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神操作之新的开始(大变局)/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王,前方发现一些奇怪的兵马,他们不来进攻我们,却向西不断撤退,现在已经撤到祁连山下!”

“大王,西凉王重病,探子来报!”

“大王,战吧!”

战旗凛凛,杀声四起。

河西走廊的东部,武威大王带领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合围了西凉国。

武威大王身着金盔金甲,跨下一匹火红赤焰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能征善战,追随他征战十数年,立下赫赫战功。

赤焰驹长嘶一声,目光看向对面祁连山的黑影,似乎已经按耐不住性子。

武威大王一捋马鬃,问向旁边的令官:“后方可否发现可疑之敌?”

令官一挥红色旗子,大声道:“回大王,其他方向都正常,只是未发现灵系一族的踪迹!”

“噢?为什么?”

令官道:“我们去查了,他们本来已经与我们先锋汇合,汇入了左路军,从侧翼打击西凉王,可是前夜突然消失,我们一路搜寻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武威大王并不看重这只灵系一族的力量,收拢他们也只是防止他们在大军的背后捣鬼,他要一门心思对付西凉王和西部的其他部族。

“传令,中军直挺西凉国都,左军埋伏于祁连山北,右军绕过西凉埋伏于西北方向的沙漠边缘,防止西凉兵败向西向逃窜。”

“得令!”令官一挥红黑黄三色旗子,飞身上马,向中军后方驰去。

三日后。

武威大王率领中军到达西凉国都,城楼之下,却有一队人马早在那里等候。

武威大王本以为是已方的援军,没想到却是皇上的亲军。

“指挥使!你是来你接本王的吗?”

“当然,我在此等候多时!”

语气冷漠,竟敢在武威大王面前直呼自己为“我”,这个指挥使干到头了吗?

可是令武威大王意外的是,指挥使真的不怕自己,他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是皇上的意思?”武威大王闻声知音,立马就意识到不好,可能是皇上派他来的,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阻止武威大王灭了西凉。

“不,你错了,是我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难道你不怕扣上造反的罪名,然后被诛杀九族?”

“哈哈,笑话,我既然敢反,还会怕这个,我早就把家族的老小安排妥当,这个就不老你费心了!”

“你说的是真的,这件事千真万确不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哼,他对你那么信任,怎么会派人来搅你的局,他的天下还不是你打下来的,可惜他有一件事做错了,就是把内政交给了我!”

武威大王瞬间明白了,原来当年的事,还真不跟皇上相关,而是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指挥使的作为。

他便知道一直以来,自己是误会了皇上,也验证了黄金鱼仙女的话是假的,她欺骗了他,也验证了刘淑灵和其其格被欺骗了,她们被欺骗了,以为是皇上派人杀的武威大王。

也是,否则,西凉王和其他部族,以及灵系一族再厉害,也没有人能杀得了武威大王。

武威大王,确切的说,是孙二,他是从天眼里重新进入了当年的战场,去体验当年的感觉。

他听了揭开了背后的秘密,知道他,刘淑灵和其其格都被骗了,也更知道了肖家被误会了,肖郡主所说的话没错。

他进入天眼,就是为了寻找真相,所以当他得知了一切后,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他只是为了黄金鱼仙女感觉不值,如果当年她不是为了鱼族的阴谋,从而暗中使坏,可能她与武威大王的结局非常完美,那么她的一世转世为人类,就会相当成功。

一个鱼族如果获得转世为人类的机会,前面说了那是相当不容易,本来他们的转世都被阴间限制得死了,可是她珍惜,从而失去了永久性成人的机会。

想到这里,孙二为了确认这一点,不得不亲口问出刚才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那么,我的王后难道也参与此事?”

“王后?”指挥使脸色一转,目光变得阴冷起来,冷哼道:“你既然知道了,何必再来问我,今天是你的死期,我就允许你再多问一些事,名利你下了地狱再无机会了!”

