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鉴定结果/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你说倭国第一,我凭什么相信你?”布兰登对勒瓦尔心有防备,自然对他带来的人不放心。

“那我就给你露一手真本事!”

“好!如果不行,赶紧给我滚蛋!”

土原二郎轻轻一笑,走到了古斯通床前,指着他说:“大人的病,除了艾滋病,他还有患有肝病,如果让普通人医生来治,估计是活不过一百天了!”

勒瓦尔一听高兴坏了,得瑟地看着布兰登,道:“听到了吧?国际名医,又岂是这种普通的庸医可比的?”

布兰登一听,便想说什么,孙二一拉他的衣衫,低声道:“让他们继续说,看看他们能看到什么程度?”

莫查也站在近处,听了孙二的话,便故意问道:“勒瓦尔,那你们的意思是说,古斯通大人的病非常严重了?”

“当然,要不然,我费尽千辛万苦把土原先生叫来干嘛?”

“那好,古斯通大人的身上还有什么毛病,这位土原先生看出来了?”

“还有?”勒瓦尔一听也是一惊,他虽然盼着古斯通早死,他好过来分家产,因为他知道古斯通根本没写遗嘱。

没写遗嘱,勒瓦尔是古斯通唯一的亲弟弟,也有权力与布兰登等至亲按照比例分得家产。

何况,他就在暗中做了手脚,趁着古斯通近年来身体不佳,无心以顾家族产业,而布兰登前几年年幼,并不能参与家族事物的管理。

土原听了勒瓦尔的反问,便走近古斯通,又仔细地看了看,刚想伸手去试脉搏,莫查一把拦着他,道:“孙二先生不用动手,只用眼睛便看完了病症,公平起见,你也不能动手!”

土原一听看了勒瓦尔一眼,勒瓦尔根本不在乎,他压根就没看得起孙二,再说他来的目的也不在看病,更是没把孙二等人放在眼里,他本以为孙二也就是华夏一个不入流的土医生,就是出来混钱骗吃骗喝的。

土原见他同意了,也就不再动手,又看了几眼,便确定道:“他的神经系统可能不太正常,至于是什么具体症状,必须依靠仪器才能断定!”

莫查听到这里,便问:“你看明白了?”

“当然!”

土原把头高高一仰,那个意思好像他是天下第一神医一样。

莫查轻蔑地一笑,拍了拍手,道:“我都让人把语音记录下来了,还有书面记录,以便作为凭证!”

“大家看,这是土原先生的鉴定结果,这是孙二先生的结果,后者比前者,多看明白了两种病症,一种是肾症,一种是心脏病,另外还有一种神经性疾病,土原先生看不得仔细,而孙二先生则鉴定完全是帕金森综合症。”

听到这里,不仅是土原张口结舌,连勒瓦尔也不敢相信了。

但是,他这个不敢相信,是指他对孙二产生了怀疑,说孙二是在胡说八道,古期通先生身上有那么多严重的病症,恐怕早就活不成了。

孙二没有多解释,莫查便过去请示了那个老妇人,然后得到了同意,把古斯通先生抬入检查室。

古斯通的病已经好多年了,所以在他清醒之时,他就命人采购了世界上最行进的检查仪器,包括ct,核磁共振,b超仪,验血,验尿……

种类仪器检查检测的过程,整整用了三个多小时,双方从各处请来了十几个中西名医,共同为古斯通进行了检查,然后共同查看结果。

今晚时分。

查检结果终于全面出来了,当打印数十份的结果报告出来交到每一个人手上时。

勒瓦尔和土原顿时就傻眼了,因为孙二的鉴定结果与仪器的结果基本相差无误,而土原的结果却差距较大,尤其是肾,心脏和神经系统的毛病。

当然,孙二是依靠透视眼,这是一种后天的优势,土原岂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看到这个结果,土原却并不愿意承认失败,他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却道:“鉴定的能力强,并不能代表治疗的能力强,不如让我们分别给大人治疗,看看谁的治疗结果好?”

这个问题原本就没办法比试,一个病人,要两个医生轮流治疗,最终治疗的结果,到底是谁治疗的算数。

这个问题,早在孙二参与医林大赛,他就想过了,而且采取了一种公平的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只有一位病人,为了比试出谁厉害来,总不能也采取那种办法。

所以,土原的话,不仅孙二反对,连勒瓦尔也不同意了。

他低声在土原的耳边说:“你傻啊!你们同时治疗,最后算谁的,而且他一个庸医,别再把你的治疗效果抹杀了,本来能治死的,最后却歪打误撞给治好了!”

勒瓦尔的话把土原惊呆了,其实他的医术根本不足以治疗好古斯通的病,勒瓦尔也知道他仅是徒有虚名,把他叫来的本意就是把古斯通治死。

土原那里知道这个,他本以为在显身手,扬名立万的时刻到了,他内心里充满了热情,真是想把古斯通治好。

可是,勒瓦尔的话,立刻给他泼了一头冷水,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要把古斯通治死。

土原变得左右为难,本来他在心里已经承认输了,他自亏不如,觉得孙二太厉害了,连每个病症的具体情况都在鉴定结果里说的一清二楚,而他自己看出来的两种毛病,也是写得并不详细。

这是什么差距?

土原作为一个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医生,心中自然是非常有数的,所以他开始退缩了。

“那个,什么,勒瓦尔大人,我家中还有事,刚才妻子打电话过来,说家里发生了变故,我就不打扰了,这位孙二神医医术确实比我高明许多,那就让他来医治吧!”

土原说完拔退就跑,把个勒瓦尔得鼻孔冒烟,他真没想到,自己的一翻话,竟然把土原给吓跑了。

其实,他的本意当然不是吓土原,他只是想警告土原,这种比试的方式不合理,万一再达不到他的目的,反而歪打正着把古斯通治疗好了,那他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可是,土原已经灰头土脸地跑了,勒瓦尔也是气得牙齿痒痒,转过脸来看向孙二,目光里全是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