的人。

他看到了钱先生的穿着打扮全变了,神色完全不同,便没有显身,躲在暗中静静观察。

枪声静止了一会,没过多久又响起来了,一个全付武装的士兵模样的人跑过来,指着前面的一个方向,喊道:“他们全部躲到一个大山洞里面了!”

钱先生把枪口向鞋底一碰,扔掉了手中的大雪茄,把大手一挥,命令道:“全都给我追,特么地个杂毛,竟然敢不听我们的话,还敢跟桓家合作?”

孙二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原来钱先生是阴家的人,这与昨夜在沙城里听到的内容符合起来了。

不过,当孙二追着钱先生来到了那座大洞,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看到的地方。

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粗略估计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洞顶上有一道大裂缝,这条裂缝直通上面的沙漠地面,一片阳光从这个裂缝里照进来,正好可以勾勒出整个洞穴的轮廓。

孙二扫视了一下,发现周围的洞壁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孔洞,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就好象这个洞壁被不同口径的枪炮扫过无数遍。

而最让人感觉到震撼的是,在这个天然洞穴的底部,有一条石头砌成的祭台,祭台之下,有十几级台阶。祭台的上面则放置着一张石床,上面竟然好象还躺着个人!距离实在太远,除了一个轮廓之外,其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孙二判断着那张床是一张玉床,而且还是寒冰玉床,床下正冒出寒冰之气。

他没敢上前,躲在暗处继续观察,钱先生的一个手下,则在这时冲了上去,拿枪就要去挑那个死人。

邵亚朋用枪指着这个人的头,命令道:“放下枪,退回去!”

钱先生看了二人一眼,缓慢地走上台阶,站在死人的面前,用手抚摸着那张玉床,叹道:“果然要比东海神宫的龙冰床强上百倍,这个老家伙还真会找地方,跑到这里享受阴府之福!”

他口里说的老家伙是谁?

孙二心里顿时就是一声“戈咚”,他算是听出意思来了,这张床的功能极强,应该是可以保证尸身万年甚至更旧不腐,否则钱先生不会说这种话。

正在这个时,索洛夫带了一些冲到这里,他见到了钱先生,喊道:“大人,我们来了,后面有些奇怪的东西一直追着不放!”

钱先生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有多少?”

“哈哈哈……钱中古,你个老东西还没死,问那么多有什么用,今天还不是要死在这里?”

说话的人,就是追赶索洛夫的人,但是这个人的身后,他所带领的却不是人,而一群似鬼非鬼,似魔非魔,有的有手,有的有脚,有的有头,有的有身子,但就是没有一个是完全的身体。

钱先生看了这些东西,厉声道:“桓家红,你不要得意,你的这些‘尸儡’对我不起作用。”

“哦?老东西,那你要不要试一试?”

钱中古的脸色不好看了,他显然还是忌惮那些尸儡的,要不然他怎么会先把邵亚朋拉过来挡在身前。

邵亚朋一阵紧张,盯着站在台阶下的一队士兵,命令道:“开火,跟他们拼了!”

桓家红突然说道:“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里十分的邪门,其中藏有极大的玄机。如果咱们开火,说不定就会激发出什么,咱们就都出不去了,我看我们还是合作吧,然后把这个老不死的抬到地面上去!”

孙二听了桓家红的话,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上面,他不由地咋舌,那条裂缝极高,要从这里爬到顶上极其不易,还要抬一个人上去,这怎么可能。

但是,他想错了,桓家红说的意思,肯定不是要把玉床和死人一起从这里抬上去,他肯定还有其他的出路。

钱先生看来是扭不过桓家红,他深知那些尸儡的厉害,即便是重型武器,估计也不死它们,所以这个老东西就妥协了,答应了与桓家红合作。

双方谈拢了合作,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们分别派了几个懂门的人上去,把玉床的机关破了,然后一起把玉床抬下了祭台。

玉床刚抬到祭台下面,地面便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人们站立不稳左右摇晃起来,地面上也裂开了无数条裂纹,其中一些裂纹极宽达好几十公分,如果有人不小心掉下去,多半就会坠落到地缝中的岩浆中,即便是下面没有岩浆,他们也会被地缝夹死。

太可怕了!

孙二看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寻思着解决的方法。

突然,他看到了头顶的地缝中撒落下来无数的枝蔓,他便想到了把玉床快速弄到地面上去的办法。

但是,他要弄玉术,首先要过钱中古和桓家红这一关,他们有大量的手下,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枪还不是问题,其中一部分人的武功实力高强,这才是孙二最为忌惮的。

忽然,他的手触摸到腰间挂着的一排东西,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他把那排东西取下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钻到了人多的地方,当其他人还没看清身边多了一个人时,孙二已经把那排东西固定好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

他弄好这东西之后,又以极快的速度离开,然后躲在一块巨石之后,距离现场较远。

轰……

现场一片尘嚣,接着便是无数个鬼哭狼嚎的声音,从烟尘弥漫中挣扎着跑出来,有些人根本没来得逃,直接被炸死在那里。

威力不错哦!

孙二暗自兴奋,炸药男剩下的这排炸药确实不错。

由于炸药男是钱中古的人,是他安排的炸药男携带异型炸药,用来搞定一些极端条件的,所以钱中古身旁的人其中还有几个人身上也有这东西。

钱中古从一堆石屑中爬起来,拔出枪就把那几个携带炸药的士兵叫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