“死期?”孙二仰天长笑起来,他可知道当年武威大王可死,今日他孙二却要活下来,死的是这人指挥使。

既然事情的真相完全明了,孙二也就不再给他活命的机会,他根本不须废话,手持斩神剑向前直接掷出。

斩神剑被孙二的灵息操控,可以在空中自由移动。

指挥使面对武威大王,他根本没想到对方突然发动攻击,一个不防就被斩神剑劈掉一片臂膀。

指挥使吃痛,用手捂着冒血的臂膀,惊讶地看着武威大王手中的武器,一脸惊恐道:“你,你手里的武器,可是斩神剑?”

“噢?”孙二感到有些莫名,这个一千多年前的人,为何会认为这把斩神剑。

“我是刚得到的这把剑,还并不其来历,你莫非是想拖延时间?”孙二并没有承认,而是试探着问道。

指挥使策马前移,瞪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孙二手中的斩神剑,突然仰天狂笑不止。

孙二被他笑懵了,还以为他是吓傻了。

那料,指挥使的笑声猛然停止,但是此刻,他的眼神里全是恭敬的神色,目光一直没有偏离斩神剑,最后恭敬地说道:“神剑出世,天下大定!”

“天下大定?”武威大王反问了一句。

指挥使的神色却是又一变,道:“可惜了,出的晚了,现在我才是未来的王,华夏大地的皇者!”

“呼啦!”

指挥使身后的城门大开,西凉王从城门里策马出来,高声喊道:“指挥使大人,左右一切准备妥当,我看可以要了这个老儿的命,他在一天,我便不得安宁!”

指挥使听后点点头,把手向后一挥,却见身后策马过来数人,其中一人手里捧着一件黄色龙袍。

此人下马伏地,将龙袍高高举起,带头呐喊道:“奉迎真命天子,顺应上苍之意,下应黎民之情,承顺皇天后土,即位神慈仁德敏义忠勇高皇帝!”

孙二一个字也不想听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出现了一古代历史记载中的一幕,那是宋祖“黄袍加身”的故事。

他的心猛地一揪,眼前这位指挥使不正是姓“赵”,而他的名字……

哇呀……不好……

孙二感觉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滚,他差点走火入魔,赶紧稳住心性,凝结灵息护住灵台。

他立马意识到这是在天眼里,眼前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新推演,自己如果不注意便会走火入魔。

刷!

孙二狠狠地一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八了,指挥着斩神剑一剑就刺进了指挥使的心窝……

公元960年,华夏大地上一个崭新的大统一王朝“宋”建立起来。

建立者虽也姓“赵”,但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姓赵之人,后世的史书上如何记载这件事,恐怕今天没有人知道。

重新回到当年经历过此事的孙二,此刻在杀了赵指挥使后,陷入了沉睡之中。

“大王,前方发现一些奇怪的兵马,他们不来进攻我们,却向西不断撤退,现在已经撤到祁连山下!”

“大王,西凉王重病,探子来报!”

“大王,战吧!”

战旗凛凛,杀声四起。

河西走廊的东部,武威大王带领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合围了西凉国。

武威大王身着金盔金甲,跨下一匹火红赤焰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能征善战,追随他征战十数年,立下赫赫战功。

赤焰驹长嘶一声,目光看向对面祁连山的黑影,似乎已经按耐不住性子。

武威大王一捋马鬃,问向旁边的令官:“后方可否发现可疑之敌?”

令官一挥红色旗子,大声道:“回大王,其他方向都正常,只是未发现灵系一族的踪迹!”

“噢?为什么?”

令官道:“我们去查了,他们本来已经与我们先锋汇合,汇入了左路军,从侧翼打击西凉王,可是前夜突然消失,我们一路搜寻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武威大王并不看重这只灵系一族的力量,收拢他们也只是防止他们在大军的背后捣鬼,他要一门心思对付西凉王和西部的其他部族。

“传令,中军直挺西凉国都,左军埋伏于祁连山北,右军绕过西凉埋伏于西北方向的沙漠边缘,防止西凉兵败向西向逃窜。”

“得令!”令官一挥红黑黄三色旗子,飞身上马,向中军后方驰去。

三日后。

武威大王率领中军到达西凉国都,城楼之下,却有一队人马早在那里等候。

武威大王本以为是已方的援军,没想到却是皇上的亲军。

“指挥使!你是来你接本王的吗?”

