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给松下明之治病/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吃饭时,孙二让林青霞和温碧霞坐在最旁边,因为她们是新宠,也没有别的女人过来跟她们抢。

吃着吃着,小野纪香接到一个倭国来的电话。

聊了一会,她兴奋地跟孙二说:“爷,这些黄瓜,西红柿,小白菜的,有两三个公司想要,你看?”

“此事不是由你全权处理了吗?”

孙二看着这个刚刚收了女人,还没有承受几次雨露,所以胆子还比较小,说话也是极其谨慎的。

“不是啦,他们是想要种子!”

“种子?”孙二想了一会,道:“要种子也不难,价格要更贵!”

小野纪香便放开遮挡声音的手,向那边把情况说明了一下,谁知那边的人当场答应价格一切好谈。

孙二听后当场也答应下来,小野纪香便跟那边继续详细地谈了起来。

松下秀子和麻里由美她们一看本国有生意来了,全都与小野纪香一起研究起来,要如何把这第一单生意搞定。

旁边就没有其他女人了,孙二看看左右,周媛等人正在放着歌,然后围在一圈跳舞。

他借着酒意,直接把“二霞”拉了过来。

呜……

啊……

声音似乎不雅,其实并没有啥,诸位听错了,这里人多眼杂,孙二想干点什么不得防着不是。

哈哈,顶多也就是点点嘴唇,摸摸索索……

次日。

带着新的规划,孙二的返回了青沟。

正巧,松下秀子的叔叔也赶到了,他正在北省洽谈一笔业务。

听了松下秀子的介绍后,立马就从省城赶了过来。

当孙二见到松下明之,便打趣道:“你何必跑这趟腿,早知道我就晚回来几天,我才去过省城。”

松下秀子就不好意思道:“爷,这是我的错,我忘了这事了!”

松下明之笑笑,道:“没事,我正好要过来看看,听说小林家搞得动静很大,我也有兴趣过来凑个热闹!”

“你来了正好,正好有些事,我想咨询一下你!”

不过孙二知道他过来主要是为了看病,所以也就不多废话,便道:“那就先看病吧!”

松下明之非常震惊,问道:“现在就看?”

他见孙二已经让杨丽等人把医疗的工具准备好了,已经放到了茶几子上。

孙二道:“就现在,不是吹牛,以我的医术,我立马就能给你治好!”

松下明之满脑子转圈圈,他转遍了全球,还没见过如此凶猛的医生。

“那,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孙二直接撸上袖子开干,他让松下明之躺好后,取出了金针。

至于病症,他听了松下秀子的介绍,多半已经清楚,所以透视之时,也是更加轻松。

看了一会后,他把金针用酒精一擦,趁着松下明之放松之际,一下子就插到了他的头心。

“你工作太劳累了,已经多年阴火攻心,现在又攻到了灵台,所以必须给你放放血,你可以闭上眼睛就没事了!”

没想到,松下明之一笑,道:“没事,不就是放血嘛!”

孙二把金针向下一推,因为要从灵台放血,这跟其他位置完全不同,他只能通过灵息摧动,一点一点,缓慢地让於血放出来。

只给松下明之放血,就耗费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不过,孙二并没有耗费多少精力,因为他只需要坐在那里,过一段时间输入一些灵息,然后促进於血流出即可。

等放完血,明显地感觉到松下明之的脸色一松,眼睛看起来也明亮多了。

他揉了一下眼睛,又捍了捍太阳穴,惊叹道:“果然是神医,幸亏没有听国内那些家伙的坏话,看来我还真要相信你们华夏出神医的,否则我的病怎么可能治好了!”

孙二淡淡的一笑:“这算什么,再厉害的病,我也能给你治好!”

松下秀之现在对孙二崇拜之极,不时地插嘴道:“叔叔,爷的医术可以说是天下第一,而不只是华夏第一,死人都能给治活了!”

“哎呀,是吗?老朽还真是没想到!”

“别听她胡说,也没那么厉害!”

孙二谦虚地说着,然后把金针再刺入他的胸膛。

过了一会,便见胸口流出了好多黑血。

松下明之不敢说话,紧张地看着,虽然他的胆子也不小,可是任谁看着自己胸口不停地流血,估计也要吓个半死。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心脏大出血也不一定。

这次放血的同时,孙二拿过一块极小的太岁,让松下明之含在嘴里。

接着,他便开始运转灵息给他疏通经脉。

本来,按孙二现在的医术来看,他疏通完经脉,松下明之的病就彻底治好了。

那可不是普通的灵息,现在即将达到仙气的程度。

受益之人,治过病后,但凡残留一丝一毫,都可以获得无上的机缘,有些特殊体质的病人,或许会在灵息的刺激下,激发出体内的先天之本,以后多活个数十年都不成问题。

所以,现在孙二治病,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用大量的灵息输送给病人。

当然,现在,孙二觉得是个机会,可以加强与松下家族合作的机会,所以治疗松下明之,自然是要多出费力。

不过,这也是看在松下秀子的面子上,没有她的存在,孙二即使与松下家族合作,也不会使用过多的灵息给松下明之治病。

但是,就是这样,当治疗即将结束时,松下明之的身体明显地一晃,差点就晕过去。

孙二觉察不好,赶紧给他闪电般地做了个全身透视。

一看不要紧,吓得孙二直接把金针拔了出来,然后捏了一块药膏堵住放血之处。

“怎么可能?”孙二念叨一句,问道:“你曾经下过深海?还是遇到过特殊的事物?”

“你不是觉得我体内有种不明东西?”

松下明之凭借自己多年的感受,一直觉得体内确实存在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东西,这种东西一直在影响着他的思路和意念。

也就是说,他想什么做什么,好像总有人提前知道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