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嫁错人,打对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嗨,都会说华夏语,看来这些倭国人都是下了功夫的,怪不得以前总听老人们说,倭国人大凡来华夏谋生的,都会学习华夏语,有些人甚至被称为“华夏通”。

孙二心里如是说,目光也变得不善,恶狠狠地说:“让他们最好离我远一些,否则不仅是她,连他们一起,我都不能保证活过一分钟后。”

这话还真是吓到了这个女人,她立马命令身后的保镖不要向前,只是紧张地看着山田爱,问孙二:“那你如何要放她下来?”

“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她撞了我,然后一句话没说就跑,你们倭国不是自称最懂礼貌的国度吗?这就是你们的礼仪廉耻?”

“山田,他说的是真的吗?”

山田爱本来都绝望了,只感觉到胸口一阵窒息,她是真的害怕了,都想跪下来求饶,可是她下不来,否则她直接就那么做了。

但是,现在她看到了这个女人,心里有了底气,便不把孙二看在眼里,她以为孙二不会再把怎么样了。

“夫人,夫……我……”

“夫人?”孙二反问了一句,看向那个女人。

女人只好自物介绍道:“我是小林野的女人,就是小林光的嫂子!”

“啊,哈哈,你就是那个在家没男人痛的女人啊?”

孙二故意说话气她,然后把她激怒,他刚才也想了,正好可以找个借口玩一玩这些倭国人。

现在如果能把矛盾激化了最好,他最见不得在倭国人面前说话还要保持礼仪,这也是刚才他反问女人说那些话的初衷。

女人名叫石岛由香,是小林家族长子小林野的妻子。

可是,她嫁给小林野之后,一天夫妻生活没有过,而小林野自年轻时,就在外面拥有无数的美女,结婚后基本上也不在家住,整天在那些女人堆里泡着。

所以说在倭国,这件事都被传的沸沸扬扬,达到无人不知的地步。

当孙二如此说她时,她的脸刷地一下就红透了,她还是个女孩,一个仪式上没有成熟的女孩,她没有得到男人一天的雨露滋润,怎么能不悔恨。

她恨嫁错了人,进错了门,可是当初,她的父亲为了家族联合,硬是把她送进了小林家的床上。

她站在那里,满眼的泪花,泪水顺着香腮缓慢地淌下来,湿透了涂抹

的粉底。

她强忍悲痛,掩面而泣,又不想被他人看到,便快速地从孙二身边匆匆跑过,躲进了楼梯里面。

她走了,山田爱恐慌了,已经没有人能救她了,她再次绝望了。

孙二看了一眼石岛由香的背影,回过头来,把脸凑到山田爱的面前,坏笑一声,道:“婊子,你这些年不是挺舒服的吗?看你家主子,可是连男人的皮都没摸过,你要怎么安慰她呢?”

山田爱早就吓昨六神无主,拼命地摇着头,根本不敢再说什么,她也已经吓哭,可是她的泪却像流水一样拼命地从眼眶里狂奔而出。

孙二也不怜悯她,虽说她是个女人,但是对于这种女人,尤其还是一个倭国女人,孙二是真心地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所以他一狠心直接就把她举了起来。

旁边的保镖都看傻眼了,他们的主子都跑了,可是山田爱还在孙二手里没救下来,他们是想救又不能救,主人没发话,他们也怕出了问题没法子负责。

就在孙二举着山田爱想要摔倒在地,出一口恶气时,电梯门开了,小林博亚和大藤龟寿出来了。

“住手!”

大藤龟寿立马就看清了孙二手上抓的人是谁,他也是在蛮横惯了,那在华夏人手里吃过这个亏,直接一个纵身飞窜,来到了孙二面前。

可惜,孙二本来的一点怜悯之心,就在他将要摔山田爱之前,他又心软了,不想出此重手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但,大藤龟寿的猖狂,又令他改变了注意,就在大藤龟寿的身形落到身前,孙二帮间地将山田爱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狠狠地踩上了一脚。

山田爱那受过这个,她那柔弱的身子骨,根本不比一只蚂蚁,瞬间便晕了过去。

孙二看好晕了,便把脚收了回来,拍拍手,从怀里取出一只手帕,擦了擦手,装作若无共事的样子:“唉,别脏了我的手”

擦完,他又拿口在手心上吹了吹,骂道:“恶心,肮脏的女人,这味道也是恶心!”

大藤龟寿直接气炸了,但是他立马想到了他的身份,刚才孙二走出房间后,小林光立马派人查了孙二的底细,这一查直接吓得他想要立即回国,他知道青沟此行之事难办了。

孙二看着大藤龟寿指着他的手指,怒目圆瞪,冷色道:“最好把你的爪子放下,再指着我,立马让你在地球上消失!”

别人不好说,凡间的高手里面,如果有个人敢说这大话,那一定会是孙二,他岂止会让消失,极有可能消失的干干净净,连灵魂都失去轮回的机会。

孙二现在就是这样狠,这也是他完成了裉变后的最大变化之一。

大藤龟寿不服,犹豫半天,但又觉得这样认怂,他心里极有不甘,所以最后还是发了狠,一拳冲孙二打来。

这一拳,威力相当大,拳风呼呼,力量可见之大,迎着孙一的太阳穴就来了。

孙二不动,根本不需要动,大藤龟寿的拳再厉害,到了他的眼前,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就跟玩似的。

就在拳头即将贴到他的眼前,孙二消失不见了。

大藤龟寿一愣,立马意识到不好,他确实也是个高手,要不然小林家也不能聘请他做了三十多年的保镖队长。

现在,小林家看他老了,为了报答他,便给了他一个肥差,让他来华夏负责一行业务。没想到,他来华夏没三年,还没有享够清福,便要丧失在孙二的手下。

丧失而不是丧命,说明孙二没有下死手,他闪过之后,还没等大藤龟寿转过身来,直接一记重砍,一下子就砍断了他的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