“当然,我在此等候多时!”

语气冷漠,竟敢在武威大王面前直呼自己为“我”,这个指挥使干到头了吗?

可是令武威大王意外的是,指挥使真的不怕自己,他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是皇上的意思?”武威大王闻声知音,立马就意识到不好,可能是皇上派他来的,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阻止武威大王灭了西凉。

“不,你错了,是我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难道你不怕扣上造反的罪名,然后被诛杀九族?”

“哈哈,笑话,我既然敢反,还会怕这个,我早就把家族的老小安排妥当,这个就不老你费心了!”

“你说的是真的,这件事千真万确不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哼,他对你那么信任,怎么会派人来搅你的局,他的天下还不是你打下来的,可惜他有一件事做错了,就是把内政交给了我!”

武威大王瞬间明白了,原来当年的事,还真不跟皇上相关,而是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指挥使的作为。

他便知道一直以来,自己是误会了皇上,也验证了黄金鱼仙女的话是假的,她欺骗了他,也验证了刘淑灵和其其格被欺骗了,她们被欺骗了,以为是皇上派人杀的武威大王。

也是,否则,西凉王和其他部族,以及灵系一族再厉害,也没有人能杀得了武威大王。

武威大王,确切的说,是孙二,他是从天眼里重新进入了当年的战场,去体验当年的感觉。

他听了揭开了背后的秘密,知道他,刘淑灵和其其格都被骗了,也更知道了肖家被误会了,肖郡主所说的话没错。

他进入天眼,就是为了寻找真相,所以当他得知了一切后,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他只是为了黄金鱼仙女感觉不值,如果当年她不是为了鱼族的阴谋,从而暗中使坏,可能她与武威大王的结局非常完美,那么她的一世转世为人类,就会相当成功。

一个鱼族如果获得转世为人类的机会,前面说了那是相当不容易,本来他们的转世都被阴间限制得死了,可是她珍惜,从而失去了永久性成人的机会。

想到这里,孙二为了确认这一点,不得不亲口问出刚才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那么,我的王后难道也参与此事?”

“王后?”指挥使脸色一转,目光变得阴冷起来,冷哼道:“你既然知道了,何必再来问我,今天是你的死期,我就允许你再多问一些事,名利你下了地狱再无机会了!”

“死期?”孙二仰天长笑起来,他可知道当年武威大王可死,今日他孙二却要活下来,死的是这人指挥使。

既然事情的真相完全明了,孙二也就不再给他活命的机会,他根本不须废话,手持斩神剑向前直接掷出。

斩神剑被孙二的灵息操控,可以在空中自由移动。

指挥使面对武威大王,他根本没想到对方突然发动攻击,一个不防就被斩神剑劈掉一片臂膀。

指挥使吃痛,用手捂着冒血的臂膀,惊讶地看着武威大王手中的武器,一脸惊恐道:“你,你手里的武器,可是斩神剑?”

“噢?”孙二感到有些莫名,这个一千多年前的人,为何会认为这把斩神剑。

“我是刚得到的这把剑,还并不其来历,你莫非是想拖延时间?”孙二并没有承认,而是试探着问道。

指挥使策马前移,瞪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孙二手中的斩神剑,突然仰天狂笑不止。

孙二被他笑懵了,还以为他是吓傻了。

那料,指挥使的笑声猛然停止,但是此刻,他的眼神里全是恭敬的神色,目光一直没有偏离斩神剑,最后恭敬地说道:“神剑出世,天下大定!”

“天下大定?”武威大王反问了一句。

指挥使的神色却是又一变,道:“可惜了,出的晚了,现在我才是未来的王,华夏大地的皇者!”

“呼啦!”

指挥使身后的城门大开,西凉王从城门里策马出来,高声喊道:“指挥使大人,左右一切准备妥当,我看可以要了这个老儿的命,他在一天,我便不得安宁!”

指挥使听后点点头,把手向后一挥,却见身后策马过来数人,其中一人手里捧着一件黄色龙袍。

此人下马伏地,将龙袍高高举起,带头呐喊道:“奉迎真命天子,顺应上苍之意,下应黎民之情,承顺皇天后土,即位神慈仁德敏义忠勇高皇帝!”

孙二一个字也不想听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出现了一古代历史记载中的一幕,那是宋祖“黄袍加身”的故事。

他的心猛地一揪,眼前这位指挥使不正是姓“赵”,而他的名字……

哇呀……不好……

孙二感觉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滚,他差点走火入魔,赶紧稳住心性,凝结灵息护住灵台。

他立马意识到这是在天眼里,眼前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新推演,自己如果不注意便会走火入魔。

刷!

孙二狠狠地一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八了,指挥着斩神剑一剑就刺进了指挥使的心窝……

公元960年,华夏大地上一个崭新的大统一王朝“宋”建立起来。

建立者虽也姓“赵”,但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姓赵之人,后世的史书上如何记载这件事,恐怕今天没有人知道。

重新回到当年经历过此事的孙二,此刻在杀了赵指挥使后,陷入了沉睡之中。

“大王,前方发现一些奇怪的兵马,他们不来进攻我们,却向西不断撤退,现在已经撤到祁连山下!”

“大王,西凉王重病,探子来报!”

“大王,战吧!”

战旗凛凛,杀声四起。

河西走廊的东部,武威大王带领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合围了西凉国。

武威大王身着金盔金甲,跨下一匹火红赤焰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能征善战,追随他征战十数年,立下赫赫战功。

赤焰驹长嘶一声,目光看向对面祁连山的黑影,似乎已经按耐不住性子。

武威大王一捋马鬃,问向旁边的令官:“后方可否发现可疑之敌?”

令官一挥红色旗子,大声道:“回大王,其他方向都正常,只是未发现灵系一族的踪迹!”

“噢?为什么?”

令官道:“我们去查了,他们本来已经与我们先锋汇合,汇入了左路军,从侧翼打击西凉王,可是前夜突然消失,我们一路搜寻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武威大王并不看重这只灵系一族的力量,收拢他们也只是防止他们在大军的背后捣鬼,他要一门心思对付西凉王和西部的其他部族。

“传令,中军直挺西凉国都,左军埋伏于祁连山北,右军绕过西凉埋伏于西北方向的沙漠边缘,防止西凉兵败向西向逃窜。”

“得令!”令官一挥红黑黄三色旗子,飞身上马,向中军后方驰去。

三日后。

武威大王率领中军到达西凉国都,城楼之下,却有一队人马早在那里等候。

武威大王本以为是已方的援军,没想到却是皇上的亲军。

“指挥使!你是来你接本王的吗?”

“当然,我在此等候多时!”

语气冷漠,竟敢在武威大王面前直呼自己为“我”,这个指挥使干到头了吗?

可是令武威大王意外的是,指挥使真的不怕自己,他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是皇上的意思?”武威大王闻声知音,立马就意识到不好,可能是皇上派他来的,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阻止武威大王灭了西凉。

“不,你错了,是我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难道你不怕扣上造反的罪名,然后被诛杀九族?”

“哈哈,笑话,我既然敢反,还会怕这个,我早就把家族的老小安排妥当,这个就不老你费心了!”

“你说的是真的,这件事千真万确不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哼,他对你那么信任,怎么会派人来搅你的局,他的天下还不是你打下来的,可惜他有一件事做错了,就是把内政交给了我!”

武威大王瞬间明白了,原来当年的事,还真不跟皇上相关,而是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指挥使的作为。

他便知道一直以来,自己是误会了皇上,也验证了黄金鱼仙女的话是假的,她欺骗了他,也验证了刘淑灵和其其格被欺骗了,她们被欺骗了,以为是皇上派人杀的武威大王。

也是,否则,西凉王和其他部族,以及灵系一族再厉害,也没有人能杀得了武威大王。

武威大王,确切的说,是孙二,他是从天眼里重新进入了当年的战场,去体验当年的感觉。

他听了揭开了背后的秘密,知道他,刘淑灵和其其格都被骗了,也更知道了肖家被误会了,肖郡主所说的话没错。

他进入天眼,就是为了寻找真相,所以当他得知了一切后,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他只是为了黄金鱼仙女感觉不值,如果当年她不是为了鱼族的阴谋,从而暗中使坏,可能她与武威大王的结局非常完美,那么她的一世转世为人类,就会相当成功。

一个鱼族如果获得转世为人类的机会,前面说了那是相当不容易,本来他们的转世都被阴间限制得死了,可是她珍惜,从而失去了永久性成人的机会。

想到这里,孙二为了确认这一点,不得不亲口问出刚才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那么,我的王后难道也参与此事?”

“王后?”指挥使脸色一转,目光变得阴冷起来,冷哼道:“你既然知道了,何必再来问我,今天是你的死期,我就允许你再多问一些事,名利你下了地狱再无机会了!”

“死期?”孙二仰天长笑起来,他可知道当年武威大王可死,今日他孙二却要活下来,死的是这人指挥使。

既然事情的真相完全明了,孙二也就不再给他活命的机会,他根本不须废话,手持斩神剑向前直接掷出。

斩神剑被孙二的灵息操控,可以在空中自由移动。

指挥使面对武威大王,他根本没想到对方突然发动攻击,一个不防就被斩神剑劈掉一片臂膀。

指挥使吃痛,用手捂着冒血的臂膀,惊讶地看着武威大王手中的武器,一脸惊恐道:“你,你手里的武器,可是斩神剑?”

“噢?”孙二感到有些莫名,这个一千多年前的人,为何会认为这把斩神剑。

“我是刚得到的这把剑,还并不其来历,你莫非是想拖延时间?”孙二并没有承认,而是试探着问道。

指挥使策马前移,瞪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孙二手中的斩神剑,突然仰天狂笑不止。

孙二被他笑懵了,还以为他是吓傻了。

那料,指挥使的笑声猛然停止,但是此刻,他的眼神里全是恭敬的神色,目光一直没有偏离斩神剑,最后恭敬地说道:“神剑出世,天下大定!”

“天下大定?”武威大王反问了一句。

指挥使的神色却是又一变,道:“可惜了,出的晚了,现在我才是未来的王,华夏大地的皇者!”

“呼啦!”

指挥使身后的城门大开,西凉王从城门里策马出来,高声喊道:“指挥使大人,左右一切准备妥当,我看可以要了这个老儿的命,他在一天,我便不得安宁!”

指挥使听后点点头,把手向后一挥,却见身后策马过来数人,其中一人手里捧着一件黄色龙袍。

此人下马伏地,将龙袍高高举起,带头呐喊道:“奉迎真命天子,顺应上苍之意,下应黎民之情,承顺皇天后土,即位神慈仁德敏义忠勇高皇帝!”

孙二一个字也不想听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出现了一古代历史记载中的一幕,那是宋祖“黄袍加身”的故事。

他的心猛地一揪,眼前这位指挥使不正是姓“赵”,而他的名字……

哇呀……不好……

孙二感觉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滚,他差点走火入魔,赶紧稳住心性,凝结灵息护住灵台。

他立马意识到这是在天眼里,眼前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新推演,自己如果不注意便会走火入魔。

刷!

孙二狠狠地一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八了,指挥着斩神剑一剑就刺进了指挥使的心窝……

公元960年,华夏大地上一个崭新的大统一王朝“宋”建立起来。

建立者虽也姓“赵”,但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姓赵之人,后世的史书上如何记载这件事,恐怕今天没有人知道。

重新回到当年经历过此事的孙二,此刻在杀了赵指挥使后,陷入了沉睡之中。

(四月份每天五更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更,希望仍在观注本书的读者朋友能够一如既往,更欢迎新朋友来捧场,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